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 — 從 1941 年孤獨前哨到 1949 年東方直布羅陀

2019/12/28 — 20:44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香港重光後,百廢待興。與此同時,國共內戰勃發,同胞相殘,香港亦因而再次面對戰爭陰霾。

1946 年 3 月,經總參謀長建議,英國內閣防衛委員會得出結論,認為香港難以抵禦據有中國大陸的大國攻擊。此時,香港駐軍達兩個旅,並有輔助部隊維持香港治安,直至警隊逐漸恢復功能。

1948 年,委員會決定駐軍維持一個步兵旅,炮兵部隊及輔助部隊的規模,「除非面對一個據有中國大陸的大國威脅」(意指蘇聯陣營)。1948 年 12 月,中共盡佔長江以北,英國決定加派一個營增援香港。 

廣告

1949 年 4 月,國共北平和談失敗,解放軍發動渡江戰役,攻下南京、上海,南進勢如破竹。同時,英國內閣決定加派一個旅,並下令定期及密切監察遠東局勢。1949 年 5 月,國防部長及總參謀長建議理應大力支援香港:

“A decision should be taken to defend Hong Kong against all-comets and to make a firm announcement to this effect... we should then consider the necessary arrangement to provide requires.”

廣告

增援固然有提升香港守軍士氣等優點,但亦要面對基於「『堅守殖民地到底』並非真誠動機」固有想法的質疑。在國會辯論中,後來成為首相的哈羅德.麥米倫(Harold Macmillan)更慷慨其辭:

「香港就是東方直布羅陀,必須堅守。」(Hong Kong is the Gibraltar of the East and must be held.)

1949 年 6 月,援軍開始抵港。首批包括來自英國本土的的皇家萊斯特軍團 (Royal Leicestershire Regiment)第 1 營,及一個由馬來亞調至啓德的噴火戰鬥機中隊,指揮官 R. D. Yule 少校出身紐西蘭,曾經參與不列巔空戰。

整個夏天,增援計有兩個旅(約 6,000 人)及一個皇家海軍陸戰隊突擊旅,亦有由德國調來工程及通訊部隊、從中東調來備有彗星坦克的裝甲軍團及一個啹喀軍團等,海軍派航母駐港。遠東海軍陸軍總司令 Sir Patrick Brind 及 Sir Neil Ritchie,更從新加玻飛抵香港與本港守軍司令協調。

守軍規模最後接近一個師,兵員總計達三萬多人,是 1941 年香港保衛戰的兩倍多。是次增援,直接削弱英倫本島的防衛力量,對當時緊拙的國防財政是非一般承擔。

旁白於影片結尾稱「香港準備就緒,不會重蹈 1941 年投降之覆轍」,而影片 1:27-1:33 展示多輛彗星坦克在新界進行演習。彗星坦克在英軍服役至 1958 年,部份國家沿用至 1980 年代。英軍留下其中一輛擺放在石崗軍營。1995 年,坦克移交至博物館,現於海防博物館展出。

軍費安排足見港府自主

與此同時,財政部及軍部一直希望實行香港政府能夠承擔部份軍費。由葛量洪領導的港府與之不斷拉鋸,既拖延回覆,亦開天殺價,討價還價。以 1950-1951 年度為例,倫敦提出 150 萬鎊的要求,最後港府將之壓至 100 萬鎊輔以兩條軍用公路之開支,行政局首席華人非官守議員羅文錦爵士更稱不能以此開先例,每年應該根據本港財政情況重新商議金額。

此後,倫敦與港府就此年年談判,而港府往往成功繳交最低費用,把更多公帑用於戰後復甦的發展計劃上。此證明港府有效行使財政自主,而倫敦,特別是財政部及軍部,能夠透過殖民部對港府施加的影響甚微。

 

參考資料:
“HONG KONG TO BE REINFORCED.”The Advertisers. May 7, 1949.
Louis, William Roger. Ends of British Imperialism: the Scramble for Empire, Suez and Decolonization: Collected Essays. London: I.B. Tauris, 2006.
“REINFORCEMENTS FOR HONG KONG.”The Advertiser. May 24, 1949.
Ure, Gavin. Governors, Politics, and the Colonial Office: Public Policy in Hong Kong, 1918-58.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