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灣公園二期 — 一隻馬灣舊村製成的殭屍

2021/4/4 — 11:17

【文:TourisMan.hk】

能在有生之年可見證到馬灣公園二期上馬本屬喜事,但直到看到那鬼五馬六的概念圖...

不是第一日才知道公園二期是個怎麼樣的計劃,但過往一直只停留在文字描述加上個人想像。直到新地釋出最新的概念圖令個人的想像一掃而空,才發現原來在發展商腦海中的公園二期會是這樣 — 猶如一隻由馬灣舊村製成的殭屍。

廣告

先抽走舊村的靈魂

發展商利用留屋不留人的方式進行以「保育」舊村為宗旨的公園二期,這或許多少反映了當年對保育這概念仍停留於保留舊有事物而忽略了傳承 — 當然更大原因是方便發展商主導發展。這不但斬斷了居民與土地的連結,舊村原來的歷史脈絡、風土人情和生活習俗亦被發展巨輪一一輾碎 — 昔日的節慶、製蝦膏、捕魚業還有多少人記得呢?我們不難從報導中發現發展商一直視村民為公園二期發展的絆腳石,但發展商可有想過讓村民參與在這場「保育」當中?留下村民,留下歷史脈絡、風土人情和生活習俗,讓村民向遊客介紹他們的家 — 有誰會比他們更了解馬灣舊村,一個世代為家的地方呢?但從發展商的願景,似乎並無這打算。

廣告

後為軀殼塗脂抹粉

餐飲、文化、手工藝、拉小提琴、食海鮮、意大利海岸、藝術村,這便是發展商對公園二期的願景。在舊村這小小的範圍已可找到紅樹林、白海豚雕像、與宋和清朝有關的文物,昔日馬歇爾來華亦曾於馬灣留下足跡。舊村可謂見證香港發展,其實只需加以善用這些歷史文化和生態資源便足以湊併成一個吸引本地人和旅客的生態文化旅遊景點。但發展商不但無視這些資源更把與舊村毫無關連的元素硬套下來,令舊村變成一個隨處都可復製貼上的藝術村。可能是眼見外國有荒廢村落成功演變成藝術村的先例吧!但不同的是,外國是自然演變而你卻是人工催谷

抽走靈魂再塗脂抹粉,發展商成功把舊村變成了一隻隨他搓圓撳扁的殭屍 — 要他走東不會走西、要他坐不會站,這正是發展商想要的東西。

其實用現代標準去看歷史事件是無意義的,因為歷史沒有如果。既然發生了就只可作出補救,但最大問題是連作出補救的意識都沒有。而人類唯一可做的就是從歷史中汲取教訓,儘管歷史告訴我們人類從無從歷史中吸取到教訓。

不得不承認過往一直認為公園二期可保育舊村,因此一直希望能夠快點上馬。想不到來到上馬的一刻才發現過往的自己「好天真好傻」,竟會支持這種殭屍式旅遊發展。隨著公園二期即將動工,殘喘了近 20 年的舊村亦即將要呼出最後一口氣。伴隨著駕鶴西去的還有一段段見證香港發展的歷史事件,但願未來坐在鬼五馬六的藝術村享受夕陽下的咖啡時大家還會想起這些曾影響香港歷史的事件。

參考資料:

拖拉多時 政府終批出馬灣公園用地及簽訂協議

藉馬灣公園二期爭放寬交通限制 新地的如意算盤是甚麼?

馬灣公園二期最新概念圖曝光 舊村屋翻新作藝術村

作者 Facebook

作者簡介:一個畢業於旅遊管理的90後「廢青」自覺有一套旅遊管理新哲學,吃喝玩樂同時不忘為香港出謀獻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