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體育從業員 — 盡處,待續

2021/1/26 — 16:51

【文:陳偉亮(民協黃大仙地區幹事、前葵青足球會幹事)】

此文寫在本應為寒冬的熱天,這個望似不合理的比喻,或者就最能代表今天的「香港足球」。每年的 1 月,本應是各路球隊的中期成積表,球壇轉會新聞最熱烘烘的時間,2018 年有科蘭橫空加入香港球壇,2017 年有陳七再度下山轉投飛馬……相信也是讓每位球迷津津樂道的回憶。2021 年的 1 月,卻只有一群凍死骨,苦苦為重開球場而努力。

肺炎在港擾攘一年,托政府出色的防疫政策和跳舞富太的洪福,球場在過去一年,成為防疫下的犧牲品。在這一年,每次疫情失控,首當其衝都是封球場,而一班為香港體育堅持和戰鬥的體育從業員,在前特首梁振英口中沒有半點經濟價值的體育從業員,只要沒堂上,就零收入,究竟可以何去何從?

廣告

這群體育從業員,在彌留之際,用最後一口氣大聲的哀嚎,然後,偉大的林鄭政權就在益商家,益財團的防疫抗疫基金中,施捨幾千元的補貼。這幾千元本應是他們的救命草,可是在這個政府不了解行業現況的情況下,這幾千元變成他們在口乾時的紅梅。政府在是次的補貼中要求,你要是奧委會轄下屬會的註冊教練才有資格領取。跟建制派派禮物一樣,入會先可以拿。

其實稍為有智商的人都會知道,註冊跟從業不是一個恆等號,簡單而言就是註冊可以不從業,從業可以不註冊。因為行業一般沒要求教練要強制註冊,註冊就可以有更多班,但不註冊同樣也可以全職從業。加上,近年各大總會為了教練精英化,要求教練在每年按自己教練等級而修讀相應的進修班,儲夠指定分數才能註冊。

廣告

然而,偉大的總會在選址和時間方面,又沒有了解教練的情況,有些教練沒法遷就時間上堂,最終把心一橫,就不再註冊,自己用其他方式繼續從業。同時從業也有分全職和兼職,全職教練是確確實實倚賴從業而唯生,而兼職教練大多有其他收入,這樣一刀切的資助方式,根本不是按需分配,絕沒分配公義可言。

再者,不是所以體育從業員,都能找到屬會註冊。有大量的新興運動,因為正在萌芽階段,未及成立屬會。體育界的他們又確確實實在體育界為這種運動而努力推廣。因為沒有屬會,他們就比政府拒在體育從業員資助之外,這樣又公平嗎?如果政府覺得這樣情況,還能在水深火熱間拯救體育從業員,我肯定這個政府確信望梅就能止渴。

我明白,在 2021 年公平二字是無稽之談。

但近日,政府積極推動花市如期舉行,這一著,確確實實把一眾體育從業員惹怒。花市的場地大多選用足球場,但在足球場上舉行花市就可以,但在足球場踢足球就禁止,又是甚麼道理。從來花市都必然人來人往,爭先恐後。儘管,你有如斯精密的防疫措施,數以萬計的人流傳播風險會比最多只有 22 人在場的足球比賽低嗎?再者,如果只要堅守政府的防疫措施就可以重開球場,我相信體育界必然樂意照辦。

究竟,為何只許花市照辦,又不準球場開放,相信就是金錢一字。花市的檔攤會為政府帶來一定收入,所以政府鑽盡方法,都要舉行。相反,體育界一直被打造成「沒有經濟價值」的群體,重開球場又要花費管理。這樣一比,體育界算是甚麼?

是的,無知的人眼中只有錢。

「黃金廣場外分手,在時代門外再聚。」很多從業員還深信,在是次疫情只是在黃金廣場的暫別,到時代廣場必會再聚。但情況持續下去,我害怕我們走到新城市也緣慳一面。有很多的從業員因為是次疫情中,在零收入下維持不了生活,被逼轉投其他行業,當中不乏具天賦或者已打出名堂的朋友,雖然我深信他們都準備好隨時昂首回來,但運動員的黃金時間確實有限。政府還未有確實時間表,究竟疫情還會持續多久。如果政府繼續一成不變,繼續藥石亂投,繼續深信還未出醫學報告的科興疫苗可以拯救疫情,我們不如求主打救罷了。

在文章的末段,恭喜李卓耀和伍家朗打出好成績,希望你們繼續努力,為港爭光。也願所有體育從業員能在不久的未來在球場再聚,繼續為我們堅持的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