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Dashu83 @ Freepik

【高牆周訊|人話:寫信師 / 分信師篇】三分鐘熱度

【文:長沙灣 Benjamin Button】

一月時,喺 IG 睇到「一拳書館」開監獄文學班,本來諗住去學下監獄文學,結果卻有意外收穫,步上咗寫信師之路。

還記得監獄文學班每次上完堂,都要我哋交一份功課,就係寫一封信俾牆內手足。因為連手足性別同年齡都唔知,再加上好多年都未寫過信,所以真係好難下筆。另外,就係回信問題,因為牆內手足可能因為種種原因,無辦法回信,所以要提醒自己,千萬唔好因為無收到回信而氣餒。

但係到咗文學班最後一個星期,突然收到一位手足嘅回信,而且仲慢慢建立起筆友關係,後來仲打聽到呢位手足獲准保釋,聽到呢個消息,我仲開心過收到佢回信,慢慢亦令我明白牆外打氣嘅重要。

除咗寫信師呢個身份,自從三月起,我每星期都會去石牆花做分信師,分信師職責就係幫手拆信分信俾唔同手足。還記得三月時,一日收到嘅信,係分幾日都分唔完,拆出嚟嘅信封,往往係一座山咁多。慢慢地,嚟到七月,每日分嘅信,一個鐘都分得完。當望住每日嘅新聞,知道牆內嘅人愈來愈多,但反而信就愈來愈少,有時都好擔心手足會被遺忘,然後又會提自己,千萬唔好三分鐘熱度,要好好寫好每封信,唔好令手足喺牆內覺得寂寞,令佢哋覺得一直有人同佢同行。

我哋在牆外,成日覺得無力感好重,好多嘢想幫手又無從入手,但其實令牆內手足覺得有人同佢哋同行,已經好足夠。

 

原刊於石牆花網站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