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教署影片截圖

【高牆周訊|人話:放學手足篇】你所不知的幕後團隊

【文:肥貓主人】

回想坐監嗰段日子,我自己覺得最辛苦嘅其實並唔係我自己,而係我身邊嘅人。

當時法官要求將我還押,我便被押入犯人欄,我見到媽咪即場爆喊,要身邊嘅人扶佢出法庭,我自以為身邊嘅人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原來到發生嘅一刻大家都未真正接受到。

我屬於比較早期判刑嘅,當時仲未有石牆花做在囚物資支援,家人要東奔西跑張羅物資(在此再次感謝星火提供嘅物資以解燃眉之急),朋友當晚亦立即開咗 WhatsApp group 安排輪流探訪同入物資,突然間一班本來互不相識嘅家人、朋友、同事隔住電話屏幕聚首一堂。

而佢哋每日探完我都會喺 group 入面互相 update 我嘅情況,又會幫我傳遞信息,亦交帶第二日去嘅人要為我準備乜嘢。當時未有咁多在囚準備嘅資訊,入到去好多嘢都唔識,我又覺得自己好麻煩,今日話要睇呢本書同嗰本書,聽日又話買收音機要俾錢,後日又話唔要食糖唔食朱古力……有時佢哋買咗啲物資唔啱懲教規格,又或者有啲嘢原來要先申請我又唔識,結果屋企人或者朋友一袋二袋帶到嚟又要拎番走。

後來佢哋寫信話我知一啲搜羅物資嘅經過,印象最深刻應該係護墊。當時因為大部分嘅超級市場都搵唔到指定嗰隻無味護墊,我先生就喺 group 度向各女士們求救,結果喺 group 入面無分男女全港九新界四出搵護墊,而其中一個男性朋友跪喺人哋個貨架度逐包睇而俾人當變態佬,佢後來寫信話我知連發夢都見到自己幫我搵 M 巾。最後幾經曲折終於都買到。

另一次係魷魚絲斷貨,連續兩個禮拜都買唔到,我當時應該係露出咗好失望嘅神情,結果我先生唔忍心我冇得食又四圍去搵,但係都白忙一場,諗番起我都好後悔當刻嘅任性令佢忙上加忙。

因為我入獄,我在囚嘅開支同屋企嘅經濟負擔都落咗喺我先生一個人身上,佢既要返工又要探監,要幫我照顧媽咪又要幫我照顧七隻貓,仲要幫我分信同處理私人事務,仲要俾我怪佢寫咁少信俾我,但佢其實係忙到連瞓覺時間都唔夠,反而我喺入面每日都瞓夠八個鐘……

「放學」之後好多人都問過我有冇後悔,對於我自己嚟講真係無嘅,但對屋企人始終都帶有一份歉疚。

所以希望大家關心手足嘅同時,亦都可以關心呢一班為佢哋頻撲嘅家人。

共勉之。

 

原刊於石牆花網站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