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麥當勞停晚市堂食 麥難民 David:淒風苦雨 逼住瞓街

2020/3/26 — 0:14

資料圖片,相中人並非受訪者

資料圖片,相中人並非受訪者

因應疫情,麥當勞傍晚 6 時起暫停堂食。在深水埗的麥當勞分店,職員在座位一帶掛起紅帶,豎起告示牌,宣告取消晚上的堂食服務,一眾長期流連在麥當勞的「麥難民」驟失安身之所。看著麥當勞內空蕩蕩的座位,有位坐不得,「麥難民」 David 顯得十分無奈,「今晚無㗎啦,不知何去何從,唯有見步行步啦,都係逼住要瞓街」。

六十多歲的 David 右手挽著一個裝著家當的白膠袋,拖著腫脹、包著繃帶的雙腿,徘徊在麥當勞外。David 表示,雖然經常面對不友善的目光,亦曾遭遇失竊,但麥當勞始終為他提供了一個有瓦遮頭之地。過往三年的日夜,David 有大部分時間都在麥當勞中渡過。

突然被拒於門外,David 感到十分茫然,「唔知,直頭係覺得迷惘,迷失係香港呢個政治大氣候、私人商業政策入面,變到淒風苦雨」。由於沒有手機、電視,David 直至今日才得悉未來 14 日不能繼續在麥當勞休息,他無奈啲聳肩攤手:「無咩準備,有錢咪住賓館,冇錢你頂得幾多晚?幾百蚊一晚。」

廣告

從記者口中知道麥當勞未來兩星期均會暫停堂食服務,David不禁瞪大雙眼:「停 14 日?佢有講咩?都無得點算,見步行步,宜家就真正叫瞓街啦,被迫瞓街,無辦法㗎啦。擔心都無乎,呢個社會,或者政府,或者麥當勞,佢唔會體恤民情,佢就係要趕絕人地。」

過往流浪街頭時,David 雙腿受到細菌感染,至今仍未痊癒。被問到重回街頭,會否擔心再受感染,他坦言:「無辦法,唔擔心得咁多,退縮迴避,避無可避。」他批評,政府政策沒有體恤民情,「得個講字」,亦不識隨機應變,「點解你個房屋政策拖足咁耐都無落實,同埋有啲要加快,臨時做住先。 你要儘快去落實一啲臨時性、過渡期、長遠啲嘅配套」。

廣告

David又強調,其實露宿者、「麥難民」對居所的要求不高,此刻只期待政府為他們提供一個有瓦遮頭的容身之所,「講衰啲,你好似集中營咁,俾張尼龍床佢頂住先,佢都唔使淒風苦雨啊嘛」。最起碼,他們不會在「No alternative. No choice.」之下流離失所。

他摸摸戴了三天的口罩,口罩上的毛粒在麥當勞的燈光照射下特別顯眼,「其實好似東哥(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吳衛東)咁,知道我地有基本需要,俾個口罩我,我都好感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