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1/2/25 - 9:45

黃店使用「電子贖罪券」,是天經地義

堅持良心的店鋪,應否使用最新財政預算案的「電子消費券」?我的立場是堅定地認為,當然用,應該用,必須用。

所謂「電子消費券」,根本不是政府之恩典,而是他們因抗疫不力而對香港人民的賠償。當初政府把抗疫政治化,因在較早前實施了禁蒙面法,即使面對著確鑿的科學證據,證明佩戴口罩有效防止感染,卻偏要說甚麼「戴了也要脫下」。然後到了醫護史無前例罷工要求封關,又當成是政治把戲。結果呢?最終還是要制訂全民口罩的規定,又要做樣封關(做樣),但已經錯過了抗疫的黃金時間,疫症一發不可收拾,更多次傳出習近平不滿香港政府的抗疫表現。

現在香港政府抗疫不力,香港人民都是受害者,何以不要賠償金?

廣告

所以我總是強調,不要說:「電子消費券。」

應該說:「電子贖罪券。」

有人問,香港人民因為私隱考量,拒絕使用「安心出術」app,那麼「為了五千元(電子贖罪券),難道又可以出賣個人資料」?

我目前的分析如下:

一,「安心出術」app 之所以令人不安,因其可掌握用家細緻的行蹤,助長全方位的監控。我以前從來沒有授權過政權去這樣監控我,以前不會,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

二,稍後要看「電子贖罪券」以何種方式發放,按目前的消息,有機會採用八達通,而不一定是「乜乜 Pay」的 app。我會按情況再更新相關資料,但如果能用八達通領取「電子贖罪券」,會是一個不錯的選項。有需要時也可以申請一張全新的八達通去做這一操作,以免個人的交通訊息與「電子贖罪券」掛上任何聯繫。

三,對於個人及店鋪而言,使用或收取「電子贖罪券」時需要暴露的資料,估計跟之前登記任何抗疫賠償基金之項目時所提供的資料相若,如果你以前是完全沒有留過資料,則另作別論。

四,也許有人不稀罕這些錢,但如果能夠直接拿去惠顧心水黃店,既買得心頭好,又能支撐整個消費圈,我當然很願意。

五,使用「電子贖罪券」,其暴露的個人資料始終較易控制,就像我雖然很注重個人私隱,但我也不是完全不使用香港金融體系的信用卡消費,例如去超市購物,這樣洩漏的個人資料是相對可控,用信用卡是很正常。

六,最後一點亦很重要,當你看到整個建制陣營的網媒或藍絲 KOL 開始吹風,用著不倫不類的語氣,說甚麼「黃人有骨氣就不要使用電子券」或說甚麼「手足要保障私隱千萬不要用電子券」,這些人從來都不會站在我們的利益去說話,當他們開始吹風叫你不要用,你就知道我們使用「電子贖罪券」,對同路人是最有利。

說起建制陣營的那種心態,自以為明嘲暗諷,殊不知在奚落別人的過程中,卻恰好敗露了其奴才的底蘊。好像針對這「五千元電子贖罪券」之事,他們總愛說「有骨氣就不要用」,但問題是,使用「電子贖罪券」,何以要押上自己的腰骨?

難道他們自己在使用這些電子券時,是要放棄自己的尊嚴?

建制陣營支持者本來就習慣了思維,把公共政策當成皇恩浩蕩,唯然毛澤東說了人民當家作主幾十年,但治下之民從來就不敢平起平坐,甚至把膽敢質疑施政之人當成是僭越。政府的錢本來就是公帑,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何來恩澤可言?

建制陣營面對那微不足道的五千元,卻上綱上線地說甚麼要「放下骨氣」,正好揭露了其奴才心態。他們太習慣被執政者當成是豬是狗是奴才,當他們看到在同一體制下生存的人,堅持雙腿站起來,會認為是病態。

結論:

我對「五千電子贖罪券」的態度,認為民眾應該使用,黃店應該收取,但記得這是政權因抗疫不力的賠償,絕非恩賜,不能起到收買人心之效用。各位應該好好利用這些「電子贖罪券」來支持良心商鋪,這便足矣。

 

🚥 【Signal 及虛擬號碼相關文章】
🔑 【資訊保安文章整理,超務實長清單】

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 Me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