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影像

立場影像

2020/4/22 - 23:35

黃店每月蝕兩萬煮「私飯」 盼還押抗爭者食得好:當係少少鼓勵安慰

反送中運動以來,一共有逾 7000 人在各區示威活動中被捕,當中部分人仍還押於不同懲教院所。 抗爭者還押期間的生活引來關注,葵涌廣場有小食店便主動申請成為懲教署私人膳食供應商,苦候三個月,現時食店是勵敬懲教所首間供應商,為手足在膳食上提供多一個選擇。

清晨六時,葵涌廣場的店鋪都落下大閘,唯獨一間貼滿反送中文宣的食店已燈光通明,「潮食閣」負責人 Nic 正準備第一頓給還押人士的「私家飯」。

每間懲教院所會為在囚人士提供俗稱「大棚飯」的膳食,而還押人士則有權向院所福利官申請,訂購外來供應商的「私家飯」。不過,在「潮食閣」成為勵敬懲教所的私人膳食供應商之前,七間囚禁還押人士的懲教院所,只得四間有食店供應外來膳食,真正有選擇。

廣告

「潮食閣」負責人 Nic

「潮食閣」負責人 Nic

希望抗爭者知道 外人從來無忘記他們

Nic 表示,年初看到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在社交網絡的貼文,才得悉部分還押手足未能吃到「私家飯」,即使可以訂購外來膳食,亦要負擔每餐上百元的「天價」,他舉例:「食個牛腩飯都要 140元。」因此他立即申請成為供應商,爭取為還押人士提供膳食,並每餐平均訂價 50 元。他希望可藉此為還押抗爭者打氣,「好想佢哋知道,我哋出面嘅人從來都冇忘記佢哋。」

私人膳食供應商需要每天準時運送三餐到院所,每餐要有四個選擇,個別日子更需要提供「上庭餐」,供還押人士上庭前食用。勵敬懲教所雖然位於葵涌,但處於山上,而且還押人數較少,因此一直未有供應商願意認投。Nic 亦表示,因為要特地聘請員工負責膳食,保守估計每月要虧蝕兩萬元,「呢個係人權嘅問題,亦都想帶出一個訊息,香港人在大事件發生嘅時候,其實我哋唔係下下睇錢。」因此,他亦不會拒絕「藍絲」囚友訂飯,「希望佢叫飯嘅時候,都可以諗諗黃色經濟圈嘅人點解會萌生呢個理念。」

Nic 特地聘請員工負責「私飯」膳食,保守估計每月要虧蝕兩萬元。

Nic 特地聘請員工負責「私飯」膳食,保守估計每月要虧蝕兩萬元。

為了讓手足吃得好,Nic在設計餐單時特別注意均衡飲食,每個飯餐必定附上蔬菜,款式亦盡量貼近坊間的菜式,「喺入面食到嘅飯餸同出面差唔多,起碼可以當係少少的鼓勵同安慰。」

Nic 現時亦正申請,成為壁屋懲教所和荔枝角收押所的私人膳食供應商。一旦成功,他表示會開設工場製成膳食,望更多還押人士能夠食得好。

囚友朋友:聽聞豬扒掟得死人

懲教院所的膳食質素如何,還押人士無法告知我們,但他們的身邊人可以。「其實荔枝角或者各院所的飯真係好難食,聽聞豬扒掟得死人!」Yoyo(化名)的好友去年10 月被捕,一直還押在荔枝角收押所。她憶述對方在囚第一個月面如死灰,體型暴瘦,於是二話不說替他申請訂購私家飯。

Yoyo(化名)為還押好友訂購「私飯」,希望可以盡力去照顧對方。

Yoyo(化名)為還押好友訂購「私飯」,希望可以盡力去照顧對方。

Yoyo 說:「佢喺入面嘅世界變得好細,關注嘅嘢就係吃得好唔好,瞓得好唔好,我唔想佢連㨂飯嘅機會都冇咗。」她猶記得好友吃過第一頓「私家飯」後跟她說:「終於可以食番啲人食嘅嘢!」對方說得興奮,然而 Yoyo 卻聽得心酸:「我哋喺出面試到啲甜品、零食好好味,但佢哋連最基本食得飽都做唔到。」

對於有黃店加入成為私人膳食供應商,Yoyo 認為對在囚的手足是很大的強心針,「佢哋都會想支持黃店嘅『私飯』,好似仍然參與場運動。」

記者/鄧可盈
影像製作/Fred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