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色經濟圈自救 疫情國安公署「夾擊」大坑黃店 太古居民團購救遠火

2020/9/13 — 23:33

大坑是港島區其中一個食肆林立地方,不乏別具人氣的特色食店,但受疫情影響,平日大坑街上幾乎沒有人流,食肆一片寂寥。無論是屹立逾 50 年的冰室、經營近 10 年的日本居酒屋、拉麵店、串燒店,或新興的西餐聽、酸辣粉店,無一倖免。同是港島,傳統中產社區太古,居民厭倦大型商場來的消費模式,希望光顧小店,認為他們對食物更有心。機緣巧合,大坑食店群遇上太古的居民 Page ,雙方合作辦起團購,各取所需。

大坑食店生意大跌八、九成 食環企正門口

串燒店「巴別橋」在大坑開張 10 年,疫症來臨,禁堂食令下,老闆 Nic 說吃盡苦頭,「 6 點禁堂食,我哋就 6 點開門,我哋都試過提早去做生意呀,試過開 4 點、2 點,但係我哋成班熟客嘅模式就係 6 點後先過嚟食,我哋開 2 點係,做得一兩檯客,做到心灰意冷都係夜晚先開」。 串燒店辦外賣,也是無能為力,好端端一串燒豆卜,客人帶回家後變成「柴皮」。熟客繼續光顧,純粹為撐場:「但我哋都唔想,始終都係俾錢我哋,我哋都要盡量俾翻個質素。」營業時間大幅減少,生意大跌八、九成。

廣告

禁堂食令即使放寬後,想不到另有外力干預。今年 7 月初,銅鑼灣維景酒店被用作中央駐港國安公署臨時辦公室,距離大坑食街只有不足 5 分鐘路程。浣紗街不時兩度有警車駛過,這一帶的警力隨國安公署成立大增,每天都有警員巡經又觀察店內情況。大坑沒有分裂國家的「罪犯」,警察唯有注意店員有否戴好口罩、店內人數有否違反限聚令。 Nic 說晚市恢復堂食至 9 時,食環署人員 8 時 50 分仍左右便站在門外視察,「我截咗單㗎喇,但係啲客食緊嘢,無理由要人吐翻出嚟㗎嘛。」

大坑「巴別橋」老闆 Nic

大坑「巴別橋」老闆 Nic

廣告

不標榜鬥黃 攜手應對困難

大坑內多間食肆在黃藍地圖中被標示為黃店,但店東如「民聲冰室」太子爺阿倫坦言,區內黃店其實沒有刻意標榜,只是在自己的崗位做應做的事,「後生仔入到嚟,見到嗰餐牌價錢驚喎,覺得貴,話唔洗喇要杯水就得喇,(我)擺兩碟餸落去,佢話唔洗,擺多碗飯,(告訴他)『唔驚㗎你食啦』」事後年輕人回來打招呼。其他店家亦笑言,作為小店在經濟上尚可勉強應付,「最急嗰啲俾咗機會人先啦,急嘅人大有人在」。阿倫說大坑是富有人情味的地方,鄰里或店家之間亦都相處容洽,「唔洗咁張揚嘅,又唔洗鬥黃」同舟,應該共濟,他們決定合力以新的方法渡過難關。

大坑「民聲冰室」老闆呀倫

大坑「民聲冰室」老闆呀倫

「民聲冰室」在大坑經營半百年,阿倫從母親手上接棒擔任第三代東主,對店鋪或社區都有深厚感情。過去區內店家都會互相到大家的店鋪飲酒、閒談。他說面對生意「危危乎」,一旦再延長禁堂食令可能面臨結業,因而主動接觸其他店家一同商討對策。他曾接觸過當區區議員,又在另一個機緣巧合下認識到「太古同怒人」,雙方一拍即合,在 8 月底聯同另外 7 間餐廳推出「大坑團購黃金週」 。

太古街坊推大坑團購救黃店

黃昏時份大坑的街道依然平靜,各店卻開始忙碌起來,雖然未有坐滿食客,桌上卻堆滿了盒裝碗裝的外賣,店內的人埋頭將它們分發入袋,再貼上相應的號碼。一輛小型貨車在餘暉中緩緩駛入大坑,停泊在浣紗街,店家紛紛棒著盛滿外賣的紙箱來到,車尾箱轉眼就堆滿,仍有人抽著數大袋趕來。車旁有人拿著密密麻麻的表單,一一點算外賣上貼著的號碼,花費好一段時間才關上尾箱蓋,往太古出發。

大坑粉麵店「前座食堂」

大坑粉麵店「前座食堂」

車尾箱推滿外賣

車尾箱推滿外賣

入夜後在太古城地鐵站外,早在貨車停靠前已有 30 多 40 人在守候,他們隨著叫號聲逐一上前接過外賣,不少人接過一袋又一袋,滿載而歸地離開。他們都是太古城或康山的街坊,自 8 月初辦過一次團購反應良好後,為了在疫情中一飽口腹,同時支持艱難的黃店,組成「太古同怒人」,繼續團購各方美食。他們透過社交媒體群組交流團購資訊,以網上表單下單,然後直接過數給相應店舖。義務的管理員會接收過數證明並確認訂單,隨後安排運送及分發地點。

太古地鐵站外有近四十名街坊等候外賣

太古地鐵站外有近四十名街坊等候外賣

團購穩定客源 太古中產願街頭接外賣

其中一名「太古同怒人」的管理員 Iris 說團購為街坊提供更多選擇,短短數星期群組就已有 1200 多人。大坑的團購更是反應熱烈,踏入第二週每天都至少有總額萬多元的訂單,原定兩星期的黃金週決定延長至沒有訂單為止。

這種黃色經濟圈的互相幫忙,當然和太古在反修例的遭遇不無關係。Iris 說,警方過去曾在不少地區包括太古施放催淚彈,這些經歷令不少街坊認清自已站在一個怎樣的位置,面對一個怎樣的政府,因而選擇光顧立場相同的黃店。而政府不封關應對疫情,令不少黃店因而需要告急甚或面臨結業,居民對此感到痛心,本來在疫情下街坊都無可作為,如今有一個小小出口,讓他們在享用美食之餘可以救回一間黃店,街坊都願意支持。

作為店東的阿倫亦感謝同路人的支持。他說過去一段日子不時呆坐在店內「等運到」,望著空盪盪的街道,不知道何時才有食客上門,他形容團購可說是他們的曙光,每天都有一批穩定的客源,助他們捱過寒冬。

大坑民聲冰室桌面放滿外賣

大坑民聲冰室桌面放滿外賣

部分大坑的店家本來都有透過外賣應用程序提供外賣,然而程序供應商抽取的佣金不低,包括使用首個月的全數金額,和及後每張訂單的 25% 至 30%。他們又透露,部分應用程序的安排欠佳,外送員不時有遲到情況,準備好的食物因為轉冷或變糊又要重做,更言遇過有外送員將倒翻的食物掃回外賣盒內照常送給客人,「佢哋唔會番轉頭㗎嘛,又唔會理你嗰(品質)係點」。

相較外賣應用程式,Iris 說團購能不受區域所限跨區運送,又可以一次訂購數餐廳的食物,而運費則由食店按訂單比例分攤,每店僅需付約 20 至 30 元,比起逐單運送的外賣方式大減運輸成本。店家都說貨車到達準時,方便預計時間,以確保食物的溫度,不少居民亦都對食物質素讚不絕口,多次支持團購。

管理員盼團購擴至他區 長遠推行

大坑不少店舖都紮根多年,「靜月」的老闆 Calvin 前年開業,隨著太太即將臨盆,另租一個鋪位打造更適合孩子的空間,盼在大坑落地生根。「靜月」是一間辦館,賣的卻不是「來佬貨」,而是主打「本土製作」,售賣本地品牌的產品,Calvin 說過去本地貨未必為人所知,打理店中事務的同時難以兼顧宣傳工作,加上疫情下流連的人不多,太古的團購有助他將產品推廣到其他社區。

大坑辦館「靜月」老闆 Calvin 和他的太太

大坑辦館「靜月」老闆 Calvin 和他的太太

Calvin 和太太在店內整理貨品期間, Iris 遠處望去時,說對於能協助他們感到開心,期望團購的模式能推廣到更多地方。她說有其他區的團體對他們首次訂購的太子「兩姊妹涼皮」有興趣,她將訂購的方式、流程提供給他們仿效,隨後有6 、7 區亦都已成功推行。她又說,雖然運費由店家負責,不少街坊仍會付車費作為「貼士」,即使店家提供折扣,街坊亦堅持付原價,然而店家卻又不願收下,團隊有意在未來將這些款項捐助給有困難的黃店,尤其是食肆以外的店鋪,希望藉此為更多店家提供支援。

受訪當日所有外賣都派發後,離開前卻發現車上遺下了一個肉餅。Iris 坦言,外賣總會有出錯,可能有街坊回家後便會發現漏了一個小菜,過去訂單都曾出現錯漏,店家都會主動退款,街坊亦都願意包容。她說區內有一個受街坊歡迎的糯米磁檔攤,每遇錯失她都只是「笑笑口」作應對:「下次請你食糯米磁啦,咁就冇事㗎喇」。亦有街坊會說外賣己經放冷或變軟,但亦只是意見的反映,未必構成一個投訴,不會令管理員在工作上感困難,「大家互助互愛,就算你有問題大家願意一齊去解決」。

文:/趙婉晴

圖:/Peter Wo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