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黎明何式凝請不要再抽水進步議程,自己議程自己推,不要利用同性戀說事

2020/5/16 — 8:07

戰爭面前,法律收聲,據說是西塞羅名言。今時今日,我會改為「戰鬥面前,文人收聲」。文人學者能做的事,都是戰鬥前或後。戰鬥本身,不是他們的事。自認長於思想和著述,更能了解自己是非戰鬥專長,又沒有落場,說甚麼都是廉價。所以我不批評前線戰術策略如何,除非那東西我有參與,根本無 ground 可以說。黎明(女)及何式凝卻永遠反其道而行,總要擦網絡存在感。有次示威活動,一名女子拿出牌子,寫著「to Tang the faggot」,對鄧炳強說,就算拿了違反限聚令告票,也不會交 2,000 元罰款。

黎明就彷彿「噫我中了」,馬上撲出來公審抗爭者,說 faggot 一字反映用者乃至整個社會恐同,然後上綱上線到由於很多人對女子表態熱鬧按讚,所以也反映民主人士恐同,因而整個反送中運動也內建了恐同倫理,暗示反送中和民主陣營也不是那麼進步。

Faggot 好不好呢?當然不好。就像 niggar、屌你老母,當然是惡毒,但問題是鬧鄧炳強,用屌你老母,黎明何式凝團伙要鬧,同樣可以說用詞侮辱女性。大概要用「親愛的鄧炳強先生」做上款,才能避過黎明何式凝的文字獄審判。當晚那麼多事情、有那麼多殘酷鎮壓,還有警察追人追到入女廁,黎明何式凝卻回到了文字之中打轉,炫耀自己懂得「回字有四個寫法」。

廣告

誰不知道 faggot 不好、恐同不應該?問題是現實脈絡,這個字被用來挑戰父權的頂點(警隊頭子),反過來看又何嘗不是非常進步?雖然何式凝等人以二奶身份為榮,還發起過二奶反送中聯署,驟眼看來是反道學,其實同樣是道學先生。有些人唾棄主流道德,卻熱愛用另一種政治正確道德,去四處捉鬼和批判。永遠去除事實脈絡,永遠是用同一張政確 bingo 紙面對現實,究責卻永遠刑不上大夫,你何嘗見過他們究責會有後果的對象?

這種打法,明顯意在挑動同性戀者和民主人士內部矛盾,要喚醒他們的被迫害心態,覺得上面有個異性戀父權大台在壓他們,然後就是弱勢身份政治。他們的進步文化政治其實也是自助餐,自己喜歡的時候,就像基佬、同志、sissy,本來是貶詞,但被指斥對象不介意,還顛覆地運用來自稱,最後將名詞奪了過來代表自己,他們會讚賞,認為顯示了被排斥者的能動性;但自己不喜歡,或另有議程(例如要屌柒一個不接受自己的大眾社運),標準就變回 faggot 是禁語,不能用來鬧父權。

廣告

弱勢身份政治,其實怎樣使用,真是全乎一心。一心想搞事,就飛花擲葉都可以傷人。如果用這種小肚雞腸的標準,每個人都可以在自己身上找到一些弱勢元素,然後無限上綱去爭取特權鬧事。例如有人鬧「警察突然發癲衝過來,瘋狂打人」,我可以說,鬧警察表現是發癲,這是不是污名化精神病患者呢?I feel offended,你們黃絲大台要交代,要檢討!這不是在鬧事嗎?

如果這些人正正經經推廣議題,沒人會反感;但他們要曝光,要人注意,要緊貼時事,就用這種方便下流手法,利用別人和政治現況抽水,沉醉在進步過大眾的優越感不能自拔;在自我陶醉之時,又不免戴頭盔,預告自己會被「大局派」排斥,和一班覺得反叛就好型的傻子圍爐取暖。其實特立獨行不代表一定好,人人都食飯,你去食屎,就覺得好小眾好有型嗎?又拿「被討厭的勇氣」來說事,有聽過基本邏輯嗎?有充滿勇氣的人被討厭,不代表被人討厭的都有勇氣。單憑黎何之流在整個「血色母親節」最關心的就是一個無名抗爭女子使用的一個鬧人詞語,就可見其道德勇氣。

其實好多真心膠的進步派,就是不知世務。別人的國家是滿足了基本人權,例如國家獨立、民主自由,才推行「進步議程」;現在香港連基本生存發展權都沒有;你可以繼續提倡二奶去罪化和反恐同議程,但你的衝擊對象至少為何不是政權,而是人權同樣淪喪之人?在乞衣兜面前投訴自己無嘢食,好好玩嗎?為何要挑動基佬和抗爭者的矛盾?兩者其實是一個無飯食,一個就無水飲,你為甚麼要挑動無水飲的人去怨恨無飯食的人沒有爭取水源?

雖然何黎套路好悶,但說到底他們都是重覆十年前重度左翼那一套:香港人不是聖人啊,有甚麼資格獨立和排斥侵略者。問題不是道德上做到完美無缺,才有資格擁有權利。黃絲幾百萬人,有恐同的有甚麼出奇?藍絲有幾百萬人,他們不重視人權,難道就不值得擁有全套人權?人不是因為自己做了甚麼才有人權,而是本身就應該有人權。

指出群眾有若干不進步之處,就能消解整個反抗的合法性嗎?問題是這些人滿口社科用詞,其實都是極端個體論者,他們沒有共同體意識,只有界限及於己身的身份政治,運動唔侵我玩,就自言有運動創傷,然後退得遠遠的自鄰自傷,久不久就放冷箭報復,這不是思想問題,而是人本身有問題。

中國歷史學家葛兆光曾經說過:「任何國家的學術,特別是文史之學,必然是與本國問題有關的領域才是主流,沒有哪一個國家,研究外國文學、歷史、哲學可以成為主流的,即使是研究外國的,這個『外國』也要和『本國』的問題相關,否則就是屠龍之術,是紙上談兵,是隔靴搔癢,就好像古詞裡說的,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除非是沒有建立文化主體性的殖民地區,被人家控制了經由學術研究上升為上流階層的管道,你才會『錯認他鄉是故鄉』。」

在香港連基本人權都無法保障的時候,繼續不顧脈絡和人性去推動外國民主社會發展出來的進步議程,究竟是太愚蠢還是太聰明呢?學者喜歡介入社會的虛榮,ego 極大,自視過高,是人的問題,但「社科」之亂很久之前已經開始。凡外國都是對的,都要搬過來,學院主流和社會主流和利益亦呈現越來越對立,等於中國控制學院之後,歷史科就要做跟香港沒甚麼關係的中國研究,做香港研究的資源就會被壓縮。那麼搞進步議程,也同樣是因為與社會不相關,錯認他鄉是故鄉而得到優容。

外國白左可以一邊說進步反帝殖議程,一邊與中帝國合流,道理相同。活得好總有原因。何黎的公共姿態,態似激進解構,其實在現實權力關係之中,是社會賢達,是獲優容的保守派,因為對現實的非介入本質而安全。

 

作者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