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夜裏的平安

2019/12/25 — 22:59

612半週年紀念集會

612半週年紀念集會

2019/12/24ㅤ聖誕夜
經文:馬太福音一章 18~25 節;路加福音一章 46~55 節

「平安夜,聖善夜,萬暗中,光華射,照着聖母也照着聖嬰……」,這是聖誕節時我們會頌唱的詩歌。

究竟聖誕夜是否真的是平安夜?我將近 70 歲了,經過了差不多 70 個平安夜,每個平安夜都真是平安的。但我不知道今晚的平安夜會否也是平安的一夜。(但當我出門往講道的途中,在附近商場,已看到數輛警車在戒備,也有防暴警察進入商場了!)

廣告

二千多年前,第一個聖誕,耶穌降生的日子,是否真的平安寧靜的夜晚呢?我可以清楚的告訴你,耶穌出生的日子,也像香港這幾個月的情況一樣,絕不平安。

耶穌時代,羅馬的統治,都好像與香港差不多。羅馬是權力的話事人,但他又透過一些地方領袖去管治當地的人。例如讓當地肯依附羅馬有權有勢的人去管治,又或是派總督去管治。所以在耶穌出生時,猶太被一位所謂的猶太王希律所管治,在耶穌離世時,猶太地被總督彼拉多所管治。不過,不論是希律王或是彼拉多,他們都只是傀儡而已,真正管治的就是羅馬的君王。香港的特首其實也是傀儡而已。

廣告

中國內地與香港的統治者,通常都會希望透過不少文宣工作去影響市民。例如,香港政府的文宣工作,叫人不相信假新聞,但其實每天下午四點的警方的記招,都是謊話會,所以有「警謊」招待會。政府的宣傳片,指出要珍惜香港這個家,但破壞香港的究竟是誰?當日羅馬的統治者不斷說「Pax Romana」,意思「羅馬太平」。的確,當日,權力間鬥爭已經被平定,但昔日的羅馬政權,仍要對異見者「止暴制亂」,以嚴刑去對待反叛者(就好像香港政府,指「止暴制亂」才會帶來香港安定那樣)。十字架豈只是對待耶穌的刑具,這是對所有叛判者的極刑。

耶穌出生的時間,絕不平安。但耶穌作為一個嬰孩,吃飽便睡,睡飽便吃,相信他作為嬰孩時,不知道甚麼是平安不平安。只要外間沒有廝殺的聲音,他便能入睡。但是在他身旁的父母,約瑟和馬利亞,就不是那麼能安心了。

約瑟,要娶一個還未過門便已懷孕的女子,但經手人不是自己。究竟女子所懷的胎是否真的聖靈感孕呢?他心中自然有很多懷疑不安。另一邊,馬利亞,還沒有與男士有任何夫妻之名和實,便已大肚,將來生出來的,與約瑟沒有任何血緣,那自然會容易被人發現。除了會被人視為淫婦外,還有可能被石頭打死。

除此以外,兩夫婦擁有這個孩子,帶給自己只有的麻煩、生命受到威脅、遭遇也會令自己心酸。生孩子,沒有一處可以容身,要在馬糟誕下嬰兒。生了孩子,又要逃避希律所殺要逃難。耶穌在 12 歲時,還說自己有另一位父,那裏才是父家,這實令父母心中難過。耶穌成長,最後還被釘死,這正如先知西面所說的,母親的心會被劍刺透(路二 36)。

約瑟和馬利亞的平安

耶穌的出生,對約瑟和馬利亞來說,實在是帶來禍患,連一點安慰和福氣都沒有。但聖經用了很平淡的句子描述耶穌出生時的情景,我們看不到約瑟和馬利亞兩個人的不安,反而是平安。

甚麼事,甚麼原因,令他們在困境中,仍感到平安。我想到有這幾方面:

一,放下自私,只顧自己的心,以關顧他人而代之:

未婚懷孕,在當時社會是遭人恥笑,甚至要被石頭打死。約瑟知道馬利亞有孕後,聖經記載:「約瑟是個義人,不願意當眾羞辱她,想要暗暗地裏把她休了。」(太一 19)意思是在事情仍未公開前,不去告發馬利,只是想與她解除婚約,讓她可以與孩子的父親結婚,免受到公開羞辱。

自己受辱,受人欺騙,但還能夠掛念着羞辱自己,欺騙自己的人,相信只有愚蠢的人才會這樣做。但一個義人,一個信仰上帝的人,就會這樣行,因為這正是耶穌降生,向人啟示的道理。耶穌來到世上,不是要住在華美的宮殿之中,他降生在馬糟,生長在木匠的家庭中,聖經指出:「他本有上帝的形像,卻……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謙卑自己,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 6~8)從耶穌身上,基督徒學會了「凡事不可自私自利,不可貪圖虛榮;只要心存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二 3~4)

我剛才指出約瑟和馬利亞有了耶穌這兒子後,一生生活都不容易。但約瑟,當他回顧他走過的路,他可以自問實在內心無愧,無愧於人,內心便能湧現出一份不可言喻的平安和喜樂。不少人一生感到不安,就是發現自己的自私,對人諸多虧欠。信耶穌就是要改變我們的自私,以關顧他人而代之。這是約瑟得着平安的秘訣。

二,能學習放下,交託給上帝:

當馬利亞知道自己懷有身孕,是聖靈所感孕,這實在是不可思議,也真是無法接受的事。「我沒有出嫁,怎麼會有這事呢?」(路一 34)正如我早前所說的,她要面對很大的困難,遭人恥笑,甚至會被打死。就算自己肯接受那懷孕的事實,但在將來日子中可否接受得來,承擔得來?這些都是未知之數。但在天使的安慰,和她的親戚伊利沙白的鼓勵下,她接受事實,並且能講出了「尊主頌」那番說話。這番說話反映出她的信心,學習將事情放下,交託給上帝。

人遇到困境,往往被困境所困,很擔憂。但擔憂是否能對事情有幫助呢?答案是:「很多時候都沒有!」擔憂使我們找不到出路,身體疲乏,頭腦不清醒。反之,冷靜,聆聽別人的意見,見一步行步。很多時候,就會從雲霧中看到出路。

基督徒的信心都是一樣。不是我們看見全幅圖畫,而是我們相信上主會一步一步的帶領。就好像約瑟和馬利亞那樣。當馬利亞懷孕時,上主告訴夫婦二人,此乃聖靈感孕,不要懼怕。當耶穌出生時,希律要殺害所有嬰孩,上主又告訴他們,逃往埃及,然後再回到加利利地去居住。

基督徒的平安,不是沒有遇到困難之事,只是願意憑信心,將事情交託上主。當然這交託,並不表示自己翹埋雙手不做事,而是自己盡上責任本分,相信上主會給與最合宜最美好的結果。馬利亞,將事情交託上主,但她盡上本份作母親,照料耶穌成長。

三,相信上帝是顧念卑微和受欺壓的人的上帝,也是一位擊倒欺壓人的上帝。

馬利亞的「尊主頌」中有這幾句:「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他憐憫敬畏他的人,直到世世代代。他用膀臂施展大能;他趕散心裏妄想的狂傲人。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升高。他叫飢餓的飽餐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二 48,50~53)

過去半年在香港所發生的事,或許大家都覺得,好像上帝都沒有理會那樣!五大訴求,會未得到應允!

上帝是否不理會呢?不是的,我們看到香港的社會已改變了。從前我們會指青年人是港女港男,只懂得打機。但在這幾個月中,大家都會發現情形並不如此。我們看見的是:青少人關心社會,願意付上代價去追求公義。幾天前,與幾個 20 歲左右的年青人吃飯,他們問我一個問題:「香港可以怎樣走下去呢?」我沒有答案給他們,但他們告訴我:「我們期望香港人不要忘記過去六個月所爭取的。」

此外,我們看到全世界的人都關注到中國與香港的情況。對於違權的事的關注,如新疆的所謂教育營,香港的反修例風暴,都成為國際焦點。他們不公義的情況,為世人所知,為世人所不恥。這都會造成中共和香港政權的壓力!

還有,區議會的選舉,顯出了,當市民關心,積極投票時,就會有所改變。要改變社會,甚或國家的極權,不是一朝兩日的事,而是長久的,但市民要積極的關心和參與。約瑟和馬利亞,也包括撒迦利亞和伊利莎白,他們雖沒有在對抗羅馬政權中有參與,但他們知道,自己所養育的孩子,將會成為挑戰極權的人士(手足),所以他們悉心養育耶穌和施洗約翰。今天積極的參與,不一定帶來很多的改變,但一定有所改變。「成功不在我,我有份在當中」,這是很重要。我們的平安,不在於政權已改變,而在於我有份在當中。

我早前遇到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曾在一次遊行中保護一些學生先離開而被捕。他沒有做過甚麼違法的事,但被拉到警局時,被警員辱罵,甚至用手掌打他的面,諸多侮辱。但他告訴我,他不後悔,他內心平安,只盼望年青人能可以有美好的明天。

不畏強權,響往公義,持守良善,信耶穌的平安,就在於此!

信耶穌得平安

我相信不少人聽過這樣的一句說話:「信耶穌,得平安」。真的,但是甚麼樣的平安?

很多時候,我們所想的平安,就是逢兇化吉,沒有困難,沒有災難。當我們的學業和事業有成,家庭都得到享福,這就是平安。更有的,不單只今生有平安,死後有永生,那便是真真的平安!

但聖經所應許的平安並不是這樣,耶穌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把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給你們的,不像世人所賜的。」(約十四 27)

耶穌所賜的平安,不是人沒有困難,必定成功。只是在困難中,他與我們同在,給我們鼓勵和力量。

有一首詩歌,「神未曾應許」,歌詞這樣說:「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痛苦,常安無虞。⋯⋯神郤應許許,生活有力,行路有亮光,作工得息。試煉得幫功,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

能享受平安的秘訣是:

能夠不虧負於人,而是對人予以關懷和愛;

對上帝一種完全的信賴和倚靠,自己盡上自己當付的責任和努力;

對公義的執着和追求。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