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寫字樓可以繼續返工,我唔可以?

2021/2/4 — 15:02

教育局長楊潤雄(立場新聞圖片,Nasha 攝)

教育局長楊潤雄(立場新聞圖片,Nasha 攝)

【文:小薯】

係,因為政府個邏輯令我犯法;我守法,就冇得搵食。

我喺成人教育中心教班(可惜我唔係張國榮唔識插花藝術),中心總共得幾十個學生,規模細,同時係 10 人以下嘅小班教學,好似好安全啊可?但係教育局就係唔俾我哋開,因為一條睇落好簡單嘅數學題。

廣告

教育局而家係容許學校俾全校六分之一嘅學生喺同一時段返學,個「六分之一」自然係講緊中小學嘅「一級」,教育局覺得咁就可以好簡單地俾學校搞呈分試補 DSE。但係呢個懶到出汁嘅規定同樣適用在「提供非正規課程的私立學校」,即係我哋呢啲補習社或者成人教育,咁咪出事囉:我們全部都大人,個個戴晒口罩消晒毒量晒體溫先准入嚟,再分小班上堂,本來好安全㗎,但係如果同一時段兩班兩個課室一齊上,加埋已經超過全校人數「六分之一」,咁就犯法嘞。成人教育係夜晚時段,本來時間就短,一晚出現嘅學生俾盡二三十,但係唔好意思,你學生總人數少,二三十已經超過六分之一喇。

幾個大人一個課室就因為人數比例會有防疫風險唔准上堂(你教育局自己開個會都多人過我啦),中小學全級返學 30 個活躍好動嘅小朋友迫喺一個課室原來又冇問題嘅。我哋上堂嘅風險,肯定仲細過我迫巴士迫地鐵返中心嗰程車。但而家嘅抗疫策略就係咁冇邏輯,搞到我冇得搵食。(最新發展係,你想開工呀?強檢啦!檢咗安全啲,有做好過冇,局長話嘅。)

廣告

但係,生計俾抗疫策略翹起嘅又何止我哋?長期停業嘅健身室、美容院、卡啦OK、酒吧、聖誕到農曆年都冇得做晚市嘅食肆,都以近乎哀求嘅態度,願意做各種措施,只求保住生意,同埋令香港人可以除咗返工之外仲可以放鬆一陣咁多。喺抗疫嘅大義名分之下,我哋已經犧牲咗好多生活質素,就算我哋教育中心可以開返實體班,難保同學唔會一路上堂一路擔心自己屋企會唔會突襲圍封,擔心因為自己唔喺屋企而被檢疫人員爆門,我哋而家係連僅有嘅生活樂趣都冇埋。

戴口罩、量體溫、隔開坐,我哋都已經努力做咗一年有多;一時僵化一時又無常的官僚思考模式,先係搞到大家冇啖好食日日灰爆嘅源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