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齊心抗疫ㅤ勿忘基層

2020/2/24 — 17:24

新冠肺炎去年年底在中國內地爆發,疫症蔓延至全球,香港亦難倖免。由於口罩、酒精搓手液等個人消毒及防疫物資嚴重短缺,物資供不應求,部份商品價格更大幅調升,社會瀰漫不安和恐慌。對於處於低收入的貧窮基層家庭,應付疫情上更為困難,包括物資不足、失業或開工不足致收入下跌,身心俱受壓力等,亟待社會正視及援手。為了解基層市民在面對新肺炎疫症面對的困難,疫症對基層家庭經濟、日常生活及個人健康的影響,以及了解他們對於政府有何措施以加強協助市民,社協於 2020 年 2 月中旬進行《基層家庭面對新冠肺炎疫症的困難問卷調查報告》問卷調查 [1]。

基層市民購買新肺炎疫情面對困難

調查成功訪問 397 名居民,當中近七成(66.8%)受訪者家中沒有能力負擔購買防疫物品的開支(包括: 口罩、酒精搓手液、洗手液或肥皂、漂白水等)。在備存防疫物資方面,最多受訪者有的防疫物品為成人口罩(98.0%)、其次為洗手液或肥皂(80.9%)、其他(例如:綠水、防菌包、一次性手套、護眼镜等) (63.7%)、兒童口罩(57.9%)、漂白水(56.7%)、酒精搓手液(50.6%)等;最多受訪者有成人口罩數量為 1 至 10 個,其他物質多屬沒有。在完全沒有備存該物品方面,最多受訪者沒有消毒濕紙巾(62.2%)、酒精搓手液(49.4%)、漂白水(43.3%)、兒童口罩(42.1%)、其他防疫物品(36.3%)、洗手液或肥皂(19.1%)及成人口罩(2.0%)。

廣告

新肺炎疫症蔓延對基層家庭生活的影響大

由於缺乏防疫物資,最多受訪者因而未能外出(75.8%)、子女因停課、家中學習現問題(75.3%);因擔心受感染而焦慮不安(71.3%)、要省食用,以購買防疫物品(57.4%)、缺乏家居清潔物品,未能加強家居消毒及清潔(56.9%)、開工不足,收入下降(50.6%)、要奔波找防疫物品、食用很疲累及擔憂供應(47.6%)等。若以居住類型劃分,檢視新肺炎疫情蔓延對受訪者及其家人的影響時,相對公屋受訪者而言,有較多居於籠屋/板房/劏房等私樓住戶因缺乏家居清潔物品,未能加強家居消毒及清潔(60.8%)(公屋:54.9%)、家中經濟困難,支付租金三餐有困難(56.9%)(公屋:27.8%)、擔心廚廁合一傳播病毒(48.6%)(公屋:30.2%)、擔心舊樓無人清潔傳播病毒(61.3%)(公屋:14.2%)。公屋與私樓受訪者的差距,相信與私樓租金較高,以及私樓不適切環境有關。劏房、板間房等面積狹小擠迫、廚廁合一令傳播病毒風險大增,加上大樓管理欠善無人定期清潔,反映政府有必要針對性地為居於私樓劏房、板房及籠屋等租戶提供適時經濟、物資支援,並協助維持環境衛生。

廣告

疫症打擊基層身心健康

疫症亦打擊基層市民身心健康。最多受訪者反映增加精神負擔(82.6%)、精神壓力大(75.3%)、情緒受困擾(70.8%)、恐懼(59.2%)、失眠(50.9%)等。因應疫症爆發,逾六成半(66.2%)受訪者家庭每月收入有減少,近半(46.3%)減少收入金額介乎 2,001 至 6,000 元,減少金額中位數為 6,498 元;逾半數(50.9%)收入減幅佔之前收入 21% 至 60%,平均數為 45%。值得留意的是,近一成半(14.0%)受訪者減少收入佔之前收入的 100%,換言之,他們由就業變成失業,經濟困難尤為突出。

加強基層防疫抗疫ㅤ刻不容緩

受訪基層家庭普遍在新肺炎疫症下生活各到全方位的影響,他們不僅缺乏防護物資,在物資求多於供的情況下,經濟負擔可謂百上加斤,再加上疫症影響生計,各行各業減出現減少工作、停工的情況,導致家庭每月收入顯著下跌,可見充足和適時的抗疫物資和經濟支援尤其重要。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調查進行期間,宣佈政府將申請近 300 億元撥款設立「防疫抗疫基金」,然而,政府對於基層家庭支援尤其不足,基層勞工收入大幅下跌,防疫物資嚴重不足,可謂首當其衝。政府必須優先協助處理弱勢的基層家庭應付疫症,並可從提供現金津貼、加強日常生活支援、推行社區防疫工作,以及支援受疫情影響的特別社群著手。

(1) 為受疫症影響的基層家庭提供「抗疫津貼」

為紓緩因防疫而增加的經濟壓力,當局應考慮為基層家庭發放抗疫津貼。假若受影響家庭的家庭總收入(原有收入不超過中位數的 75%)減少,其每月收入不足維持一個月的開支,則可獲發津貼。津貼可用於資助家庭購買日常抗疫用品。津貼金額可參考關愛基金屬下的「非公屋、非綜援的低收入住戶一次過生活津貼」項目 (俗稱 N 無津貼)如下:1 人(4,500 元)、2 人(9,000 元)、3 人(12,500 元)、4 人(14,500 元)、5 人或以上(15,500 元)。

(2) 擴闊低收入家庭津貼的受助對象、放寬申請資格

政府宣佈向低收入家庭提供一次過的生活津貼,平均每戶可獲 5,000 元,然而,受惠住戶必須曾申領在職家庭津貼(簡稱「職津」)或學生資助;然而,基層低收入住戶不一定有申請職津/學生資助,有申領職津的家庭僅佔約三成;[2] 再者,由於並非所有合資格的職津住戶均為非綜援在職貧窮住戶,因此,真正有申領職津的非綜援在職貧窮住戶的百分比將會更低。再者,2019 年下半年受反修例事件影響,不少基職勞工面對失業或開工不足,甚或一直因無收入及工時證明遲遲無申請職津,亦難以受惠於當局建議的新措施。

另方面,縱使低收入家庭有申領職津,同樣 2019 年下半年受反修例事件影響,不少受助家庭均面對失業或開工不足,導致獲發金額偏低,縱使以過去六個月中最高一個月的津貼計算新津貼額,低收入家庭獲發金額亦會偏低。此外,貧窮家庭可以是單人,或只有夫妻而無子女,並無申請學生資助,因此當局應考慮放寬受助對象和放寬申請資格,或透過社署家庭服務中心申請基金,從而讓更多基層家庭受惠。

(3) 向全港市民發放每人 10,000 元的生活津貼

當局應向全港每名市民派發 10,000 元紓困,一方面有助改善各階層因疫症造成收入的下跌,由於各階層可增加消費,間接亦可激活本地消費,提振受疫症重重打擊的本地經濟。若公眾未能就上述建議達致共識,當局亦應考慮改為優先向所有基層家庭發放有關津貼,當局可以住戶入息中位數的六成至七成來定義基層家庭。

(4) 統籌全港各區助基層集體訂購防疫用品,並向弱勢社群免費派發基本防疫裝備

此外,民政事務局、食物及衛生局,應透過社會福利署及各區民政事務總署,聯同全港十八區內的社會福利機構,優先向貧窮家庭及一眾弱勢社群(包括: 綜援受助人、低收入家庭、貧窮長者、長期病患者、露宿者等等),免費發放口罩及抗疫物品。此外,政府亦應同時在各區協助基層家庭,以低廉的價格集體訂購更多的口罩等防疫、個人及家居消毒用品,確保在物資匱乏的時期,弱勢社群獲得最基本的防疫抗疫實物支援。

(5) 善用防疫抗疫基金推行社區防疫工作,支援受疫情影響的特別社群,及創造就業機會

另方面,為預防傳播疫症在社區中爆發,政府衛生署應透過各同途徑宣傳防疫資訊,以設立防疫電話輔導熱線,解答市民有關防疫諮詢及相關問題的查詢。另外,由於舊區舊樓眾多,不少更缺乏業主立案法團管理樓宇,大廈管理欠善,衛生環境欠佳,當局應鼓勵業主清潔舊樓,無組織的舊樓,食環署應協助清潔,民政署應協助組織或資助志願團體組織,並加強各區的後巷及街道清潔工作。此外,當局應開設臨時抗疫職位,包括: 聘請短期工員製做口罩增加供應,並資助社福機構聘用人員透過電話聯絡,了解社區居民需要,並協助為正接受強制家居隔離檢疲的人士提供支援,乃至清潔大廈,或提供臨時的社區照顧服務,長者、長期病患者都是較易受感染的一群,尤其獨居者更無助,政府應及早在物資及服務上提供支援,同時亦可創造就業機會等等。另外,當局亦應與社福機構、各區區議員及地區組織保持緊密聯繫,甚或考慮動用防疫基金,撥款予區議會或各區地區組織,展開各項地區為本、地區主導的社區抗疫支援計劃。

 

[1] 《基層家庭面對新冠肺炎疫症的困難問卷調查報告》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2020 年 2 月) 
[2] 根據扶貧委員會《2018 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2019 年 12 月)資料。截至 2019 年 9 月底,逾 56,000 個住戶(逾 188,000 人,包括約 76,000 名合資格兒童)受惠於職津計劃,2018 年非綜援在職貧窮住戶數目為 18.6 萬,貧窮人口(政策介入前)為 62.2 萬人;縱使假設所有受惠人士均屬低收入家庭,受惠職津的低收入住戶及人數均佔約三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