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1 月領襟上的小紅花 Poppy — 紀念及寄望未來和平

2020/10/29 — 11:24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踏入 11 月,和平紀念日臨近,大家或者留意到有途人左襟繫上一朵自第一次世界大戰起象徵紀念陣亡將士的紅花 Poppy。這個傳統,其實與香港及華人關係很深。

談到一戰與華人的關係,當然要提為協約國默默付出,但常被遺忘的 14 萬華工團(Chinese Labour Corps)。香港方面,當時不少歐籍適齡人士離港參軍,亦有本港華人參與輔助部隊到伊拉克負責後勤工作,期間一共有 384 名香港華工喪命。動植物公園的一戰紀念牌坊,就在 1928 年 5 月 6 日揭幕,以致紀念殉難的華人。

1941 年香港保衛戰中,本港縱使有來自英國、印度和加拿大的軍隊守備,本地軍民的付出亦不容忽視。香港義勇防衛軍、香港華人軍團、防空救護隊(民安隊前身)、童軍、聖約翰救傷隊、以及警察消防監獄署等各部隊,成員不分種族及社會地位,攜手為守衛家園,抵禦日軍而奮戰到底。

廣告

動植物公園內的一戰紀念牌坊。

廣告

領襟上的小紅花:Poppy

Poppy 廣泛生於一戰西線戰場,被紀念戰友陣亡的詩作取材而聞名。1915 年 5 月 3 日,加拿大軍醫官約翰.麥克雷中校(John McCraw)為年輕陣亡的戰友主持喪禮後,看到墓地上鮮紅色的 Poppy。翌日,他寫下《在法蘭德斯戰場》(In Flanders Fields)一詩。同年 12 月,詩作刊登在倫敦雙周刊《Punch》,廣受共鳴,小紅花於是逐漸象徵悼念為國捐驅的將士。

小紅花 Poppy 的中文名虞美人花,典故來自西楚霸王項羽愛妾虞姬。由於虞美人花(Corn poppy;學名 Papaver rhoeas)與用於生產鴉片的罌粟花(Opium poppy;學名 Papaver somniferum)同屬罌粟科,可以一同被稱為罌粟花(Poppy)。往昔的文學創作上,詩人就經常以虞美人花扣連罌粟花的麻痺藥效,撫慰哀傷之情。但這樣的稱呼搬到華文地區,就曾被華人誤會,或被穿鑿附會與鴉片戰爭串連起來。

佩戴紙製 Poppy 時,需扣在西裝左襟靠近心臟,細花瓣向上,大花瓣向下,葉尖指向 11 點鐘位置,象徵紀念 1918 年 11 月 11 日上午 11 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早在 1930 年代,就有人指責紅色 Poppy 有歌頌戰爭的味道,提議改用白色緬懷所有在戰爭中犧牲的軍民。與此同時,亦有紫色 Poppy 紀念動物的犧牲,以及黑色 Poppy 紀念黑人的犧牲。面對不同爭議,皇家退伍軍人協會就在網站訂明 Poppy 的意義是「紀念及寄望未來和平」(Remembrance and hope for a peaceful future)。

2018 年一戰結束一百周年,倫敦塔外佈滿 888,264 朵陶瓷製成的虞美人花,代表英帝國在一戰中陣亡的每一位將士。

Remembrance Day 和平紀念日(星期日)

每年 11 月 11 日 Remembrance Day(和平紀念日、國殤紀念日,原稱停戰日 Armistice Day),是於一戰結束翌年,1919 年 11 月 7 日由英皇佐治五世訂立,演變到今日成為紀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其他戰爭中犧牲的軍人與平民的節日。

本港今年的和平紀念日儀式訂於 11 月 8 日,於中環和平紀念碑舉行,各個團體會致送花圈,不同宗教的代表會朗讀禱文,儀仗隊則由香港海事青年團、香港少年領袖團及香港航空青年團組成。

2019 年和平紀念日儀式。

Poppy Day 港島區賣旗日(星期六)

和平紀念日的前一日星期六早上,經社會福利署批准,退伍軍人協會會舉行港島區賣旗日,由義工在街頭賣紙製 Poppy 捐助本地退伍軍人。今年的 Poppy Day,就訂於 2020 年 11 月 7 日,各位如果在街頭見到義工,請多多支持。

一百年前,各國極端民族主義高漲,奧匈帝國在王儲被刺殺後執意對塞爾維亞發動戰爭,觸發連鎖效應彼此宣戰,引致世界大戰。今日承平日久,吾人更應居安思危,毋忘政治鬥爭下生靈塗炭之禍,同時銘記前人守衛家園頑抗到底的付出。

 

Watershed Hong Kong Facebook / Patreon /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