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71 年皇家香港軍團授旗禮 — 專訪當年旗手杜炳德

2020/11/24 — 18:40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1970 年皇家香港防衛軍(Royal Hong Kong Defence Force)分拆重組,陸軍部隊從此易名為港人熟悉的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Royal Hong Kong Regiment (The Volunteers))。1971 年 5 月 8 日,時任港督戴麟趾爵士在香港大球場代表英女王頒授新軍旗。由於年代久遠,典禮片段及相片都很罕見。我們找到了當年影片及訪問了當年旗手,以了解更多。

廣告

港督戴麟趾爵士與軍旗准尉(旗手)杜炳德二級准尉於酒會留影,可以留意戴麟趾左胸最左邊的一面軍功十字勳章(Military Cross)。

曾親身見證去次授旗禮 戴麟趾轉換身份頒新旗

廣告

授旗禮由在二戰建立戰功,戰後加入過香港防衛軍的港督戴麟趾爵士主持,可謂別具意義。1938 年,時年 23 歲的戴麟趾加入英屬索羅門群島保護地政府,二戰期間加入當地義勇防衛軍,於 1944 年因為在敵後作戰表現英勇而獲頒軍功十字勳章(Military Cross)。1950 年,戴麟趾被派往香港,在布政司署擔任副防衛司助理秘書,並加入香港防衛軍。

1971 年授旗禮中,戴麟趾致辭表示自己參與過 1951 年時任港督葛量洪爵士主持的授旗禮,當年自己是上尉。他指 1951 年軍旗名義上授予二戰香港義勇防衛軍老兵,替代戰時被埋而損毀的軍旗。今次新的燕尾軍旗,則是完全屬於軍團。

戴麟趾表示義勇軍有不少通曉中英雙語的華人成員,他們熟知本地文化和地形,令義勇軍更適合輕騎兵偵察部隊的角色。他嘉勉義勇軍在 4 年前六七暴動期間出動,協助維持社會秩序。他特別提及 1969 年成立的少年領袖中隊(Junior Leaders Squadron)透過紀律訓練,有助提升參加者的自立、自信與能力。

在《友誼萬歲》的陪送下,兩面舊軍旗操離操場。而新的燕尾軍旗被置於操場正中間,獲香港各大宗教代表祝福,以示尊重軍團不同文化背景的成員。港督隨後親手把軍旗頒授予軍旗准尉(旗手)。典禮尾聲,旗手持軍旗在雪貂偵察車上駛離操場,強調偵察部隊的機動角色。


【專訪當年旗手杜炳德 Carlos Jacinto Pintos】

2020 年 11 月和平紀念日前一天,我們到了 1971 年授旗禮旗手杜炳德先生(Carlos Jacinto Pintos,朋友多稱 CJ)的家中探訪。杜炳德今年高齡 92 歲,向我們敘述半世紀前的軍旅生活。他精神抖擻,聲如洪鐘,仔細向我們講述服役 42 年由老散做到二級准尉,再晉升至上尉的經歷。甫踏進屋內,杜炳德就金精火眼盯着筆者當日穿着的牛津鞋,單刀直入地問「磨咗幾耐」,先談磨鞋心得,盡顯本色。

兄長歷劫英年喪 為弟戰後從軍征

杜炳德出生於 1928 年,父親是葡萄牙人,母親是華人。他和哥哥就讀喇沙書院,但無奈童年歲月終被戰火波及。1941 年香港保衛戰期間,年少的杜炳德隨家人到澳門避難,年長的哥哥則加入香港義勇防衛軍(Hong Kong Volunteer Defence Corps)為保衛家園而戰。1941 年 12 月 25 日香港淪陷,哥哥幸而從戰事生還,但成為戰俘被關進深水埗戰俘營。戰俘營内長期缺乏糧食和藥物,戰俘更被日軍強迫勞役,單是 1942 年就有逾 400 名戰俘死亡。杜炳德的哥哥雖然最後死裏逃生,能夠見到香港重光。但據杜炳德回憶,哥哥由於長期營養不良,只能吃鹹菜過活,腸胃罹患惡疾,回家後不久就病逝了。

1951 年 9 月 7 日,港府頒布《兵役條例》推行強制兵役,適用於年屆 16 至 60 歲的英國及英聯邦在港居民。1953 年,時年 25 歲的杜炳德就加入了皇家香港防衛軍,展開軍旅生涯。由於杜炳德具混血葡國血統,在軍中被戲稱「西洋仔」。

難忘破格安排 擔任首任旗手

服役 42 年期,杜炳德經歷過六七暴動,越南船民等重要事件,但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莫過於 1971 年代表軍團接收由女王頒授的燕尾軍旗。杜炳德當年花了 1,000 元請人拍攝整個典禮,並製作精美相簿。相簿精心排列相片,並附有當年場刊及中英文剪報。杜炳德特別提到,由於授旗禮在夜間舉行,以 50 年前的器材水平攝影,比今日艱難很多。他形容當時心裏無比緊張和興奮,亦憶述要在雪豹巡邏車(Ferret Scout Car)上一邊手持軍旗,一邊用腳提醒司機很不容易。

杜炳德說成為軍團接收軍旗的代表,對於每一個軍人來説,都是無上光榮。有別於 1951 年步兵軍旗(Colour)由軍官擔任旗手,新的輕騎兵燕尾軍旗(Guidon)要由二級准尉擔任旗手。而當時軍團的多位士官長(Sergeant major)中,他是最年輕的一個。論資排輩,旗手重任絕對輪不到杜炳德。幸運的是,當時司令官直接挑選他擔任,並向大家宣佈「這是司令官的最終決定。」杜炳德更以英文模仿當年司令官的口吻地說着,十分神氣。

杜炳德在 1971 年花了 1,000 元製作的皇家香港軍團頒旗禮精美相簿。

相簿中戴麟趾頒授軍旗予杜炳德的照片。

當兵生涯光榮結束 退而不休服務社區

1974 年,杜炳德獲港督麥理浩爵士頒授大英帝國員佐勳章(軍事)M.B.E.,他認為這個殊榮全因協助李治平少校(李明逵父親)成立軍團的少年領袖中隊(今日的香港少年領袖團)的貢獻。他更自豪地說,自己是軍團第一個並非軍官而取得 M.B.E. 的成員。1981 年,杜炳德晉升少尉成為軍官,並隨年事漸高而轉掌更多行政工作。1995 年軍團解散時,杜炳德官至上尉,並協助司令官於向團員頒發解散紀念章。其後,杜炳德於地產行業擔任高級經理,退休後繼續參與毅行者等公益活動服務。

2020 年肺炎肆虐,全球翻天覆地,死亡人數逾一百萬。杜炳德今年經已 92 歲,行動不如昔日自如,但叮囑我們不要害怕死亡,保持心境平靜,還要喝最好的紅酒和威士忌,令自己活得更快樂。

杜炳德與少年領袖中隊成員(紅色貝雷帽者)留影。

80 年代官拜中尉的杜炳德在辦公室留影。

1995 年 9 月 3 日,杜炳德協助軍團司令官薛銘泰中校(Lt. Col. K.B.L. Simson QRH)向團員頒發解散紀念章。

 

參考資料:
James Hayes, “A SHORT HISTORY OF MILITARY VOLUNTEERS IN HONG KONG” Journal of the Hong Kong Branch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Vol. 11 (1971), pp. 151-171
“Why Is It British Army And Not Royal Army?” Forces Network. Accessed September 8, 2020.
Regimental Standards and Guidons. Accessed September 8, 2020.
華僑日報,1971 年 5 月 6 日,第十一頁。
工商晚報,1971 年 5 月 9 日,第一頁。

Watershed Hong Kong Facebook / Patreon /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