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8/7/9 - 16:02

2018 七一圖輯

朝雲:「樹仁社工系學生說,眾人隨系會而來。民主運動正陷低潮,正需要他們繼續參與。」(圖、文:朝雲)

朝雲:「樹仁社工系學生說,眾人隨系會而來。民主運動正陷低潮,正需要他們繼續參與。」(圖、文:朝雲)

社工學聯

樹仁社工系學生說,眾人隨系會而來。民主運動正陷低潮,正需要他們繼續參與。

廣告

 

三代同行

趙家老中青三代(圖右),最少 8 歲;最大 70 多歲。

趙先生解釋原委:「香港變緊,驚將來冇得行。」

 

陸先生

陸先生製作了眾多標語,供民眾挑選,不少都攝入媒體鏡頭。

「我已經出嚟五六年。社會有太多問題,大家要趁機出嚟反映意見。好似豆腐渣工程,愈爆愈多;人口爆棚,亦都係時間問題。」

 

王惠芬

王惠芬率領樂融會一群少數族裔同行,呼喊「我們都是香港人」。標語亦反對普教中政策,妨礙少數族裔學習廣東話,難以融入社群。

 

聲援 709 抗爭者

幾位舉桶的太太都是香港人。

俞太太說:「全世界嘅民主運動都應該關注,唔好俾後面所謂嘅中國框住自己,應該放眼世界。」

 

中大、港大政政系

中大政政系的鄭同學說,林鄭上台後的壓迫愈趨嚴苛,修改議事規則和一地兩檢都在閹割香港,但政府卻憑藉小恩小惠討好市民。

鄭認為七一遊行是公民社會的平台,可以展示不同訴求,「訴求係多元嘅,依個係七一可貴嘅地方。我哋尊重其他學生會,但當打壓咁犀利,我地覺得有需要企出嚟發聲。」

(筆者的錄音筆遺失了港大政政系的訪問,無奈從缺,謹向受訪學生道歉。)

 

中大睇政

由中大生組成的「睇政」,成員穿上模仿囚犯的啡衣,背上紙板寫滿抗爭者的名字。

他們希望香港人記得在囚者付出的青春。

 

陳太太

陳太太自製標語,帶同兩兒在旁。她解釋這是家庭教育,讓孩子認識民主、專制、歷史。

 

網媒

傳真社、立場新聞首度現身七一,設站募捐。

眾新聞有李柱鉻撐場;獨媒有已脫獨的原人加持。

 

橫洲 & 馬寶寶

家在橫洲的孩子,澆水滋潤家中栽種的植物,贈予遊行市民。

浸大鄧永成教授支持他的學生。

 

消失的檔案

嶺大羅永生教授襄助羅恩惠導演。

 

民間

拿著扇的遊行者,特意為路上每個擺站的人扇涼。

性別平權之爭此起彼落,國際特赦納為遊行主軸。

事後執相,筆者方悉原來明哥正在場(右下角),但拍照時卻毫不察覺,日後會深切反省攝影的取材和視角。

 

本土

曾健超、梁頌恆為星火站台籌款。

遊行末段,港獨支持者宣揚獨立是出路。

 

黃國才

藝術家黃國才在自製的樊籠中演奏國歌。

 

後記

從前在七一,筆者會鉅細無遺到處街訪。但後來愈來愈懶,隨便拍照,打卡留念。人畢竟會麻木會倦,有時也捫心自問,很多人都不在了,還剩下幾多意義。

當記者圍繞民陣要求交代遊行數字,筆者無心跟進。赫然發現在人影疏落的一角,一位個子小小的姨姨在用心拍照,有點面善。

當她放下手機,筆者忍不住趨前,「請問您係咪蕭鳳霞教授?」

筆者冒昧地藉同姓「攀親」,化身小粉絲,告之拜其論文所賜,才學會「能動者」、「敘事」等概念。

蕭教授不見外,和筆者談下去。原來路上不止筆者認出她,另有女士向她傾訴,重看了她的演說多次,不斷喊,因為道出其心底話,蕭教授很嗟訝。不知不覺在某處,生命會有影響留下。

因為準備未夠,筆者坦言不敢訪問她。蕭教授說香港的大學即將翻譯她的論文集。

最後筆者提到她在傘運念念不忘的際遇。一男生找「婆婆」代為拍照,要記住這段日子。現在能否由晚生代勞,蕭教授很大方不介意。

因為懶惰和自我懷疑,筆者常常放棄,靜靜看書,自問有何意義。但到頭來總覺得意義有分大小,承認自己在小的那邊,那些小小的意義,需要實踐才能發現。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