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年歷史均香餅家不敵加租結業 老闆難忘街坊情 盼另覓舖位營業

早上 10 時,深水埗北河街「均香餅家」門前已擠滿了人。

62 歲的老闆娘吳太就在店內,埋首於檯前,熟練地把麵粉團壓成皮,另一隻手握著蓮蓉往麵粉皮塞,再把整個粉團放進月餅模,用力往檯面一拍,「啪」,清脆俐落,又是一件蓮蓉月餅。吳生則在店後的工場製餅,間中出一出來補充麵包和唐餅。

店舖中掛著不同字牌,標著不同餅點款式,除了傳統唐餅之外,亦有粽、煎堆等食品,隨不同節日來臨發售。而店面正中央的字牌,則寫住「業主瘋狂加租 無奈本月底結業 多謝街坊幾十年支持 後會有期」。

這間擁有 42 年的歷史的傳統餅店不敵加租,將於本月 29 日最後一天為街坊服務。

4+

業主加租七成 餅店不忍加價無奈結業

某日早上,記者來到均香餅家門前。客人絡驛不絕,買賣聲此起彼落,記者擠不進去只能在店外守候。餅店伙計依據不同人的要求,把餅點放進膠袋中再收錢,她說,「你晚上再來吧,我們很夜才關門。」

均香餅家前舖後工場,吳氏夫婦與數名伙計,每晚都要製作明天售賣的麵包和唐餅,有時在 10 時關舖後,仍會在閘門內繼續趕工至 12 時,待到清晨 5 時,他們又要再回舖頭,把麵包和唐餅放進焗爐內焗製,6 時正式開舖發售,十年如一日。

記者晚上近 9 時再來探訪,附近發店舖都大部分已關門,唯獨均香餅家仍舊燈火通明。37 歲的陳先生正在店外與伙計與街坊們聊天,亦有幾位街坊在幫忙「執頭執尾」,吳生吳太仍在製作月餅,吳太看到記者後,便高呼「陳生,你幫我答嘢」。

吳太正在趕製月餅
吳生在工場內製餅。

陳先生是吳太老街坊的兒子,現於中環經營西餐廳,2018 年曾在附近美荷樓經營餐廳,當時在均香餅家入貨購買菠蘿包等早餐包點,起初全因均香餅家的麵包是全區最便宜而光顧,生意來往後,才得知吳太是母親的老朋友,開始變得熟絡,大家互相幫忙,美荷樓餐廳現時因疫情影響未有繼續營運,但陳先生也會間中來餅店幫忙。

這個月陳先生每兩三日便會到訪店舖,一坐便兩三個小時,並為吳太與新業主聯絡及溝通加價事宜,「整餅我就唔識整啦,咁啱識落佢叫到,有時幫到手就盡量幫囉」。

他透露,新業主購買這個舖位偏貴,從商業角度而言,加租也無可厚非。惟新業主最終決定加租七成,由原本 2 萬多舖租增至 3.8 萬元,昂貴得令店舖難以為繼,陳先生本打算壓價至 3.5 萬元,但業主要求吳太繳付雜費,最終因雙方都未能接受彼此的協議,業主決定將舖位轉租他人,均香餅家須月尾結業。

「呢度最老字號就係呢一間,主要做街坊生意,依家 11 蚊 3 個包,大大個,印象中都只係加過一次價。」

店前一則海報,上面寫著「免費派 100 個麵包,逢星期三及六 10 時開始」。陳先生說,吳太很重視與街坊的感情,周不時會派贈麵包,每逢過節也會送贈街坊月餅、粽等應節食品。另外,亦會有街坊善長人翁願意捐錢為送贈麵包出一分力,體現社區情懷。

陳先生指,「就算佢哋攞米芝蓮兩星三星,佢都係賣呢啲價錢,啲麵包加一蚊嘅話,啲街坊已經會好牙痛,婆婆係度買開,一蚊就一蚊。」言談之間,又有些街坊來店舖中閒聊,一名小女孩走到吳太身旁嬉戲。他笑言,「呢度有個好處,有個感覺係好似啲人行開行埋全部都識」。

均香餅家掛出善長人翁向街坊捐送麵包的紀錄。

街坊前來打氣 同區業主自薦租舖續經營

均香餅家屬傳統餅店,全部麵包和唐餅均由人手製作,與大型連鎖餅店以中央工場機械式生產截然不同。除了吳氏夫婦,現時店舖大約有 6 位員工。餅店分為兩個部份,前舖後工場,吳生通常在工場內工作,製作餡料,工場內設有三、四部舊式焗爐,吳太笑言,「古跡嚟㗎,好多人嚟影相,五、六十年啦。」

伙計周太在均香餅家工作了 3 年,每晚都會在店內製作第二清早的唐餅,記者進工場參觀時,她正在為皮蛋酥製作餡料,把紅紅的酸薑切碎。她稱,餅店生意一直很好,「最多人買雞仔餅、雞蛋餅,街坊街里個個都認識吳太,好支持老闆。」近日得知餅店快將結業,很多舊客人都特地來探望,說句加油。

伙計周太正在為皮蛋酥製作餡料,把紅紅的酸薑切碎。

街坊們相當不捨餅店結業,尤幸近日有兩三個同區舖位業主致電吳太,詢問吳太願意交多少舖租,稱願意租給吳太繼續營運餅店,吳太笑稱,「好犀利呢?」,惟暫時尚未確定在哪處復業,但總算令眾人鬆一口氣。

街坊約 70 歲的馮伯伯和近 80 歲的梁伯伯間中也會到店舖幫忙,二人與吳氏夫婦認識多年,馮伯伯更與他們同鄉為四邑恩平人,數十年前來港定居後結識,做了數十年老街坊。馮伯伯與梁伯伯不時互相說笑頂嘴,馮伯伯有空時,晚上會來到舖頭幫忙切洋蔥頭、打皮蛋,用來製作蛋仔餅和皮蛋酥,「呢度好多同聲同氣嘅,平時夜晚都會有幾個街坊來幫手做嘢客串」,說著說著,他笑著指向梁伯伯,「好似嗰個咁囉,成日偷嘢食㗎,唔睇著佢就係咁偷,成日袋埋啲雞仔餅返屋企,個死仔真係」。

梁伯伯晚上會在店舖幫忙售賣以及收錢,他邊嚼邊說,「嚟喺度幫手都係為咗攞幾個雞仔餅食」,吳太笑著應道,「呢啲咪街坊情囉」。

問及哪樣餅點最好吃,梁伯伯稱,「每樣都有一定嘅水準」,背後突然傳來途人的叫聲,「咁我要半磅雞仔餅囉」,梁伯伯續說,「尤其是以雞仔餅同埋雞蛋仔」,途人應道,「咁我揀中咗下嘛?」,馮伯伯在後面大笑,「真係好犀利喎」。

馮伯伯說,這裏的麵包最好的就是人手製作,「原汁原味」,無添加劑,外面很少見。說罷,便拿起一件雞仔餅給記者品嚐,問「食唔食得出啲味啊?」記者點頭示意。

街坊梁伯伯間中會到店舖幫忙,不時偷吃兩件雞仔餅。

兒女勸說退休 吳太珍視街坊情:好似一家人

除了吳氏夫婦和伙計外,吳生的母親、92 歲的吳老太亦每日到店中工作,一做便十多個小時,早前受結業的決定影響,全無意慾吃飯,消瘦了不少,雖則最近得悉有望找到新舖,但吳老太仍未回復狀態,「佢喺呢度耐啊,做咗幾十年」,吳太表示,就算數月後復業,也未知吳老太能否適應。

吳氏有兩名女兒,大女兒任職獵頭公司,小女兒則任職保險業,都有自己的事業和家庭,店舖內掛著一幅由大女兒畫的畫作,描繪吳老太在店外看舖。畫作被掛在店內,紀念店舖中的點點滴滴,畫得栩栩如生,記者遙望以為是相片,近看方知是畫,「佢以前讀書時攞過獎㗎」。小兒子爆江則仍從事餅店行業,在葵涌開設餅房,亦是均香餅家的第二代繼承人。

爆江早年曾在 YouTube 頻道「BOMBA」拍片,記者說曾觀看過他的影片,吳太嘆了一口氣,「嘿⋯⋯嘥氣,成日講粗口,問係咪我個仔我都唔認,無嚟正經」,惟近年兒子一手一腳經營自己的工場,她亦表示,「都算有份安穩嘅工作,唔使為佢操心囉,生性咗」。吳太期望小兒子在搬新舖後也能多些回來幫忙,「我哋都老啦嘛」。

近日因要趕製月餅,爆江有時也來幫忙,餅店眾人很多晚都工作至凌晨,吳氏一家人每晚僅睡 3 小時,便要返回舖頭焗製唐餅和麵包。吳太的兩個女兒和小兒子都曾勸說父母親退休,說地上的財富賺不盡,不要過勞,但吳太始終不能放下餅店的生意和街坊。

她笑言,「呢度唔係搵財富㗎,搵咩財富姐,做幾十年都未發達」,這時,一對街坊夫婦帶同小女兒經過,女孩雀躍地向吳太問好,「婆婆,我聽日嚟攞花籃丫」。吳太跟記者說,「我見佢乖,之前咪話獎勵個花籃畀她中秋節應節囉」。

吳太說,「同啲街坊、客人好似一家人咁,日日傾下計」,經營餅店對她而言,最大的意義便是開心。

文 / 梁日恆
攝 / 梁日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