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cebook 圖片

6 月 3 日,在 52 歲的生日許願

1989 年 6 月 4 日之後再沒有慶祝生日。因為屠城是在 6 月 3 日晚 9 時 45 分發生,而我,不遲不早,正是 6 月 3 日出世。若我人在北京,1989 年是廿歲,應該必然上街,也必死無疑。帶着幸存者的情意結,以為餘下的生命,不再是屬於我自己的,不如轟轟烈烈的活一場。The Rest is History。

2019 年的 6 月 3 日稍稍有些轉變。50 歲的我多了一個身份,叫 p-413100。我身陷囹圄,都有萬念俱灰的時候,囚友知我生日,扭盡六壬施法術,變來了一個吞拿魚麵包。我平日嫌腥,但今回三啖兩啖就食完此生日禮物。對,還有另一份生日禮物 — 一個由囚友親手將舊物改裝而成的「硬身包頭袋」。監房地,什麼物資都稀缺,最平常不過的麵包和包頭袋,成了最矜貴的東西。

出冊之後的 6 月 3 日,都想起囚友的濃情厚意。反正出生日期被公開了,不如就錯有錯着,為生日許願。

32 年過去,又是 6 月 3 日,而 6 月 4 日則變成了 5 月 35 日。在 52 歲的當下,我為我城許願。我為手足許願。我為囚友許願。我為老媽許願。我為愛人許願。我為自己許願。

馬太福音 11:28:「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誠心所願。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