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年海安㗎啡室結業 伙記:純粹係攰啫

搭「叮叮」到港澳碼頭,一落車,就到達海安㗎啡室。餐廳門外牆身標着「著名㗎啡」四字,但字都殘舊得快要脫出來。伙記捧着香噴噴的煉奶牛油西多士,熱辣辣的咖啡,跟街坊打牙骹。匆匆 69 載,人情味沒有被年月沖去,可是餐廳卻要結業。今天 (30 日) 是海安㗎啡室的最後一天營業,要跟街坊道別了。

座落於上環干諾道西的海安咖啡室,1952 年開業。由於鄰近三角碼頭行船館,每日都有海員經過,於是食肆取名「海安」,寄語海員出入平安。50 年代,干諾道西馬路旁邊,一邊是大海,一邊是行人路,行人路旁邊建着矮矮住宅樓宇。如今,矮樓都變成酒店等摩天大廈,包圍着海安㗎啡室。

海安㗎啡室門頂紅色招牌,兩側「著名㗎啡」和「冷熱飲品」字匾,跟店內棗紅色卡位枱櫈,全都有 69 年歷史。㗎啡室在 70 年代曾裝修,舖內牆身和地板,也是 70 年代的裝潢。據悉店主有意將枱櫈捐給歷史博物館,或其他熱心人保存。

海安已承傳兩代,今日兩代人都回來幫手。中午時分,海安全場滿座,門外排了 20 多人,他們都是為了把握最後機會,品嚐海安的美食。伙記楊小姐不時走出店外,笑着答謝客人:「多謝你哋等呀!」然後她還跟每一位客人聊天。

海安㗎啡室內棗紅色的枱櫈用了 69 年,店主有意將它們捐及歷史博物館。

楊小姐笑言,海安的客人向來十分守秩序,就算催單也很有禮貌,伙記們都很喜歡跟客人打牙骹。她指着排隊的客人說:「佢哋(客人)真係好厲害,呢啲就係我哋咁多年所得嘅收穫。」

楊小姐說,海安的生意一直非常好,疫情雖有一點影響,但並不致結業。她解釋,老闆承繼父業,舖頭口碑很好,結業亦非因收樓或移民等傳聞,只因太累:「所有嘢都好正面,純粹係攰啫,入面加埋都成百歲。」

海安老闆向來低調,連結業也沒有大肆宣揚。她們希望把最後一天的座位,留給一直支持海安的老友。

海安㗎啡室用的摺閘,在香港已買少見少。

家住銅鑼灣的客人何小姐,3 年前第一次來海安㗎啡室。她感覺這幾年都沒甚麼大變化,還是充滿人情味。「啲哥哥姐姐會同你傾吓偈,問你鍾意食咩...新嗰啲(餐廳)同你講多句都嫌你煩。」

海安的蔥蛋碎牛多士,蛋汁流滲,蔥香撲鼻而又香脆,讓她一試難忘,是她每次必點的菜。不過今天之後,或無機會再嚐,「間唔時都會嚟食,經過呢頭都會嚟食,咁老字號都唔做,會有啲可惜。」今日她來到海安的時候,已見店外長長的人龍,取飛後得知要排 20 張枱,她決定繼續等。「食埋今次冇啦,都想留個紀念。」

蔥蛋碎牛多士是海安招牌食物。

何先生和何太是荃灣居民,山長水遠來到上環。他們早早拿了飛,但見要排 20 多個,於是在附近行了一圈,回來發現已經跳過了他們。他們決定再取飛,再等多 20 張枱,只為把握最後機會。

他們對結業感到突然,但覺得這個時勢下,不能經營也沒有辦法,「始終有啲(老字號)會閂就會閂,趁仲有機會咪食多次。」

下午 3 時半,海安宣佈截龍,門外還有十多位客人排隊。之後有人跑到現場,無奈已錯失最後機會。

餐廳想將座位捐給歷史博物館,或其他人去保留。餐廳是第二代人經營,今日兩代同堂都回來餐廳幫手。座位原本是「豬肝色」,後來髹至棗紅色。

告別海安,新知舊雨前來留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