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69 歲「牛媽」梁韶華待水牛如兒子 堅持照顧 12 年 憂絕育令水牛絕種

走近貝澳泳灘,處處都能看見水牛,牠們在路邊散步吃草,人們在水牛身邊擦身而過,也有人替水牛拍照,小小社區,人牛共融。這班小牛有位「媽媽」,每天餵牠們吃水果和糧草,讓牠們不用吃街邊的雜物和乾草。她是人稱「牛媽」的梁韶華,雖已年近 70 歲,但仍堅持照顧水牛,堅持了 12 年。

不過,日前有兩隻水牛在馬路上追逐,衝向一群學生,導致 3 名學童受傷,結果其中一隻未絕育的水牛,被漁護署帶到進行絕育手術。牛媽擔心,貝澳的水牛會在不久將來絕種。

 

每日餵飼水牛

牛媽坐上車子,從山腳開車,前往山腰的家,沿路一直看見不同水牛。「佢叫牛精妹,出世第二天便打架!」也看見「牛王」阿玉,還有水牛「古惑仔」。牛媽替每隻水牛都取了一個名字,她每次呼喊「兒女」的名字,牠們都會抬起頭看牛媽。

牛媽在家裡拿了一蘿蘿食物給水牛,有橙、蘋果、柚子和南瓜。她知道有些水牛腳部受傷,時常作痛,於是她還準備了橡葉,因具備麻醉作用,好讓水牛止止痛。下山途中,每看見路上有一隻水牛,她都會停下車子,餵牠們食物。

牛媽準備了一蘿蘿食物餵飼水牛。

待水牛如兒子

路上,牛媽看見阿玉攔在路邊,一些小朋友不敢前行。牛媽便一邊開車,一邊拍車門,呼喚阿玉的名字。雖然是「牛王」,但阿玉在牛媽面前沒有脾氣,十分聽牛媽的話,牠跟隨牛媽的聲音慢慢前行,「你要開慢點,等牠過來,如果牠看不見你,騙了牠信任,下次牠就不再理你了!」

牛媽駛離人群,停下車子,摸摸阿玉的身軀,給牠食物。「你走入人哋地方,人哋打你㗎,衰仔!」牛媽對阿玉訓話,像教訓兒子一樣。

2009 年的重陽節,牛媽遇上第一隻水牛。當時水牛腳部受了傷,牛媽就把牠留在家裡照顧,又找獸醫治療牠。從那時開始,牛媽便與貝澳的水牛結緣。慢慢每隻牛都認得她的聲音和氣味,看她們的互動,像親子也像老朋友。

每隻水牛都有名字,而牛媽全都記得。「像大家記得家人的名字、同學的名字和朋友的名字一樣,怎會忘記呢?」牛媽說。

牛王打鬥追逐惹禍

大嶼山貝澳日前有兩隻水牛追逐期間衝向學生群,3 名 8 歲學童受傷送院。漁護署表示,其中一隻水牛尚未絕育,故將牠帶回打鼓嶺行動中心,稍後進行絕育手術,以減低其對其他雄性水牛的攻擊性,從而減少導致途人受傷的機會。

牛媽說,那兩隻水牛叫「孤獨精」和「大眼仔」。「孤獨精」當了水牛棲息地的「牛王」十多年,去年被絕育後,兒子「大眼仔」成功霸佔地盤,將牠趕出棲息地,「孤獨精」經常想回去「老家」,但今次被「大眼仔」發現後驅逐,於是在馬路上追逐。

「『孤獨精』都好懂性,不會瘋狂踐踏小朋友,沒有撞開他們逃命」,她認為,水牛追逐會避開人群,但相信今次被停泊路邊的白色貨車阻擋了視線,才不慎撞向學生群。

牛媽希望大家不要因為意外而害怕水牛。

「牠們不是恐龍怪獸」

這場意外讓牛媽十分頭痛,因為她擔心有人以為水牛有意襲擊別人而大造文章,加深坊間水牛的誤解。她說,其實牛會打鬥,但就跟人和貓狗一樣,純粹是牛體積大一點,反而跟牠們接觸過,定會知道牠們十分溫馴。「我不想(這意外)令人誤會牠是恐龍怪獸,牠是有靈性的,這是自然生態。」

大部分貝澳水牛已絕育 牛媽憂「兒子」絕種

牛媽估計,貝澳羅屋村約有 34 隻水牛,而高峰期則有 38 隻,大部分已經絕育,目前只有兩隻小牛有生育能力。漁護署帶涉事水牛去絕育,牛媽慨嘆,貝澳的水牛於不久將會絕種。「漁護署只會捕捉、閹割同遷移。」

牛媽批評政府沒有打算照顧水牛,只帶牠們去絕育,任由營地霸佔水牛棲息地;興建污水處理廠項目,亦沒有為水牛作過打算。「政府是最大的破壞者,他們建污水處理廠…,那你要想這兩三年牛該怎麼辦?牠們沒有地方住。」牛媽說,由於水牛棲息地被霸佔,才令水牛在路上追逐的問題增加。

牛媽再過兩個月已達 70 歲,她也覺得累了。她希望政府能夠撥資源,讓有心團體接手管理水牛們,讓她功成身退。「不能永續流傳,都能讓牠們生存的時候幸福一點,我只希望這樣。」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