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 兩年】無意改寫歷史? 兩年間官方定調轉變  由襲擊事件到集體毆鬥

元朗 721 事件 2 年,至今 7 名「白衣人」被控暴動罪成,惟林卓廷等 13 名非白衣人同樣被起訴。兩年間,官方對事件的定調亦有所轉變,由最初新聞處新聞稿譴責有人「襲擊乘客」,到 19 年年底,時任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說要「拉闊畫面」,是有人帶示威者入元朗才「牽引」整件事;去年 5 月,時任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則說「有議員帶着一班黑衣人衝入去,令事件愈鬧愈大」,警方回應監警會時形容為「集體毆鬥」。

及至去年 7 月,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陳天柱簡介拘捕林卓廷行動時,形容雙方是「勢均力敵、旗鼓相當」。後鄧炳強雖形容陳天柱評論不恰當,惟未更正其他案情,只強調警方無意改寫歷史。新任警務處處長蕭澤頤暫未有表明對 721 的定性,僅在今年 6 月再次承認,警方行動與市民期望有落差,「希望大家都能向前看」。

2019/ 7/ 22 新聞處譴責:有人襲擊乘客 游乃強:紛爭演變成「打鬥」

元朗西鐵站發生襲擊事件後,政府隨即在 7 月 22 日凌晨 12 時許發稿,譴責在上環及元朗的暴力行為,形容「在元朗有人聚眾在港鐵車站月台及車廂內襲擊乘客,引發衝突」;警方凌晨 2 時 47 分的新聞稿同樣用上有人「襲擊乘客」

兩份聲明發出之時,白衣人仍在南邊圍村聚集,傳媒留意到有鐵通聲,惟在場警員未有行動。當夜凌晨約 4 時,白衣人從警方防線前離開。時任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在凌晨 5 時許在現場見記者,​定性事件屬「打鬥」,原因是「不同人在政治上有不同看法,於是產生紛爭」,說法明顯與新聞處新聞稿有異。

7 月 22 日下午,特首林鄭月娥與司局長、時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見記者,盧偉聰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同樣定性為「元朗襲擊事件」,盧偉聰稱襲擊行為「無法無天」,警隊絕對不會容忍。當記者提及「市民乘地鐵的時候都被白衣人衝進去打」,特首林鄭月娥亦沒有否認,更指「肆無忌憚、目無法紀的行為令全城震怒」。

2019/ 7/ 26 張建宗:暴徒肆意襲擊手無寸鐵的市民 為警方處理致歉捱轟

時任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 7 月 26 日則用上更嚴厲的措詞描述事件,稱「有暴徒在元朗西鐵站和街頭肆意襲擊手無寸鐵的市民,行為令人髮指、令人憤慨」、「手無寸鐵的無辜市民被人追打」。他承認「警方當晚的處理與市民期望有落差」,絕對願意就此向市民道歉。

張建宗對事件的描述當時沒有引起太大爭議,但警察員佐級協會警務督察協會均對張建宗致歉感不滿,前者更發公開信予以「最嚴厲譴責」,批評他是「妄自斷定警隊對錯」。張建宗其後與四警察協會會面,並向傳媒稱,不要糾纏於當日的事件。

不過,事實上,不論鄧炳強或新任處長蕭澤頤,兩任「一哥」都承認,當日行動是「與市民期望有落差」。

2019 年底 鄧炳強:有議員帶着黑衣人衝入去 令事件愈鬧愈大 江永祥:將畫面拉闊

2019 年 11 月,在 721 事件時擔任警務處副處長(行動)的鄧炳強升任「一哥」。他上任前接受《東周刊》訪問提到,「當元朗發生事,又有議員帶着一班黑衣人衝入去,令事件愈鬧愈大」,是首次有高級官員提到事件發生的原因與當日受襲的林卓廷有關。

及至 12 月,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接受有線電視訪問,被問到為何721 當日有人受襲時,警員從地鐵站出口「逃走」,江回應指,「我唔會叫當時情況係逃走,因為大家可能要將畫面拉闊些,係…由一班人…帶一班示威者入元朗…牽引成件事。」

江永祥「拉闊畫面」論引起爭議,他在同月的記者會上解釋,是個人根據不同傳媒、報道畫面的觀察,這並不代表對事件的結論。

2020/03-05 鄧炳強:有暴徒由外面入元朗噴滅火喉、滅火筒 警回應監警會:集體毆鬥

2020 年上半年,鄧炳強開始在不同場合形容持滅火筒一方為「暴徒」。比如在 3 月接受《明報》訪問時,他形容,「下午已有暴徒打人,有暴徒由外面入元朗噴滅火喉、滅火筒,亦有暴徒在車廂打人」,「有人為了煽動仇恨特登放大某一部分」。他在 5 月出席元朗區議會則說,「721 當日有白衣暴徒襲擊乘客,亦有黑衣暴徒噴水及破壞設施」,「兩邊的暴力情況警方都會徹查」。

同月,監警會發表有關反修例的專題審視報告,報告內引述警方回應,指「市民對7月21日事件的觀感被誤導,包括把元朗站內的事件認定為單方面、無差別的恐怖襲擊,而實際上是當時雙方都有大量參與者進行『集體毆鬥』引發。」警方以「集體毆鬥」形容事件,明顯與最初的「襲擊」定性有異。

2020/08 陳天柱:雙方勢均力敵、旗鼓相當

2020 年 8 月 26 日, 721 事發逾一年,警方高調拘捕林卓廷等 13 名「另一派別人士」。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陳天柱見傳媒時,將事件形容為「持不同意見派別人士對峙及聚集,演變成的暴力衝突事件」,期間白衣人被挑釁,有「穿著黃背心」女子受襲,「衝突就急劇惡化」。他認為,無差別襲擊是不正當描述,其實雙方「勢均力敵、旗鼓相當」。

翌日,鄧炳強見傳媒時稍稍改口,指「昨日陳(天柱)警司就事件說了一些評論,我認為應集中事實及證據,一些其他的評論是不必要」,又稱,「『旗鼓相當』又好,無差別攻擊又好,論述對於我們是否檢控沒有影響,我們是基於事實。」他強調,警方無意改寫歷史,「歷史是自有公論」。

2021/ 02 721 白衣人案 開案時控方在追問下認白衣人先出手

2021 年 2 月,721 白衣人案開審,控方在開案陳詞中形容,「白衣人與一些黑衣人激烈爭執和發生暴力衝突」。法官在庭上多次要求釐清字眼,包括問到「發生暴力衝突姐係雙方對打?」律政司代表周天行表示,雙方「互相指罵,有扔嘢」,又承認是白衣人先襲擊,法官最終改正「咁係白衣人打黑衣人,黑衣人隨手拎嘢還擊」。

案件在 6 月中裁決, 最終 7 人被判罪成。法官葉佐文 7 月 13 日聽取求情時,重點提及發生在月台的襲擊非常嚴重,「基本上係無差別人士,男女老幼,困住唔可以走,因為襲擊者係正門口,入面啲人武器無對等」。法官又指,其中一名被告蔡立基涉及元朗站大堂和樓梯襲擊,當晚「唔識嘅人都咁打,完全冇解釋.....完全好似喪失理智」,認為「幾個人打一個人,嗰個人都訓低咗,係好差嘅一件事」。

另外,監警會報告以長篇幅交代 7 月 16 日元朗放映會曾發生衝突,網上有人呼籲示威者 7 月 21 日入元朗(詳見本網調查報道),作為 721 事件的背景。控方在2 月開案亦稱 7 月 16 日事件「引起」7.21 事件,惟法官追問下,控方承認事件與本案無關,刪去與 7 月 16 日有關的段落。

警務處自去年 8 月後,亦未有再提及 721 事件。直至今年 6 月,蕭澤頤接任警務處處長時,他再次承認,警方在721 事件的行動與市民期望有落差,但未有描述 721 的情況,僅稱「希望大家都能向前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