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31半周年】區議員郭子健途經旺角被捕 指遭警粗暴對待受傷 警員性騷擾女被捕者

2020/3/8 — 15:22

831 事件半周年當日(2月29日),市民在旺角及太子一帶聚集,警方在行動中拘捕過百人,當中包括葵青區議員郭子健及其兩名助理。郭子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說,當晚在太子購買蛋糕後,途經旺角時,遇到過百名防暴警員圍截市民,其後他被指涉嫌非法集結被捕,過程中遭警員粗暴對待受傷,事件中共42人被捕。他說,在拘留期間,警員沒有給予被捕人士致電親友或律師權利,更有警員性騷擾被捕人士。

郭子健表示,當晚他與兩名助理到太子站憑弔,並在附近購買蛋糕後,約晚上11時,打算到旺角乘車回家,途經彌敦道豉油街時,被過百名防暴警員圍截。他說:「當時前面有幾十個防暴警員,唔畀我哋向前行,諗住向後行,後面又有警員圍住,走唔到。」他補充,當時彌敦道已無人聚集,亦無人堵路,只遺下一些玻璃碎片等堵路的痕跡,「堵路係早啲,係見旺角冇事先行過嚟」。

無理截查 警員在過程中恐嚇及使用武力

廣告

他說,警員在截查過程中態度非常惡劣,對在場人士說粗言穢語,又不時恐嚇他們。在場有一位女士受驚過度暈倒,要送院治理。郭子健表示,他在截查過程中非常合作,但仍有至少3名警員對他使用武力,「佢叫我行去另一個位,期間有啲推撞,再將我推埋牆,然後按我落地。」他說額頭、手腕、膝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擦傷及瘀傷,胸口更被抓至流血。

郭子健的胸口被警員抓至流血。

郭子健的胸口被警員抓至流血。

廣告

郭子健說,其額頭、手腕、膝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擦傷及瘀傷。

郭子健說,其額頭、手腕、膝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擦傷及瘀傷。

郭子健說,當時他只拿著蛋糕,亦曾向警員解釋他只是途經旺角乘車,但不獲理會,警員亦沒有就截查或拘捕行動作任何解釋,「開頭話截查,查完身份證就比我地走,但之後就改口話非法集結要拘捕。」郭子健說事件中有42人被捕,但基於事發突然,懷疑未必所有在場人士都清楚自己被捕。他指,被捕人士為十多歲至三十多歲,大多是路經的行人,並非聚集人士。他又說,「呢度係旺角,有人喺商廈落樓唔出奇,警察又冇攔到封鎖線,咁我唔知我梗係照行」。

警員不予被捕人士應有權利 羈留所內性騷擾被捕女子

郭子健指,報案室內行政混亂,警員點算被捕人數用了近一小時,亦沒有給予被捕人士應有權利,如致電親友或律師。他說,當晚有部分被捕人士在沒有律師陪同下,隨即在警署停車場落口供,而替他落口供的警員亦不斷致電其律師,說「一個鐘頭內唔到,就唔比你見律師」。

郭子健說,警員在羈留所更性騷擾被捕人士。他說當晚親耳聽到有位被捕女士要求洗澡,但警員不但拖延其要求,更在言談間說「再唔收聲,就有特別服務或者強姦你」。

郭子健在被捕後,連同拘留、到醫院驗傷、留院觀察及返回警署落口供的時間,他最終在3月2日早上才獲保釋離開紅磡警署,而當晚大部分被捕人士亦已由律師協助保釋。

他指警方在沒有理據下圍捕市民,非常「可恥」,並會向油尖旺區議會反映當晚事件,在葵青區議會亦會要求警方交代。他又說,已透過律師作出投訴,稍後會向警察投訴課投訴。

郭子健被捕後,要求到醫院驗傷。

郭子健被捕後,要求到醫院驗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