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孩也移民.上】帶着摯愛逃離家園    兩個忍着淚說再見的故事

不是每一句「再見」也能預視,天氣不似預期,希望與夢想流逝,面對突如期來的離別,我們總是來不及好好道別。

從鬧市回到安靜,最後一次踏足這片土地,查理默不作聲,失去探索的意欲。記者跟隨牠們的步伐,感受着面對分離的情緒改變。「希望這個地方終可恢復正常,冀盼某日能再回來。」Phyllis 含著淚隔著人群,向送別者回頭微笑。轉個身,下一站會是英國還是澳洲?反正不會是香港。

當時限到了,揮手告別後,眼眶不爭氣承托不住眼淚,口中只能吞吐說句「再見」。即使走過千山看過萬水,遊歷再多的國家與城市,內心最渴望安居之處,必然會是自己的家園。


【黃太和她的「仔女」】  

移民至澳洲的黃太早於 2019 年已萌生移民的念頭,見證近兩年香港政治生態、社會氣候失常,是加速移居海外的誘因。擁有兩隻小貓的黃太視牠們如親生孩子般對待,決定移民之後,就要開始為兩位「仔女」作準備,「佢哋係我哋屋企人,就算使多少少錢都願意帶埋佢哋走,好想佢哋可以喺澳洲百年歸老。」

考慮到兩貓 8 歲之齡,暫且未算是年老貓,相信牠們以 2 至 3 天便能重新適應新生活。(彭樂程攝)

生於香港,見證家園經歷巨變,離鄉別井又談何容易?黃太認為近年香港政治環境劇變、《蘋果日報》的倒閉,加速她與家人離港開展新生活的計劃。「譬如一間報館突然要結業,好多嘢令我哋覺得呢個係合適時候,需要離開香港。」黃太認為,西方民主國家可容納的自由空間較大,不論在言論、選舉投票制度上能確切反映民意,「如果外國有個唔好嘅議員,我哋都可以 vote 佢走,或者我可以表達到我想表達嘅嘢。」

儘管目前全球肺炎疫情未見明朗,黃太仍然選擇現時舉家移民。考慮到兩貓 8 歲之齡,未算年老,相信牠們以 2 至 3 天便能重新適應新生活。若小貓 10 歲後才轉換新環境,擔心未能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相信現時移居對牠們來說是最好的時機。本身未有計劃生育,卻一直視兩個愛寵如同親生孩子般照顧,「佢哋係我哋屋企人,雖然搭飛機對寵物來講有啲顛簸,但既然我哋選擇離開香港,一定要帶佢哋走。」

移民準備 12 個月

「希望可以照顧佢哋,就算使多少少錢我哋都願意帶埋佢哋去。」於是黃太至去年底開始為寵物移民作準備,整個過程需時 9 至 12 個月。黃太起初並未有委託寵物移民公司辦理相關手續,而是自行處理前期準備工作,包括找獸醫檢查、打瘋狗症預防針、打晶片、漁農署文件等。

肥金性格霸道,黃太笑指牠曾是貓界的街頭「小混混」,所以別具生命力,「熟悉嘅地方就會惡,陌生嘅地方就會驚。」(彭樂程攝)

但後來發現申請寵物機位程序繁複,航空公司未會受理個人申請,夫婦經過一番掙扎後,決定中途委託寵物移民公司處理手續,「冇任何嘅要求,只要人平安到達,佢哋(寵物)又平安到達,咁就 OK。」

黃太家裏有兩隻貓咪,一隻是肥金,另一隻是山豬。說到肥金,黃太面帶微笑憶述,第一次看到肥金在街頭瑟縮一角,黃太不忍心牠淒苦的遭遇,便把肥金抹乾淨,再抱入紙盒,將貓咪帶回家,與黃家「原居民」山豬做朋友。肥金性格霸道,黃太笑指牠曾是貓界的街頭「小混混」,所以別具生命力,「熟悉嘅地方就會惡,陌生嘅地方就會驚。」全因黃太親手接濟肥金,建立一種親密的關係,牠對黃太顯得格外忠心耿耿。

山豬的名字讓人聯想到野蠻、霸道,可是牠的性格正恰好相反。山豬個性斯文,經常溫柔舔著寵主髮端。黃太在山豬六個月大時從愛協領養過來,也是家中第一隻喵星人,「覺得佢好乖好純品就抱咗返黎」。奈何,山豬得知黃太未經牠本專同意擅自帶肥金回家,黃太與山豬的關係大不如前,「加咗隻新貓(肥金)返嚟之後山豬同先生關係好啲。」

移民至澳洲的黃太早於 2019 年已萌生移民的念頭,見證近兩年香港政治生態、社會氣候失常,是加速移居海外的誘因。(彭樂程攝)

與愛寵前後腳離港

移民的人自然希望能與寵物一同出發他鄉,據報道,曾有主人不惜花費數十萬元與愛寵乘搭私人飛機。黃太表示未能負擔巨額移民費用,會選擇乘坐民航機與寵物「前後腳」到達澳洲,她預計寵物移民總共花費約 7 至 8 萬元,認為收費可接受。

再者,兩貓到達澳洲後需要前往墨爾本動物隔離營進行隔離,而黃太夫妻選擇落腳點則是布里斯班,兩地距離相差甚遠,他們計劃到達落腳點安頓後再接回兩貓,一家團聚。

【Phyllis 和查理、小狼】

這一波移民浪潮,有些行業將會持續血流不止。移英者 Phyllis 與伴侶 Ada 均從事醫生行業,兩人皆是專業人士,留港發展相信薪酬可觀,今天卻選擇一別,帶同兩狗移民英國,從頭開始。「佢地喺度係一個心靈支柱,我會好似有人陪我咁,我唔係好捨得將佢地拋下。」對 Phyllis 來說,養狗是對牠們一輩子的承諾,移民的安排以毛孩為首,包括住宿選址、屋內環境。

對 Phyllis 來說,養狗是對牠們一輩子的承諾,移民的安排以毛孩為首,包括住宿選址、屋內環境。(彭樂程攝)

她們為家中毛孩四處奔波、四出找尋移民公司代理事宜,為的是與愛寵共同進退,投奔新的家園。事主 Phyllis 與伴侶共同飼養兩犬,是 3 歲的柴犬查理與小狼,兩伙伴自小在同一屋簷下成長。性格活潑的查理,喜歡探險、擁有大膽、強大意志的性格,初次見面已深得人愛戴。相反,小狼不如交際型狗狗外向,但文靜、怕羞性格的特點令主人相對容易駕馭,兩柴性格成強烈反差對比。

為了能盡快在英國落地生根,Phyllis 決定率先啟程,與伴侶分開日子移居英國。但以她一己之力難以同時攜帶兩犬,有見及此,經商量後決定各人分批接走兩柴。Phyllis 將會與查理第一批離港,一個多月後,伴侶 Ada 與另一柴犬小狼一同出發,到達英國後再次匯合,而 Phyllis 因應牠們不同的個性,認為安排查理較早出發較佳。

兩柴犬移民開支約 10 萬元

Phyllis 帶上愛犬查理踏上前往英國的新旅途前,會親身到寵物移民公司辦理手續,兩犬移民總開支約 10 萬元,整過過程大概需時 3個月,包括為毛孩打針、植晶片、續狗牌等程序。而主人亦指疫情下動物機位供不應求,「最麻煩係搵狗隻機位,差唔多去到 last moment 先知有冇機位。」

查理與 Phyllis 離港移民那天,查理要暫時告別同伴小狼。(彭樂程攝)

為使毛孩能在上機前做好身心準備,Phyllis 在出發前數月不斷「溝糧」,把常用食糧溝至當地可購買到的糧食,方便牠們適應。同時,會帶有主人氣味的衣物放入籠內,為寵物營造較熟悉的環境,「上飛機有我哋陣味聞到就冇咁驚」。她不擔心查理難以適應新生活,「佢對周遭事物感到好奇,相信很快便能適應新環境;小狼會較擔心,比較細膽,初頭有少少唔適應。」

8月中旬,正是查理與 Phyllis 的移居之日,查理暫且告別同伴小狼,準備踏上異鄉之旅,「你睇下查理頭也不回,佢冇諗住同小狼講byebye。」Phyllis 笑道。查理傻呼呼的樣子看似還未意識到這一切將會是一去不返。

到了機場後變得黐身

到達機場後,查理一聲不吭,被抱進狗籠時更緊張兮兮,牠觀察著人類的一舉一動,戰戰兢兢看著周遭的動物時,依稀發出「嗚嗚」可憐的聲音。主人輕撫查理,「唔使驚呀,出黎行個圈好唔好?」查理不了解行動的意義,也未有心理準備,只見牠對世界的好奇心一拼消失,而查理異常的反應讓人感到難以釋懷,「好黐身呀今日,平時一定唔會行埋嚟呀。」

查理看似還未意識到這一切將會是一去不返。(彭樂程攝)

在每次離別與相聚之間,讓我們學習珍重。Phyllis 說,在香港土生土長,實在不捨得離開,但最不捨莫過於離別至親,面對多種不確定性,不知何時能相見。Phyllis 與同行者相擁道別後,正式離開香港尋找人生新一頁。

或許,總有這樣一個地方,她目送我離去,同樣等待我的回歸。Phyllis 離別時寄語:希望這個地方終有一日可恢復正常,冀盼某日能再回來......

不離開的理由縱然有很多,但若決定連根拔起,就要把握最後揮手、相擁、道別的機會。豁出去的人歸家無期,但願說過再見後,把最美好的回憶放在心底裏。有些話難以啟齒,把所有的欲語還休化為祝福,願所有「離開」或「留下」的人都能在亂流下能平安珍重。

主人輕撫查理,「好黐身呀今日,平時一定唔會行埋嚟呀。」(彭樂程攝)
 
文、攝 / 彭樂程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