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殺野豬】野豬襲警四日前 漁護署已向管理小組諮詢殺豬 成員﹕宜暫緩行動

漁護署自上星期五 ( 12 日) 起,宣布把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捕捉及人道毀滅,五日後在深灣道人道毀滅七隻野豬。負責向漁護署提供管理意見的「野生動物管理諮詢小組」,由九名動物保育專家組成,有成員早在 11 月 5 日收到署方向小組成員發出、更改野豬風險評估指引的電郵,亦即是警員遭野豬襲擊四日前。不過,電郵無提及何時實行措施,亦未提會定期捕捉。

《立場新聞》接觸到兩名小組成員,包括嶺大科學教研組助理教授宋亦希,他指未有向漁護署表態,但個人對政策有保留,又指成員「幾多回應覺得不少地方需要再討論下」。另一成員港大生物科學學院首席講師侯智恒,雖贊同新指引,但認為「原則上無選擇」,又指群情洶湧下,政府適宜暫停人道毀滅的政策,並考慮立法禁止全港餵飼野生動物。

署方周三 (17 日 ) 晚在深灣道以麵包誘捕野豬

曾就新措施諮詢小組 未提實施日子

漁護署在 2019 年成立了一個由本地、內地及海外野生動物保育專家組成的「野豬管理諮詢小組」,今年改名為「野生動物管理諮詢小組」,向漁護署署長提供管理香港野豬及猴子意見。《立場新聞》記者於星期一 ( 15 日) 向署方查詢名單, 3 日後獲回覆小組共有 9 名成員,包括漁護署助理署長、同為召集人的陳堅峰。

小組成員之一、嶺大科學教研組助理教授宋亦希指,在 11 月 5 日收到署方向小組成員發出的電郵,亦即警員遭野豬襲擊前 4 日。他引述電郵指,署方表示會改變野豬的風險評估指引,提及將會人道毀滅在市區發現的野豬,並停止先前捕捉再絕育放生的做法,而電郵無提及措施實行的日子,亦無提及將會每月利用麻醉槍捕捉目標野豬、再人道毀滅。

宋亦希指,他自己無回覆署方的電郵,因得悉其他成員已給予差不多立場的回應,「但都幾多回應覺得不少地方需要再討論下」,他指大部分委員都非完全贊成或完全反對。

(圖片來源:自然脈絡 / natural network)

宋亦希指電郵非詢問成員的立場,而是有沒有意見及問題,「亦無講會否影響他們的決定」。宋就指自己對措施有保留,需要更多討論,因為出於動物權益,亦同情野豬。另一方面,他指理解漁護署的做法,因冬天森林食物較少,野生動物入市區較頻繁,擔心再有攻擊,如果屆時又再討論禁餵,「有少少唔係好切合現況」。他指最治本的方式,是打撃人類餵飼野豬行為,不過未必可短期做到。

成員﹕原則上無選擇

另一位成員、港大生物科學學院首席講師侯智恒指,有電郵及電話回覆漁護署,贊同漁護署提出人道毀滅市區出沒野豬的措施,但認為是「原則上無選擇」。侯指例如早前元朗有電單車行駛時,有野豬將其撞倒,釀成交通意外,又指這類本身無騷擾野豬的個案近期增加。

以往行動前詢問成員   新措施下殺豬未見討論

侯智恒指,早在 2020 年已有指引,評估應該觀察、絕育或人道毀滅某一豬隻,當時差不多每一次行動前都有詢問小組成員。被問到今次在深灣道人道毀滅七隻野豬,成員又是否知悉?侯指「我哋同意個指引,但無逐一個案傾」。

小組成立至今,侯智恒指自己一直提倡全港禁餵野生動物,不單單是野豬,但他引述署方答覆指「有保留」,因為無能力執法,亦有市民不信服漁護署做法而起衝突。他認為立法能傳遞清晰信息,予市民知道餵野生動物屬犯法,「執法咪盡力做,食環署都唔係下下捉到掉垃圾嘅人 ...... 如果唔禁餵,你殺幾多 ( 野豬 ) 都是無用」。

3+

建議暫停人道毀滅政策

今次更改措施引起爭議,侯智恒認為群情洶湧下,政府適宜暫停獵殺,重新宣傳、教育並諮詢。他又認為政府就小組的成立、處理的問題應一早公開,「點解會議唔 make it open ? 好多政府會議,議程、會議紀錄都會擺出來」。

除了召集人漁護署助理署長及署方代表,《立場》亦向其餘五名成員查詢,尚待回覆。漁護署回應指,在保障市民安全前提下,署方必須採取果斷行動,控制野豬滋擾,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並人道毀滅。漁護署指,人道毀滅是全球各國一般用作處理野豬滋擾的方法。署方曾就有關新措施諮詢該小組,大部分小組成員原則上同意。

文: Winky Cha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