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避唔到 一齊捱 壹傳媒舊人延續志業豁出去

黯淡的時代裏,有一群不是看到希望才堅持的人。

《蘋果日報》兩個多月前停刊,原有新聞從業員散了,又聚。馬經、波經編採人員最近創辦《競馬》和《壹報》,成敗尚待考驗。在他們之前,已經有壹傳媒舊人創辦不同媒體,包括《飲食男女》班底成立的《餓底 TV》,還有《動物蘋台》御用攝影師獨自開創的《Five Dots 伍點》。

蘋果樹倒下,失去樹蔭。來自《餓底 TV》的Jonathan 和 《Five Dots 伍點》的Kinny 不約而同地說,再看不到另一間《蘋果》出現的希望,「大家都知道其實完咗,你無可能再所謂延續落去。」但他二人仍會堅持,而他們嘗試的,是延續自己的志向。

《餓底TV》 6 月底成立,起初先在社交網站上公布 Logo ,配上「由一班成日肚餓嘅『餓底』組成,秉承『蘋果』精神」的文字,引來觀眾的熱切期待。創辦人 Jonathan 說,在壹傳媒停業前夕,同事已開始思考前路,Jonathan 亦不例外,向同事提出成立 YouTube channel 的想法,結果獲支持和加入,然後再尋來其他適合人選。《餓底》的班底基本上形成,7 月初發布了第一條以飲食為主題的影片,短短兩月, FB 已有逾 3 萬人讚好,頻道逐漸走上軌道。

相約 Jonathan 在咖啡店訪問,他遞上新鮮出爐的卡片,笑說成立近一個月終於有自己的卡片。班底中,一半人負責採訪工作,另一半則進行拍攝及後期製作。可是除了基本的分工外,以往有專人負責的卡片設計、行政工作、以至管理社交媒體,如今都要靠他們「一腳踢」處理。

儘管要處理繁瑣的工序,但 Jonathan 感到「自由度大過以前好多」,走出 comfort zone 外闖,他希望攞脫《飲食男女》的框架,建立《餓底》獨有的風格。「唔想打以前嘅旗號,有以前嘅影子。雖然而家出嘅片,或者內容上有相似,但我最想建立一個我哋自己嘅風格。」

話雖如此,但習慣成自然,《餓底》開初的影片不論拍攝手法或風格,觀眾一看便感覺帶有以往《飲食男女》的影子。甚至有觀眾留言說,「以前每日都睇你哋啲片,而家有返就好!」讀者似乎是將《餓底》當成了《飲食男女》。

忠實粉絲熱切期待《飲食男女》回歸,令 Jonathan 始料不及,既驚喜,亦意外。「我哋應該係第一個,公開出嚟話開 channel ,估唔到外間反應咁大,突然多咗咁多 followers。我哋反而驚喜完有啲恐懼,驚承受唔住壓力。」

背負《飲食男女》的牌頭和觀眾的期望,Jonathan 說:「真係驚㗎。」最怕的是令大眾期望落差。因此他決定在飲食以外,製作不同類形的內容,建立團隊的風格。那麼有甚麼題材想拍?Jonathan 想了一想,舉例說團隊成員愛看獨立樂隊,正在構思以 Vlog 的形式拍攝後台片段,又或是採訪本地業餘棒球隊等。但《餓底》始終會以飲食題材為主軸,Jonathan 期望不時可以做做「支線任務」,拍一些自己有興趣的題材。

《餓底》希望以 YouTube channel 自居,而非一如以往的飲食媒體。「YouTube channel 嘅好處就係,諗到咩題材都可以即刻拍,即刻實行。」Jonathan 稍為停頓,再說:「以前一間 media 公司有好多限制,題材上限制住冇得拍。而家喺網絡社會上,觀眾唔會介意睇多啲唔同風格嘅嘢。」

離開傳統媒體,題材不用再經編輯審批,想做的馬上便可以實行。Jonathan 認為製作而言不成問題,但內容往往才是困難的地方。「要畀到好新鮮嘅內容畀觀眾睇係好難,基本上諗得嘅題材都做過晒。點樣 base on 我哋有嘅  character 或者想法,再另外開新題材,係難嘅。盡量試下囉,唔試唔知個效果係點。」

《餓底》希望擺脫框架,但觀眾卻留戀《飲食男女》的內容,誤以為《飲食男女》的班底都來到《餓底》,甚至說《餓底》吃人血饅頭,打著《蘋果》舊人的稱號開台。

陷於兩難之境,Jonathan 十分矛盾。他將《餓底》比喻為新生嬰兒,《蘋果》和《飲食男女》則是父母,《餓底》或多或少會有父母的影子,但他想在影子以外建立屬於自己的風格。Jonathan 說,他們只是「小貓三四隻」,深明不論產量或質素上都無法與以前相比。他感激觀眾的期望和支持,但他最想做到的,是觀眾喜歡他們製作的內容,而非單單因他們是《蘋果》舊人而盲撐。

《餓底TV》最新影片,Johnathan 邀請朋友進行大胃王挑戰。(《餓底TV》FB 截圖)

從《動物蘋台》到《Five Dots 伍點》

《動物蘋台》在 2019 年中開台,Kinny 剛巧在開台前領養了兩隻狗,自此結下不解之緣。兩年來,不論工作或是空餘時間,拍攝狗兒成為 Kinny 的日常,漸漸由義務為待領養狗隻拍攝,發展到成立殘疾寵物義影計劃。Kinny 憶述,一切由協助他領養的義工開始。

本身兩人並不相識,Kinny 在領養狗隻後答應日後可義務幫忙拍照,後來該義工果然致電 Kinny 求助,就這樣,Kinny 開始其義務拍攝行動。「我唔想淨係做一個攞嘢嘅人,攞咗兩隻狗就同你講拜拜。覺得幫到手就幫啦,然後就開始第二次(義務拍攝)。」

中學畢業後,Kinny 唯一興趣是攝影,於是報讀「攝記搖籃」的觀塘職業訓練中心攝影系,「當時趨勢係想搵攝影工就入去讀,讀完就可以出嚟做。」畢業後順理成章入行做港聞版攝記,其後轉到《壹週刊》當攝影助手。幾年後遇上2009年金融海嘯,看不到前景下Kinny 遠赴日本深造,修讀攝影系。回港後,Kinny 一方面開班教授攝影,另一方面回到《果籽》做攝記。影來影去,都是科技題材和日本旅遊節目,慢慢感到沉悶。

《動物蘋台》的出現,打消了 Kinny 離開的念頭,「有《動物蘋台》令生活冇咁悶,日日對住科技嘢我又唔係真係好有興趣,都會覺得悶,有啲新嘢係開心啲。」因Kinny 養狗的緣故,自然被記者「mark 實」專門拍攝狗隻,漸漸認識不同動物義工機構,建立連繫。Kinny 說,《蘋果》提供一個可以講寵物的平台,記錄主人和寵物之間的故事,「令人留下回憶係開心嘅。」

這兩年來專門拍攝狗兒,Kinny 去年開設專頁,除了分享拍攝的狗仔外,亦宣傳待領養寵物的資訊,當然還有私心地分享其愛犬「點點」。《蘋果》停刊後,Kinny 思索如何延續與愛狗之人的聯繫,最後決定「博一博」發展寵物攝影,了解每一隻寵物背後的故事,留下倩影。他在 Facebook開設了《Five Dots 伍點》專頁,由Kinny 的姓氏和其寵物名稱結合而成。

Johnathan 與成員 Icy 拍攝日常片段。(《餓底TV》FB 截圖)

收入不穩定 但掙的是開心錢

失去穩定收入,Jonathan 和 Kinny 不得不面對現實的資金問題。Johnathan 憶述剛開台時,他們曾自費到餐廳試食,「間餐廳好人啲可能唔收你錢,但你都係冇錢落袋。」團隊以短期內「有飯開」為目標,現階段只能見步行步,「大家一齊捱埋呢幾個月,睇下營運點先啦。」

8 月起,《餓底》陸續接到廣告,包括開台時曾自費試食的譚仔三哥,Jonathan 指現時是中秋節高峰期,廣告商都希望在中秋節前出廣告,加上開設「課金」功能後,有逾百名讀者支持,收入總算能應付生活所需。

至於 Kinny,突然失業,少不免有經濟壓力,「冇咗穩定收入,好多未知因素,會驚㗎,見到戶口不停向下跌。」Kinny 選擇發展寵物攝影,因為對他而言影狗仔是「開心錢」。

二人均承認,收入大部分源於他們是《蘋果》舊人。Kinny 稱,隱約感受到部份顧客因他是《蘋果》舊人而光顧,「唔係全部有 exactly 講,間唔中一、兩個會講加油,亦都有人話睇開《動物蘋台》。」他表示至今接了約 10 單工作,收入不如以往穩定,總算能夠過活,他明白讀者不可能長久支持,凡事總會有期限,相信難以長遠營運,唯有在寵物攝影外,以 freelance 工作幫補。Kinny 說,「唔使發大達,夠生活開心就算啦。」

Jonathan 現正忙於製作廣告片,他承認不少店舖明言,知道他們是《飲食男女》的舊人而找他們拍攝廣告片,「好多觀眾都係見我哋係《蘋果》前員工所以支持我哋。」

Kinny 兩年前因領養而開始接觸寵物,拍攝狗兒成為他的日常。

「金錢係生活必須,但唔係最重要」

蘋果掉落,埋葬,或會有一日種籽能再次開花。或許是受到《餓底》的啟發,不少《蘋果》舊人先後自立門戶,開設專頁。Jonathan 形容百花齊放,遍地開花下,可以為媒體帶來新衝擊,新浪潮。

「有時各自散開,先會再有新內容、新想法。」Jonathan 相信,《蘋果》舊人有能力獨立營運新專頁和發掘新題材,期望眾人能在各自的領域上發光發熱。一時間湧現各個新專頁,做飲食的除了《餓底》,還有《味來見》等,以及其他各個範疇的專頁。

《餓底》將各個專頁整合,附上連結放在置頂的帖文上,「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俗稱說同行如敵國,或多或少總會有競爭,但 Jonathan 卻說,「係個好好嘅良性競爭,甚至我唔當係競爭,我自己 personal 咁講從來冇當過嗰啲 Page 係競爭。」在他眼中,舊同事在失去《蘋果》這片樂土後,能夠繼續延續理想,就已經足夠了。

回憶在《飲食男女》工作時的經歷,Jonathan 忍不住落淚,他至今仍未能接受壹傳媒倒閉的現實,唯有用工作來麻醉自己,不容有空閒時間回想蘋果日報大樓的一點一滴,「一諗起就有好多感受,好多回憶。」對Jonathan 而言,《飲食男女》是個大家庭,中午及晚上加班時都會有同事在公司煮飯,放假時亦會時常見面,「我哋唔會以同事自稱,我哋似屋企人多啲。」

Kinny 較為豁達,在《蘋果》的最後日子除了不斷影合照留念,就是 backup 過往做的報道,和收拾物品。大概是因早已放風《蘋果》會停刊,令他有心理準備。「留戀係做唔到其他嘢」,他認為與其說要延續《蘋果》,倒不如說是延續自己的志向。他樂見舊同事都找到出路,而對他來說,此刻都會以發展寵物攝影為目標。「想推廣寵物,金錢係生活必須,但唔係最重要... 有啲人係好鍾意做記者,人工大家都知有限,夢想同開心多過所謂嘅金錢。」

Kinny 以發展寵物攝影為目標,希望向大眾推廣保護動物。

後記:大家一齊堅持先會見到希望

多名《蘋果》高層現正身陷囹圄,Jonathan引用電影《雷神3》的對白:「Asgard is not a place, it’s a people.」 即使熟悉的地方變得面目全非,但個人仍可堅守所信奉的精神和價值。Johnathan 說,《蘋果》舊人散落四周,但大家仍會保持聯絡,互相勉勵堅持下去。

「避唔到,一齊捱,相信未來會見到曙光,大家一齊堅持先會見到希望。」

文 / 陳梓熙

攝 / Nasha Chan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