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會污染】記者實地觀察 水務署外判工拾射擊廢物數月 環團:不應以公帑為槍會執屎

香港槍會 2019 年被環團「綠惜地球」揭發未有妥善處理射擊時產生的廢物,包括鉛粒、飛靶碎片、塑膠彈塞等,9 月初遭地政總署「釘契」。警務處亦發現香港槍會沒遵從牌照條例,以涉嫌違反《火器及彈藥條例》對持牌人作出票控,將於今年 12 月 29 日答辯。《立場新聞》記者今日( 22日)往上址視察,見到清潔工人在引水道及旁邊的山坡上,以人手清理靶碎等廢物。

據了解,他們是水務署的外判清潔工人,在上址清理城門水塘引水道上的靶碎、塑膠塞等垃圾已有兩個月。由於上址是引水道,即水務署需代為清理部分槍會造成的射擊垃圾。《立場》已向水務署查詢每月聘請外判清潔工清理槍會造成的射擊垃圾實際開支為何,暫時未獲正面回應。

工人人手清理多月 引水道仍有靶碎

記者下午隨「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往香港槍會附近山坡視察,見到 6 至 7 名清潔工人正在清理引水道中的橙色黑色靶碎,引水道旁的小路有多個裝了靶碎的垃圾袋。可是就肉眼所見,水中仍有不少靶碎尚未清理。記者沿路上山,仔細看仍發現不少鉛粒在地上,部分埋在泥土中。愈走近槍會所在的位置,鉛粒及靶碎的數量愈來愈多,亦能執拾到完整的射擊標靶。

繫著安全繩蹲在山坡上執拾射擊廢物

在引水道旁的斜坡,有槍會設置、用以阻擋射擊垃圾沖進引水道的擋板,和水務署設置的搜證用的藍色標示。有 4 名工友身上繫著安全繩,需要蹲在山坡上執拾射擊廢物,狀甚危險。據了解,他們是水務署的外判清潔工友,近兩個月每天都到上址清理槍會的射擊廢物。他們要走進引水道及全日蹲在山坡上執拾垃圾,每日大約執拾20大袋垃圾。據悉,去年約有 40 人一同執拾上址的垃圾,但是今年只餘下十餘人。前後已大概用了 6 個月時間清理射擊廢物,但仍未清理完畢。

2+

朱漢強:不應以香港市民的公帑為槍會「執屎」

對於水務署需要清理靶碎等射擊廢物,朱漢強表示不公平,認為槍會應自己負責任,不應由政府為其「擦屁股」善後,不應以香港市民的公帑為其「執屎」。但據他了解,若將來再次控告槍會,水務署會向香港槍會追討清理費用。

水務署:有經常巡查 現進一步搜證 搜證完成或第二次檢控

水務署回覆《立場》時僅表示,有經常巡查,並於較早前在附近的引水道檢獲一些射擊殘餘物,現正進行進一步搜證工作,搜證完成後將尋求法律意見,決定是否採取第二次檢控行動。至於追收清理射擊殘餘物的費用等的跟進工作,水務署正與各相關部門保持溝通。去年水務署票控槍會,但因水務署保存證物有錯漏,令槍會「技術性脫罪」。

朱漢強坦言,情況已不如當初到訪時那般惡劣,「我最驚嚇唔係喺呢到,而係距離呢到差唔多7公里以外嘅城門水塘,我試過 10 分鐘執到成百粒射擊嘅膠塞,嗰啲嘢唔應該喺水塘、喺我哋飲用水嘅地方出現。」他說,發現有地方已剷走表土那層,但按先前所見,有地方深至 1 呎、 2 呎都是膠塞,而在 1 呎深的位置仍看得到鉛粒,「鉛粒係重金屬嚟,都做過化驗,重金屬超標係以雙位數、即 10 倍、20 倍去計算。」沿路發現到動物的糞便,朱漢強說顯示附近有野生動物,如牛隻出沒,生物吃草時有機會將誤吃鉛粒。他說,環保署及地政總署應責成部門,調查鉛粒對土地的重金屬污染。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