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8.10 地政總署與警方到上水古洞北燕崗村,就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展開收地程序。

半百地政、警員到上水燕崗村收地 村民抵抗被捕 家屬到場被拒入屋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收地工作陸續展開,政府繼兩個多月前入粉嶺的馬屎埔村收地後,今日(10 日)再有數十名地政總署人員及警員進入上水古洞北的燕崗村,收回一戶村民居所。屋主劉姓夫婦阻止人員清拆,被警方拘捕,押往上水警署扣查,至今仍未獲釋。

今早約 9 時,數十名地政署人員及警員等,進入燕崗村,當中有警員戴頭盔、手持圓盾,在屋主門外戒備。

上午 9 時,有警員到場包圍村屋。

現場消息指,近下午 1 時,近 60 歲的屋主劉姓夫婦被警方拘捕,扣留於上水警署。

屋主的女兒 Niko 其後趕到,被地政總署人員拒絕進入屋內。土木工程署人員隨即拆屋,同一時間,屋內物品則由工作人員搬到附近一個貨櫃中,私人物品散落各處。至於屋主所養狗隻,亦未有人員照顧,只讓其在屋外遊走。

警方:屋主或須負上刑責 地政:接受現實

警方其後向 Niko 表示,其父親在警員強行入屋時,情緒激動,又一度企圖攻擊警員,於是將他拘捕,又表示劉先生有可能要負上刑責。Niko 母親亦同被捕,一同扣查在警署。

地政總署人員則勸 Niko 接受事實,由於村屋已遭清拆,會安排其父母入住臨時收容中心暫住。但 Niko 表示,該處環境未如理想,未有獨立廁所,Niko 一度傷心落淚,形容政府「撳住搶,自己乜嘢都做唔到。」

家屬:「香港已經好艱難、點解要令到個老人家咁。」

屋主女兒 Niko ,指今天事出突然,政府人員完全未有事先通知會來收地。其父母原先居住的村屋有近 4 千呎,但賠償方案根本不合理,「好唔公平囉;求其質啲嘢畀佢,一係得百幾萬、一係畀個一人公屋單位佢,佢都冇得揀。點解要令到個老人家咁,香港都已經好艱難。」

屋主:政府謀財害命、有心理準備坐監

劉先生早前把遷拆過程感受告知社工,寫成文章。文中指一家在村內生活近半世紀,有著深厚的意義。他又批評政府在發展時,根本沒有誠意處理其安置補償等問題,形容政府是謀財害命。

劉先生說,他一直願意與政府傾談,但政府堅持按現時情況處理,只能無奈反抗,誓死保衛家園。他早有心理準備坐監、甚至犧牲自己。

青苗補償

劉生在塱原種植果樹多年,現時政府的補償未有考慮其果樹未來的收成損失,補償金額低,變相是強搶民產,認為政府沒有誠意處理其補償的情況。因此,劉生要求政府須提高青苗補償額,否則其只能堅持不遷不拆。

石棉瓦

案主認為在大約一年前已就塱原不當拆除石棉瓦情況,發信告知政府,但是劉生認為政府未有認真處理拆除石棉瓦的情況,並指在2021年8月6日塱原河道發現石棉瓦碎片。因此,劉生十分擔心其與家人的身體健康,同時亦擔心影響上水區市民的身體狀況。因此,案主對此感到非常不滿及認為政府須成立專責小組監察發展區清除石棉瓦的情況。

精神困擾

劉生表示精神狀況受到發展影響而感到困擾,間中會出現發惡夢,如夢見與政府人員在收屋時出現衝突,嚴重影響睡眠,甚至出現未能入睡的情況。因此,劉生對生活感到壓力。如政府進行收屋,其不清楚自己在現時精神和情緒狀況不穩的情況下,受到刺激會作出什麼行為。

不遷不拆

劉生表示其一家在塱原生活接近半世紀,居住的建築,如屋、地磚及水池等均是由其一家在多年前興建,劉生視之為祖屋,有著深厚的意義。另外,劉生表示一家熱愛大自然,並為塱原作出保育貢獻,例如會將受傷的雀鳥拿回家治療,待其康復時放歸大自然。而種植荔枝樹等的果樹,除可讓雀鳥棲息外,亦可讓遊客作觀光用途。因此,劉生認為若其繼續在塱原居住生活,可以達多贏的局面。

劉生認為政府在發展時,根本沒有誠意處理其安置補償及石棉瓦的問題,並指現時政府的處理實是謀財害命。劉生指其一直願意與政府傾談,但政府的處理使其覺得沒有誠意解決問題,認為政府堅持按現時情況處理,其只能無奈反抗,誓死保衛家園,並有心理準備作出坐監,甚至犧牲自己的心理準備。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