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議解散前夕 職工盟葵涌擺街站:無論如何 我們還是在一起

職工盟在上月中宣布啟動解散程序,今日(3日)下午 2 時召開特別會員大會作表決。在特別大會前,有職工盟幹事自發擺街站,分享感受。有組織幹事指,「一個團體的解散、團體的死,唔代表整個公民社會死咗」,他們未來會繼續在不同崗位做想做的事;有出席的屬會代表指,預期屬會未來路向難行,之後「真真正正幫工友出力、撐工友、爭取權益我相信都唔會太多。」

職工盟幹事自發在牆壁上掛上一幅「無論如何 我們還是在一起」的橫額。組織幹事、屬會代表在上面寫上感言、簽名。有人寫到「可再遇見」、「但如果可以,我唔想散!」、「對得起香港人 獨立工運完了!」

他們在特別會員大會前分享感受。組織幹事林小薇指,雖然未知稍後表決的結果,但無論如何「一個團體的解散、團體的死,唔代表整個公民社會死咗」,他們未來會繼續在不同崗位做想做的事,歷史將會判他們無罪。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副會長黃健達則指,自己是基層的人,他加入工會的原因很簡單,清潔工人得到的對待很不公平,很多工人連自己權益都不知道,「職工盟今日咁嘅環境,代表依班清潔工人佢哋又少咗一個途徑發聲。基層最需要有人代表、或告訴佢自身權利,但香港現實環境愈來愈收窄⋯⋯我真係好灰。」

警員到場抄身分證

街站期間,有警員到場了解。林小薇指,警方有抄下他的身分證。下午二時前,陸續有工會屬會代表進場,包括政府僱員團結工會、城巴有限公司職工會等。

政府僱員團結工會理事長陳耀國表示,對職工盟今日要表決解散感到很傷感,「其實我哋勞工界,工盟都撐起一大部份,來到依刻就話去到最後,工盟都話要解散嘅話,其實你真真正正幫工友出力、撐工友、爭取權益我相信都唔會太多。」他指,職工盟過去在爭取權益、培訓理事等方面提供很多支援。他預期若職工盟解散,屬會未來路向會難行,「始終站在政府立場,見到工會無咗工盟撐腰,會唔會好似無牙老虎咁呢?」

城巴工會:對勞工係一個好大損失

城巴有限公司職工會理事長許漢傑指,在「新環境」下,四方八面的打壓都很犀利,若解散對屬會會有影響,而最大影響是「香港社會缺少咗職工盟,對勞工係一個好大損失」,因為工會變成單一立場,對社會不好。不過他指,即使職工盟解散不代表屬會亦會跟隨解散,城巴工會繼續運作。他不方便透露表決解散議案的投票意向。

職工盟在上月中宣布啟動解散程序,今日下午召開特別會員大會作表決,傍晚有結果後會見傳媒交代。上月中職工盟指,職工盟原有 96 個屬會,隨教協等約 10 個屬會退出,尚餘 80 多個屬會。

按職工盟章程,每個屬會按其成員數目有不同投票份額,總共約 100 票。而今日特別會員大會需有 50 票出席,若屆時若五分之四出席會員投票贊成,解散才會獲有效通過。

1+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