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訴內地防疫苛刻 跨境司機:瞓貨車一個月「衰過坐監」 幼女質問「是否不要我們了?」

自從內地去年收緊防疫措施後,跨境司機陳先生表示,工作壓力就逐漸增加。今年 5 月,他曾因運送貨物時被海關扣查,因防疫限制,自己需留在貨車內一個月,除了購物洗澡,不准離開,形容「衰過坐監」,沒有尊嚴。同為跨境司機的韓女士更被迫入住內地安排的驛站酒店,與兩位 3 歲多的幼女長期分離,女兒自此性情大變,怪責母親「為何你不回家?是否不要我們了?」

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主席陳迪手表示,內地自去年 3 月起逐步收緊防疫措施,包括自去年 7 月起要求跨境司機入境 8 小時內往返香港,不准在內地過夜。他表示,很多跨境司機長居內地,在本港沒有住址,結果有家歸不得,無奈選擇辭職。有跨境司機則因違規而被取消豁免檢疫資格,被僱主「炒魷」。

業內人手大減四成

陳迪手續說,跨境車過關時,司機須「採樣」,致工時延長,結果不少跨境司機頂不住壓力,有的轉型為本地貨運司機。根據該會統計,內地自收緊防疫措施後,本港跨境司機人數由原本 1.3 萬人,大幅下跌至目前不足 8000 人,下跌率近 4 成。

海港運輸業總工會主席蘇栢燦擔心,長此下去,不僅影響從業員生計,更打擊業界士氣,以及因人手減少,而造成供港貨物供應問題。陳迪手指出,目前內地供港蔬菜佔香港整體供應量九成多。

跨境司機陳先生表示,自內地收緊防疫措施,他感到工作壓力增加。今年 5 月,他便曾因運送貨物時被海關扣查,因防疫限制,自己需留在貨車內一個月,不准離開,形容「衰過坐監」,沒有尊嚴。他又表示,雖然內地當局稱會安排「驛站」酒店,但不少「驛站」酒店均爆滿,而且隔離酒店十分麻煩,不少中港司機寧願流浪街頭,有同行就曾在深圳灣高速公路過夜。而以往貨物被扣查,他可選擇回港或到內地等候,如今卻受限留待車內一個月。

另一位跨境司機韓女士表示,她自 2016 年起已舉家遷居深圳,由於即日往返的限制,只可入住內地指定的驛站酒店,與兩位 3 歲多的幼女分離。她透露,由於與丈夫分離,家中只有褓母照顧兩幼女,而兩幼女在缺乏母親照顧下,性情大變,常責怪母親「為何你不回家?是否不要我們了?」她盼內地當局可放寬限制,與兩女團聚。

跨境貨車司機陳先生曾因貨物被扣查,要留在貨車一個月。
跨境貨車司機韓女士受內地防疫措施限制,被迫與幼女分離。

內地安排驛站酒店衛生差

對於不准留夜的跨境司機,陳迪手表示,如能提供內地住址證明,內地會免費提供「驛站」酒店供跨境司機居住,惟居住配額有限,而且限制多,包括會被監視,不准外賣及走出走廊,環境殘舊,衛生差劣。不少中、港跨境司機寧願在過境的休息站,即業界俗稱的「大球場」過夜,在公廁梳洗。

除了限制即日往返,陳迪手表示,內地亦要求本港跨境司機使用內地粵康碼(追蹤司機定位)、提供 72 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的證明、接種兩劑疫苗,以及遵從「三點一線」閉環健康管理,即在口岸點、接駁點、倉貨點及沿線不准落地等。他批評兩地跨境司機待遇並不對等,如本港司機在內地運送供港菜貨時,需自費向內地司機繳付 300 至 600 元運費,而內地司機限制相對較少,收工後可自由活動。

陳迪手表示,他們將會向政府及中聯辦反映,盼內地當局可放寬措施,容許本港跨境司機有限度每星期一次或不定期與家人見面團聚。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