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捕殺野豬】南區居民:見到一大班豬唔敢行 區議員:點解唔堵塞餵飼漏洞先?

漁護署更改處理野豬的政策,由以往的「捕捉、絕育、放回」,改為人道毀滅。前日 (17 日) 首次與警方行動,在深灣道捕殺 7 隻野豬,引來社會爭議,不過當區市民今早(19 日)在電台節目上表示支持捕殺野豬,指稱香港仔野豬「泛濫成災」,破壞山上樹木,令市民「唔敢行」,但承認野豬不會主動接近途人。南區區議員梁進則指出,導致野問題的主因是有人餵食,當局未實施加重罰則,便先殺野豬,「程序上我唔知咁樣啱唔啱」。

行山人士黃先生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表示,贊成即時捕殺野豬,認為野豬「泛濫成災」,令晚上行山「非常危險」,但又稱野豬不會主動接近途人,「不過你突然見到一大班豬,你都唔敢行㗎」。他又稱,野豬對山上樹木「破壞非常」,經常咬樹木根部,令樹木今年稀疏多了,對環境造成破壞。

住在北區的鄧女士亦表示受野豬影響,指野豬破壞上水村內的農田。她說,村內居民年紀大,種植蕃薯芋頭等較容易種植的蔬果,惟野豬吃掉部分蔬果,踐踏及摧毀其他部分農田,村民向漁護署投訴 3 至 4 年,漁護署雖曾向村民提供會發聲的燈,但使用後幾天就不見效,反見越來越多野豬,「咁究竟我地要點樣耕種,點樣搵食呢?」

關注團體:誘捕野豬對教育下一代不理想

自由黨南區區議員梁進則指出,現時法例「令人費解」,由於南區並無禁餵區,漁護署不能以「餵飼野豬」為由執法,只可以由食環署以「弄污公眾地方」為由執法,「既然我地有呢個漏洞,點解唔堵塞呢個漏洞先?」他又指,南區區議會在提出絕育計畫時已遇見不可行,野豬數量不斷增加,人豬衝突也會隨之增加,需要長遠計劃。就漁護署捕殺政策,他質疑說:「估唔到你會跳過咗中間,唔去針對為野豬個啲人執法。」他認為,政府應該雙管齊下,而非立即捕殺。

在同一節目上,NPV 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麥志豪亦表示反對漁護署的行動,批評署方以食物引出野豬再圍捕,讓野豬墮入陷阱,對教育下一代並不理想。他亦質疑,政府至今無交代捕殺野豬的執行細節,包括要殺多少隻野豬才會停等等。 麥志豪認為,漁護署未採取其他循序漸進的應對方法,就使用致命方法對付野豬,造成市民不安、意見兩極,建議當局應參考外國做法,對野豬採取趕嚇行動,例如用強光將野豬趕回山上,改變野豬習性。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