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方周三 (17 日 ) 晚在深灣道以麵包誘捕野豬

【捕殺野豬】市民:麵包引豬好卑鄙 漁護署長:佢哋晚晚都出來 誘捕不外乎用食物

漁護署野豬捕殺措施引發社會爭議,有市民不滿署方周三 (17 日 ) 晚在深灣道以麵包誘捕野豬做法「卑鄙」,等同丟荷包落街引人犯罪。漁護署署長梁肇輝今早 (19 日)在電台節目辯稱,誘捕方法有必要,一方面可以有效捕捉目標野豬,另方面可以保障行動人員安全。他聲稱當晚行動是針對「黑點野豬」,被殺豬群過往幾年「晚晚都出來」,並非刻意誘捕只在郊野生活的野豬,希望公眾理解。

在今早 (19 日) 的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聽眾陳先生斥責漁護署以麵包誘捕野豬,做法「好卑鄙、好卑劣」。他比喻說:「一大班執法人員掟低咗個荷包喺條街度,跟進有人走埋去執,你就二話不說,成堆人就衝埋去執法、捉人,真係好老土,好卑劣囉,咁你同屈佢有乜分別呢?你揼啲糧落去嗰個地下嗰度,同揼個荷包落街冇分別架喎,跟住轉個頭你執法話佢犯法。」

諮詢小組成員:應先行全港禁餵

聽眾蕭先生則表示支持漁護署措施,他解釋,其家人住在舂坎角護老院,由於小巴站距離護老院步程 15 分鐘,而該處又常有野豬出沒,護老院職員及訪客經常受野豬威脅:「有啲嘢針唔拮到肉唔知痛,呢兩年好犀利,職員追到跌爛部電腦,老人家攞住嘢食探訪撞傷好多個,要消滅 (野豬) 都冇辦法,澳洲袋鼠太多都開放畀獵人射殺。」

資料圖片

身為漁護署野豬管理諮詢小組成員的港大生物科學學院首席講師侯智恆亦表示原則上支持捕殺措施,但他指出,當局應該要在全港實行禁止餵飼野生動物,「呢個係問題根源」。他續說,因應社會上目前對捕殺野豬反響甚大,政府應先行全港禁餵野豬,視乎成效,再考慮是否需要實施捕殺策略,「政府都要視乎市民接受程度,既然社會咁大反響,不如褪一褪先」。

漁護署署長梁肇輝辯稱,誘捕方法屬必要,他解釋:「我哋要顧及我哋係咪可以捉到我哋要捉嘅野豬,所以我哋係需要令到佢地去到一個位置,我哋可以施放麻醉槍,同埋之後野豬會有反應嘅,佢可能會亂咁走咁樣,所以我地要引佢去到一個可控嘅範圍,然後先去施放麻醉槍。」

署長:唔係去郊野搵啲豬出來殺

他續指,當晚行動是針對黑點野豬,該野豬群落「過往幾年其實佢哋晚晚都出來,所以我哋唔係去一個郊野嘅環境,搵一啲野豬完全冇出過來去引佢出來捕殺佢,完全唔係嗰樣嘢,相信大家要理解」。他堅稱,誘捕方法可以有效捕捉目標野豬,亦能保障漁護署現場人員的安全。對於大眾的不滿,梁肇輝回應稱:「我哋繼續去解說多啲喇,因為一個誘捕方法,不外乎係用食物去引誘佢落來,然後將佢捕捉...如果我哋目標係要捉到佢嘅話,我梗係要用啲有效嘅方法去捉佢喇。」

海洋公園黃竹坑深灣道入口附近,有 5 隻野豬在路旁睡覺,警方及漁護署晚上到場,最少一大一細野豬中麻醉槍後被捉走。

對於應否先採取其他措施,包括全港禁餵,梁肇輝認為捕殺策略有迫切需要:「最近幾年野豬傷人個案好嚴重,有啲需要留院,有啲甚至乎要做手術。如果我哋話再等下其他措施睇下成效,然後先做一啲人道毀滅,我哋覺得有個迫切性。」

捕殺令在警務人員懷疑被野豬咬傷事件三日後實施,梁肇輝否認新措施針對該宗個案。他說,漁護署今年 6 月已向立法會報告野豬管理策略,其時已經提出人道毀滅為其中一個方法,「我哋其實都係諗住呢個時候左右係要出台架喇,因為去到冬天之前,更加多嘅野豬係要出來搵食嘅,所以如果我哋再等,可能更多市民係會受到野豬威脅」。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