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銅鑼灣】清潔工購物收限聚令告票感委屈  「以前的香港我好愛,依家已經⋯」

「我辛辛苦苦做清潔,無端端罰我五千蚊!」李女士來港40年,是一位清潔工,她月入約7000元,她說,自己一直「好愛香港」,但在今天香港回歸24年,她跟朋友吳女士到銅鑼灣宜傢俬購物,遇上了大批警察,結果被票控違反限聚令。李女士感到委屈,兩人說當時有據理力爭,但現場警員僅回應「自己同法官解釋」。李女士無奈說,自己很想哭:「以前的香港我好愛,依家已經⋯唔敢講。」

引述警回應指「自己同法官解釋」

被發告票罰款的吳女士表示,她與李女士是朋友,兩人下午在宜家傢俬購物,從商場離開到被「抄牌」最多僅十分鐘,不滿被警方指與另外三位互不相識的市民違反限聚令,稱會上庭拒絕罰款 5000 元,她批評警方做法非常有問題,「4個人先(違反)限聚令,我們 2 個人怎犯限聚令」,她又指有跟警員解釋,自己有單據證明無聚集,但警方僅回應「自己同法官解釋」。

「以前覺得香港好好」

吳女士拿出裡的「戰利品」,都是玻璃樽、筷子等日用品,她將這些剛買回來的物品,攤在地上,向記者展示,以證自己「清白」,只是前來購物,結果遇上警員「抄牌」。同行的李女士也表示感委屈,「很想喊,覺得畀人屈我」,又透露自己女兒也是記者,但現在「做記者無意思,不可以寫出真相,現在連講說話都不可以,直接『抄牌』。」她指自己來香港 40 多年,從未試過被截查發告票,「以前覺得香港好好,以前的香港我好愛,依家已經⋯唔敢講。」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