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幸彤發公開信 反對解散支聯會 反駁李卓人、何俊仁:解散無助繼續理念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和前副主席何俊仁,上周五( 17 日)發聯名公開信,指出支聯會最好的處理方案,就是主動解散。今日鄒幸彤個人Facebook刊出《鄒幸彤致支聯會成員團體公開信(前、後)》,表示看不到主動解散支聯會對繼續他們的理念有任何幫助,「請反對解散議案,給支聯會一個機會繼續走下去。」

鄒幸彤反對解散支聯會

李卓人和何俊仁的上周五發表公開信,指出支聯會最好的處理方案,就是主動解散。其後支聯會成員團體代表曾健成稱不想為在囚人士徒添負累,故轉為支持支聯會解散。

鄒幸彤在公開信中提到,自己與二人持不同意見,亦看不到主動解散支聯會,對繼續他們的理念有何幫助。她認為二人或有另外的考慮無法在公開信中言明,「我對兩人的經驗和判斷甚為信任,但我仍無法說服自己主動解散是一個『好』選項,遑論『最好處理』。」

鄒幸彤指,民主組織應有不同信息和意見的交流、碰撞、辯論、互相遊說,然後開會共同決定,惟她無法親自出席會員大會,但個人仍希望給與會者多一個可能,「請反對解散議案,給支聯會一個機會繼續走下去。」

鄒幸彤表示,早在 8 月初她保釋外出時,已聽到有中間人傳來風聲,稱「如不解散,後果嚴重」,並設下「一周死線」。而在其後的一周裡,教協、民陣先後宣佈解散,但這些組織仍遭官媒公開地窮追猛打,指其解散不能逃避「罪責」。

她又指,如組織解散或可屬於國安法第 33 條下的「自動放棄或防止犯罪」, 對眾被告來說可能是個減刑理由,不過她特此聲明,即使會員大會最終議決解散,她亦絕不可能以此成為求情理由,稱自己已有長期坐牢獄的心理準備。

她補充,雖然她正承受著四條關於支聯會及六四的控罪,和漫長牢獄生涯的脅迫,但她更重視是這場「政治審判」的運動能量,以及「港人抗爭歷史的組織維度」,會否被政權弱化為零星的個人反抗。「這不僅對留下來堅持的人們,亦對香港公民社會的未來,影響深遠。」

傳六四紀念館被裝針孔和偷聽器

鄒幸彤信中指,傳聞紀念館已被設置針孔和偷聽器,反對解散者可能被秋後算帳。鄒幸彤指,理解這是個真實的憂慮,「因為自從國安上門掃蕩紀念館後,那兒確實已不再是一個可以安全討論的地方,」惟自己身在獄中,無法給出一個解決困局的辦法。

她說,若然會員因人身安全的考慮,無法出席會員大會,或無法在會上發言,或無法按自己真實的意願投票,她亦表示理解。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