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at’s Eye Bistro — 專心做好食物,專心做個好人

2021/1/3 — 10:56

圖片來源:Cat’s Eye Bistro Facebook

圖片來源:Cat’s Eye Bistro Facebook

【文: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出版刊物《聞聲》】

這是在灣仔巷弄中的一間普通日式咖哩蛋包飯小舖,舖面實在不大,但優質的食物卻讓他們長年有著不少食客在門口排隊。這間店就安靜地坐落在鬧市中的一角,普通地做著生意,卻又不普通地堅持著許多人也未能堅守的原則,簡簡單單地為香港盡一分力。

只想做好餐飲

廣告

Cat’s Eye 的 CEO 從未想過要參與在政治之中,在這亂世中做什麼大事,「我只想做好本份,做好食物,從未打算做飲食以外的事,或者將事業和政治掛鉤」他描述。只是社會中發生了不少事件,不合情,不講理,不合乎他的處事原則;他的表態只是因為社會中的不公義,並非在政治上有何立場。他強調,「我希望的是盡量維護公平、公正、公開,合情合理」。在去年(2019 年,下同),事件的最初,社會單單分成黃藍兩邊,可是他卻認為是非黑白並不能夠一刀兩斷,並非所有警察皆為壞人,而黃圈也非沒有任何問題。他不希望分化兩邊,故從沒有刻意去選擇或表明立場,只不過是他所堅守的公平公正原則,更偏向社會認知的「黃」。

他認為黃店只是坊間給予他的標籤,而他對於事件的表態,不過是合理地對自己所支持的公義表達意見。他指出雖然事件或許有討論的餘地,但人人都應有權力去發聲。對於事業與政見掛鉤,他認為政治與生活息息相關,難不與其連繫。親朋好友會組成「細社會、中社會、大社會」;你無法選擇生活,更無法阻止政治問題出現。只要在社會生存我們的一切便會與政見掛鉤。但同時 Cat’s Eye 也不會刻意去表明立場,只是默默地做出合理的事,堅持自己的理念。

廣告

去年爆發了不少示威活動,警方更多次以催淚彈等武器鎮壓,Cat’s Eye 多次開放店舖讓市民入內避難。在某幾次的大型示威活動時,更預先買好物資,對路人「能救就救」,一日內救了百多人。對於他而言,所有事情都在面前發生,許多不認識的平民爭相走避,他們手無寸鐵,有老有嫩。當日情境,可謂實在難忘。

黃色經濟圈二三事

「點樣界定黃店?」他指出黃營較為謹慎和敏感,黃人對黃店有很大的要求,然而這未必是好事。對於黃店,不會有一種明確的界定和標準,導致了各種誤會和紛爭產生。而現實上根本不可能有一條明確界線,難分立場,許多指責最終發現都只不過是吹毛求疵。

「可以別那麼苛刻」他說。黃營思考問題時態度過於審慎,要求過於嚴格;這種對於「真.黃店」和「偽黃」的介懷,或是對「人血饅頭」的指責,可能才是真正的桎梏。世界並非大多數人想像中的那麼單純。

「所有黃店大部分的錢都會用在藍色上。」他坦言。

租、稅、米、油、水等都會是付給藍營的。如何能夠分辨?又能如何釐清界線?

與其分化,不如相信公義,追求公平、公正、公開,合理合法的社會;他認為只要有這種想法的,就已經是偏黃,如此而已。現實的社會很複雜,不是非黑即白,你覺得他是正義的,就不要計算他的途徑,給他資源去支持正義就好了。他又指現在是一場「隊制」的競爭,搶黃色的人是沒有用的,只靠政見拉客也不能長久,最重要的是做好餐飲。「做到藍人嘅生意先係好事」Cat’s Eye 沒有像其他許多黃店一樣設立連儂牆,高調地宣揚自己的顏色,使另一陣營難以光顧,反而將目標放在對方身上。這也未嘗不是一種策略和戰略。對於他們來說做好食物,別去「搶」黃色的生意,甚至鼓勵食客光顧其他黃店,這,才能延續和擴大影響力。

他寄語同行,不需要大張旗鼓,張揚地表明自己的立場,低調地做好自己,吸引其他陣營的人光顧,有計劃地把對家的資源拉過來,這才會是贏家。同業需要有這共同的意識和心態。

「唔好因為方法而忘記目的。」

我們的影響力

世界和大家想像中的,大概有頗大距離,在商界藍營絕對佔大多數,像美心就約佔了全港餐飲業的十分一。這絕對的人口基數,決定了很多事,也阻礙了整個運動。可小事雖然沒有什麼作用,但總有所影響力;許多「大佬」也非如我們想像中般高 HP(生命值)。香港的租金昂貴,由商業角度考慮,「斷」他幾個月,甚至一年兩年,理智的 CEO 們終有日會決定退出市場。所以大家不要放棄,效用或微,卻總有成效。

最後,他寄語香港人,寄語年青人,要繼續堅持,但不需要勉強或是「夾硬嚟」;更不要批判自己,盡量做就可以了。再者,世界千絲萬縷,不需要分得太清楚。警察也有好有壞,他們的家人也可以是救人的義士,是故凡事不用過於苛求。

這世界從來並非黑白二色。

 

(編按:本文原刊於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出版刊物《聞聲》第五期〈信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