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SI 口罩】再有女囚友報料反駁懲教署

2020/2/7 — 19:1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囚友人權不容忽視,立即交代 CSI 口罩去向

臻辦再收到另一位羅湖懲教所女囚友報料,反駁懲教署指趕製口罩「期數」的囚友可按意願選擇夜班工作之說。女囚友說懲教署的回覆只是耍官腔,懲教所內情況並非如此,職員「專恰」一些不敢反抗的囚友。

邵家臻 2 月 4 日披露女囚友趕製口罩實況後,懲教署公共關係組回覆《明報》:「因應近月物流署要求提高口罩生產量,懲教署現已實施口罩工場全日分三班輪更運作,每班均提供休息時間;在囚者可按個人意願選擇參與夜班工作,若發現不適應夜班工作,可隨時向管方提出,管方會作出適當安排。」

廣告

有口罩「期數」工作的女囚友不憤懲教署所為,逐一反駁:

  1. 女囚友說,返口罩「期數」通宵更的囚友都是被逼的。她解釋全個口罩「期數」最高人工是月薪 $860,但只有一人獲取這個薪金;其他囚友普遍都只是 $300-$400,除開去每小時只有 $1.5-$2 薪金,怎會有人有動力為 $1.5 時薪而加開夜班?怎會不是被逼?
  2. 被挑選的女囚友大都是四十歲以上,最大年紀更超過六十歲。職員一般不會挑選年輕女囚友加班或做通宵班,因她們較懂得自身權益,故懶得向她們游說。相反,職員主要挑選一些平日少出聲、怕得罪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姨姨或婆婆,知道她們不懂拒絕。
  3. 有未即時答應加班的女囚友被職員安排「坐埋一邊」,不能跟大家一起準時食飯,之後被要求單獨面見高級職員,被「提醒」若不接受加班或通宵班安排,就會調去清潔或廚房等較辛苦的「期數」,甚或被指違反命令而罰住「水飯房」,所以姨姨及婆婆都只好被逼應允。報料者就指見過有姨姨感到既辛苦又委屈,趕工一整晚後回倉哭泣。
  4. 職員又特別「眷顧」言語不通的非本地囚友,若有一些不諳英語的外籍囚友,如來自印尼、孟加拉或菲律賓等,又或來自內地農村,只懂鄉下話而不懂普通話,職員也會要求她們加入通宵班行列。不過女囚友又稱,同樣語言不通,職員並不會要求非洲囚友加班或開通宵班,因為非洲的領事館較亞洲的強勢,職員為免被投訴都會有所顧忌。
  5. 有本來服用精神科藥物的囚友被選中返通宵更,由於藥物會出現眼睏情況,於是在趕工時自行放棄服用,以免因手腳慢而捱罵捱罰。藥物原有作用是令她安眠及鎮靜,但停藥加上缺乏休息,令她感到凌晨趕工特別辛苦。
  6. 女囚友補充,她記得口罩「期數」是由 1 月 5日開始提出加班,初時只是每天加班 2 小時;運作了一段時間後,看見外間供不應求,才要求囚友 24 小時運作生產。2 月開始還調配其他「期數」更多人手趕工,以她所知,「期數」每天生產約 5 萬至 6 萬個口罩。
  7. 囚友間都關注每天生產口罩的去向,但職員並沒有透露,所以她們都無從知曉。院所內的本地囚友都表示,如果趕工後能減輕香港人排隊買口罩之苦,她們或許都樂意為香港出一分力,但現在對她們來說感到相當疑惑,報料囚友希望我們繼續監察,必須要政府交代 CSI 口罩的去向。

邵家臻
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廣告

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