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aith Matters! 基督徒身分的職場意義

2020/6/9 — 19:01

作者 2018 年 8 月 27 日獲邀訪問香港猶太會堂莉亞堂(Ohel Leah Synagogue, Hong Kong),會堂最盡處為拱型聖殿,內藏《摩西五經》(Torah),高牆上是希伯來文的十誡。(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 2018 年 8 月 27 日獲邀訪問香港猶太會堂莉亞堂(Ohel Leah Synagogue, Hong Kong),會堂最盡處為拱型聖殿,內藏《摩西五經》(Torah),高牆上是希伯來文的十誡。(作者提供圖片)

人有很多不同的身分,基督徒當中這人是基督徒高官,那人是基督徒公務員,你是基督徒大律師,我是基督徒學者,還有基督徒商人、基督徒教師、基督徒立法會議員、基督徒行政會議成員、基督徒學生、基督徒母親等。

人當然有多重身分,然而對基督徒來說,多重身分中最重要的身分是基督徒,即基督的忠實跟隨者。

毫無疑問地,對耶穌以至於對所有基督徒來說,「除了上主以外,不可有別的上帝」(《出埃及記》20:3)是生命存有的基礎,是一切言行的起點,因此,「要拜主—你的上帝, 惟獨事奉祂。」(《馬太福音》4:10b)

廣告

香港政壇經常出現一個極為有趣的「突然基督」、「突然上帝」的怪現象,即參選公職的人會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意無意間表明自己基督徒或天主教徒的身分,甚至強調是上帝要自己參選的,也曾經有牧師在崇拜中直接間接地為某個會友參選禱告。

聖經教導人,「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腓立比書》4:6)許多基督徒在參選或接受擔任問責官員前會禱告,也會請求牧師或基督徒好友為自己禱告。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最為保守的教會,截然二元分割地詮釋政教分離的教會,恐怕也不會質疑信徒在重要的政治決定上認真尋求上帝的旨意。

廣告

然而,在政界、在公共服務界的資深基督徒,是否真的可以見證,信仰確實對自己在職場的抉擇有至為重要的意義呢?抑或有如一位當代神學家所感嘆的,成功神學今天顯然自職場神學的後門進入了教會。

以往曾經有人在接受委以重任的重要抉擇上特意問我信仰的意見,我的回答總是:「你是否曾經面對著一個場景,心中暗暗對自己說:『如果換著是我,如果我在同一個場景下,我不會那樣說,我不會那樣做,不因為我比這個人更為聰明能幹,也不因為我們的經驗或背景不同,只因為我是一個基督徒』?或者反過來說,你是否曾經面對著一個場景,心中暗暗對自己說:『如果換著是我,如果我在同一個場景下,我會這樣說,我會這樣做,不因為我比這個人更為聰明能幹,也不因為我們的經驗或背景不同,只因為我是一個基督徒』?在過去一段相當的時間內,例如三、五年,或七、八年,是否曾經有過這樣的一個場景,你會對自己這樣說?換句話說,是否有過這樣一個場景,你看見基督信仰在工作崗位上受到嚴峻挑戰呢?是否曾經深刻感受到 faith matters 呢?如果沒有,如果信仰和工作在你的經驗中根本是完全無關的,那禱告來幹什麼?如果有,就讓我們一同禱告,誠懇地對上主說,『上主啊,如今我將要在這位置上,如果類似的場景發生,求祢賜予恩典、智慧和勇氣,讓我說該說的話,做該做的事,讓我不說不該說的話,不做不該做的事。我這樣誠心祈禱,也請教會為我這樣同心祈禱。』 」

Faith Matters! 學術界如是、專業界如是、商場如是、公共服務界、政界亦如是。

瞧權貴的嘴臉,就知道他的主是誰,要不,是愷撒;要不,就是瑪門,因為人是按照他所服侍的上帝的形象而造的。

借用猶太宗教思想家 Martin Buber 的話說,愷撒或瑪門的奴隸可以對權力或財富說「你」(Thou)嗎?如果他不知道怎麼說「你」(Thou),上主對於他來說,還可以有什麼意義呢?他不能服侍兩個主人 — 即便是先服侍這個,後服侍那個也不可能;因為他首先必須學習以不同的方式服侍。換句話說,敬拜上主的,要知道上主與愷撒或瑪門截然不同,因為「祂垂聽窮乏人的禱告,不藐視他們的祈求……祂從至高的聖所垂看;上主從天向地觀看,要垂聽被囚之人的嘆息,要釋放將死的人。」(《詩篇》102:17, 19-20)

耶穌說:「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馬可福音》4: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