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panda罷工】餐廳老闆變送遞員 憶遇車禍公司只追問:個餐送唔送得呀

外賣平台 Foodpanda 的送遞員,不滿資方降低每張接單的服務費底價、自僱人士保險不足、派送系統混亂等。連日來在多區發起工業行動。有送遞員向《立場》表示,去年送餐時曾出車禍,其後更被送入ICU,需住院7日。不過,客戶服務中心得悉事件後,首先問他餐點狀況。

陳先生今(14日)駕電單車到foodpanda門外參與罷工。他本來經營餐廳,但因為疫情,餐廳支持不住,他便改以送外賣維生,去年初入行。

陳先生今(14日)駕電單車到foodpanda門外參與罷工。他本來經營餐廳,但因為疫情,餐廳支持不住,他便改以送外賣維生,去年初入行。不過,去年11月,他送 foodpanda 外賣時,曾遇一場車禍,被一輛的士攔腰撞倒,一度需送入ICU 治理。友人代其通知foodpanda時,foodpanda的客戶服務員回覆時,「第一時間問你個餐送唔送得呀。」

在北角永昇中心一間 pandamart 門外,有約10人高叫口號,「Shame Shame Foodpanda」、「Foodpanda Cheater」等。

入院七日,沒有醫療保險賠,現時腰骨仍會隱隱仍痛。而以3萬元購入的電單車,事故後維修亦花掉2萬元,維修後只得向肇事的士索償,但foodpanda沒有給予任何支援。

陳先生在Deliveroo 及Foodpanda 均有戶口,他說,兩間服務商相比,Deliveroo 相對較人性化,「起碼搵到個cs 先啦(客戶服務員)」、「可以自由上線,唔使爭啲更」。他在Deliveroo工作的日子,未曾發生意外,因foodpanda「都催得幾緊要」,若未能在統預設的時間內到達,「佢會係咁send信息畀你、『請盡快送達』,一send send 十幾個。」

不過,令他罷工的導火線是薪金下降。陳先生在九龍城工作,以往每日工作8至10小時,幾乎不放假,高峰時可以每月掙4萬元,不過,去年中,有步兵及單車手加入,自始服費開始判減。現時工時更長,每月收入約2萬元。他續指,Deliveroo知悉Foodpanda 減服務費後,亦開始跟從,令收入大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