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oodpanda 員工的哀歌

2020/8/31 — 12:05

圖片來源:Foodpanda 網站

圖片來源:Foodpanda 網站

Foodpanda 外賣員染疫病發後,一直沒去看醫生,如常上班工作 14 天,直至家中被感染的丈夫病危須送院救治,才揭發了一家五口先後感染均未求診、家中父親病重失救的悲劇。

事發後 Foodpanda 忙於 Fb 出貼文,聲明已暫停確診外賣員的工作,直至她檢測呈陰性才可復工;衛生署官員亦在記者會強調,外賣員送遞食物時有配戴口罩及手套,因此曾光顧的客人不用過於恐慌。

當整個社會被疫症的陰影籠罩,我們似乎已沒餘暇去關心,這樣一位外賣員及其家人遭逢不幸的原因。看來染病的不單是人,也是我們的社會。

廣告

外賣員自己和家人先後病發,為何不立即通報及求診?最容易聯想的是,因為她每日要面對令人唞不過氣的生活,擔心會被強制隔離,頓時失去工作和收入,所以眼見丈夫在家中受盡病痛折磨,仍然勉力逃避比這更殘酷的現實。

背後更深層的體制成因,其實與香港社會近年新興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僱傭模式有關。Foodpanda 的外賣員,不論車手和「步兵」,都是以自僱形式聘請,即是說不受勞工法例保護,也不會享有任何有薪的工傷和病假假期。外賣員要請病假,不單止沒有人工,而且還會影響自己的評分,公司會按分數編配 orders 予外賣員,分數愈低名次愈後,自然會影響往後的收入。

廣告

疫症雖然可怕,但當外賣員想到要被強行帶走隔離及檢疫,期間僱主既無責任支付薪金,政府亦不會提供任何補助(至今仍沒設立有薪檢疫假和失業援助金),一家人的經濟眼見會迅速崩潰,到頭來,真實生活的壓力竟然比疫症更令人懼怕。這便是不少基層被迫面對的荒謬日常。

我想起堅.盧治的電影《對不起,錯過你》,劇中主角是自僱派遞司機,片尾描述他即使被劫匪襲擊身受重傷,仍然堅持第二日要立即上班工作。他不想缺勤被公司罰款,再度加重永難償還的債務。兒子上前攔阻,主角卻堅持駕車離開,只無奈地拋下一句說話:「我必須去工作,我無得選擇!」

主角拼了命也要上班,不顧兒子和太太勸阻,電影結束時仍未知結局如何。他會否因此遭遇致命意外?還是他最後會毅然選擇反抗?只能留待觀眾自己來想像。但在現實香港,外賣員憂慮生活隱瞞自己及家人的病情,家中受感染的丈夫被送院搶救時,一切已經來得太遲。

一宗沒有張揚的命案,道盡了零工經濟下基層工人的哀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