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oodpanda 疫情生意增反減薪 送遞員踩上辦公室表達不滿

2020/9/18 — 9:5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特約報導/文:小江( Foodpanda車手)、沙

近月疫情關係,外賣需求極大,各大外賣平台因而收入大增。然而因疫情而商機大增的外賣平台 Foodpanda,送遞員接單的服務費竟然不加反減,資方近月連續三次降低每張接單的服務費底價。

一群外賣平台 Foodpanda 的送遞員對此表示不滿,透過 telegram 群組作連結,並於上周五 (9月10日) 發聲明,要求資方在9月12日下午 6 時前回應訴求,包括提高服務費等,否則將在周一(14 日)發起工業行動,拖延送餐時間、在繁忙時間拒絕送餐等。

廣告

今年五月,另一外賣平台戶戶送 (deliveroo) 送遞員因改制取消最低收入保障,亦曾發起工業行動後;今次是外賣平台 Foodpanda以自僱形式聘用送遞員以來,首次發起工業行動。

一群外賣平台 Foodpanda 的送遞員發出聲明的五大訴求包括:

廣告
  1. 至少提升每單服務費至2020年7月水平,即新服務費計算方法剛推行時之服務費(步兵至少底價+距離加$5.5)
  2. 向送遞員公開每單服務費準確計算方法
  3. 向送遞員公開接單率
  4. 容許在等候時間達15分鐘後不扣接單率轉單
  5. 確保客人位置(pin)正確,如遇客人錯pin,容許送遞員拒絕送遞而不影響評分及接單率

然而 Foodpanda除了在個別區稍稍加回幾毫至一元不等的接單服務費外,其餘訴求皆沒有回應。

於昨天(14/9/2020)12-2時午市繁忙時間,不少送遞員響應罷工行動,即照樣打卡取單,但一直拖延送單,或甚至不送單。

圖片轉自telegram群組
圖片轉自telegram群組
圖片轉自telegram 群組

至三時起,約三四十名送遞員,包括不少南亞裔員工,陸續聚集於food panda尖沙嘴總部,而food panda亦有資方代表邀請參與行動的送遞員到辦公室會面。一位曾透過直接行動向受僱公司追討回勞工權益的速遞工人阿輝,亦有到場聲援food panda送遞員。

除了早前聲明提出的五大訴求,不同送遞員亦表達了對公司的不滿。對話如下:

一.提升每單服務費

Foodpanda 的送遞員分為步兵(即透過步行或自備單車送單)和車手(即自備電單車),現時絕大部份送遞員皆以自僱人士合約聘用,薪金只有每次接單的錢。步兵和車手表示,過去三個月內單錢在不獲通知下被多次扣減。

有參與行動的港島區步兵張小姐表示,由8月開始,距離長達1.3公里的單錢,由$38/39減至$35,即使公司已在12/9/2020星期六調整薪金,1公里以上的單錢仍不足$31,令他們十分憤怒。

而於九龍城區工作、入職已近半年的車手張先生表示,他最初入職時,每單服務費一般約六十多元,而現時已被減至只有約五十元左右。

因此,他們要求每單服務費回復至2020年7月水平,即新服務費計算方法剛推行時之服務費(步兵至少底價+距離加$5.5)

二. 向送遞員公開每單服務費準確計算方法

現時 Foodpanda 自僱送遞員的服務費是按照直線距離每單計算,送遞距離愈長則該單服務費愈高;然而,實際上走多少米能賺取多少錢計算方法則從未公開,送遞員在收到訂單的一刻只會約略知道取餐及送餐的地點以及「預計收入」,不能看到計算這個收入的方程式,不少自僱送遞員認為Foodpanda黑箱作業。

會上,有送遞員提出,由尚德的餐廳送往靈實醫院,Foodpanda只以400m 的直線距離計算出他只有單錢 $31,但google 地圖的路程則顯示為 1.1km,此路段亦為上山路段,對步兵而言極為辛勞,令他忍不住對資方代表質問:「 這樣公平嗎?」

由於服務費的計算方法以致「調整」服務費的計算準則亦不清楚;當送遞員質問 Foodpanda 營運部職員下週一承諾調整服務費時會以什麼準則,職員只以「供應與需求」原則來含混帶過。

三. 向送遞員公開接單率

Foodpanda 營運部會計算每位送遞員的接單率,但送遞員卻無從得知自己的接單率,既沒在手機程式上顯示,亦沒有途徑向營運部查詢;而接單率卻會直接影響送遞員的收入:
以車手為例,每張單現時服務費約五十多元,但如果在一個服務周期(即兩星期)內整體接單率不足 85%,則服務周期內所有已完成或未完成的單均會降至每單三十元;而步兵更會被降至二十元一單。
這政策由 2020 年 7月6日起生效,每當送遞員拒絕訂單、漏接訂單、逾時未接訂單以及 (被) 轉走訂單,均會降低接單率。這幾點均變相令送遞員在服務時間內,要單方面「硬食」Foodpanda 派單組通過手機系統指派來的訂單,在場的送遞員均對此表示不滿。

四. 容許在等候時間達15分鐘後不扣接單率轉單

在 Foodpanda 的現行政策下,當派單組派單給送遞員,而送遞員在手機上 (被迫) 按下接受後,便必須負責該訂單,直至完成送遞;遇上一切意外或因在餐廳等候太久而轉單,均會扣減接單率。
但對與 Foodpanda 合作的餐廳來說,平台給予餐廳準備食物的時間亦十分緊迫。參與今天行動的工友中,有一位在 Foodpanda 合作的餐廳兼職,他表示,平台有時會一口氣傳來十多張單,但只有半小時限時給餐廳完成,「五點半收單,至少要做到六點半啦。」
花費在等候餐廳煮食的時間,往往比平台系統上顯示指定的取餐時間為多;把時間花在等候煮食,對以件計算收入的自僱送遞員來說,等於直接減少收入,因此不少送遞員均要求 Foodpanda 效法其他手機外賣平台,可讓送遞員在等候時間超過 15分鐘後選擇轉單。

五. 確保客人位置(pin)正確,如遇客人錯pin,容許送遞員拒絕送遞而不影響評分及接單率

會上,有送遞員曾試過本應送去天賦海灣卻 PIN成了和輋邨

六. 接單問題:好易miss單,應加長[不接單扣接單率]的時間

很多地方的流動網絡信號不佳,如工廈及某些位置偏僻的屋苑,這些地點的住戶用家,卻恰好多是叫外賣的常客;信號不佳令送遞員在送完一單後,常不能在平台限定的短短幾分鐘內,立即接受派單組新指派來的訂單,做成 「miss 單」,並被扣減接單率。
另外,亦有車手表示,如果在收到訂單時,剛好在公路上騎車,更沒可能在幾分鐘內立即接單。因此工友向 Foodpanda 要求加長確定接單的回應時間,以免接單率被無理扣減。

七. 增設本地直接聯絡熱線

有南亞裔車手表示,他曾試過有朋友路上遇上車禍,需被送往急症室,當趕至協助,嘗試協助朋友聯絡客戶服務員,已經把其朋友的單號、朋友電單車車牌、早前朋友受傷的相片等都傳給客戶服務員代為跟進時,客戶服務員亦只回覆請其受傷朋友儘快直接聯絡客戶服務員。

不少送遞員皆表示,公司找你你就必須馬上回覆,遲一分鐘也會被罰(扣接單率),然而你有什麼問題,要透過程式的message系統找到客戶服務員(CS)就十分艱難,基本上至少也要等上半小時。

而即使聯絡上客戶服務員(CS),不同問題,例如自己已接的訂單突然被轉走,或是查詢關於接單率的問題,客戶服務員也會稱無法處理,要你自行聯絡營運部。而營運部本身並沒有公開的電話可打,只可發電郵,可能再等上幾個星期也不獲回覆。

也有送遞員表示多番嘗試問客戶服務員問題,無端被系統罰停單三日,當然也投訴無門。

八. 舊制員工被強制扣錢

會上,亦有送遞員皆表示,自從去年開始,Foodpanda便陸續要求舊制員工(直接聘用員工)更改合約條款至新制(自僱合約)。
由於舊制為「底薪加佣金制」,設有薪假期、強積金、勞工保險等保障,而轉新制後就會失去所有保障,當然很多舊制員工也不願意轉新制。
於是Foodpanda就以停單停佣金作要脅,迫使舊制員工轉新制,有舊制員工已被停單達7個月完全不獲派單,完全沒有佣金。

Food panda 營運部代表在昨天的會面中,多番重述公司與送遞員簽訂的合約內容,如「本公司保留因情況調整服務費之權利等」;在場不少送遞員對此表示不滿,表示上周五已書面傳達「五大訴求」給 Foodpanda 營運部,但今天公司卻沒有準備任何回應。

而公司除了表示下次改服務費會一星期前通知,及會研究如何避免派上山路段給步兵外,便沒有其他回覆。

在場送遞員多次催迫不知名的營運部員工不要再遊花園,要不立即回應,要不也至低限度給予一個期限作回應;營運部員工才表示會於下周一晚上6pm前於送遞員的telegram群組作回覆。

送遞員同時亦表示,是次會面完全感受不到公司有任何誠意,是次會面有任何意義,雖然其不可能代表所有其他送遞員,但在此情況下,工業行動必然也仍會持續。


[草根.行動.媒體]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cti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