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panda 罷工】罷工拒接單 電腦系統將減下周更份 復工送遞員: 變相懲罰

Foodpanda外賣送遞員談判尚未有結果。不過,由於 foodpanda系統會為員工評分,評分受報更時數與實際工作時數影響,有外賣員在「報更」時受系統記錄的「工作時數」影響,所屬評級被降低,以致下周的更分會被減少。有送遞員認為,制度是變相懲罰參與罷工的人。

foodpanda 則回應指,由 2018 年開始已經有組別系統評分,「我們不會因近日的罷工而對任何送遞員作出有別於正常運作的安排,而評分系統亦會如常運作,繼續應用於全體送遞員,以保障所有送遞員的付出及應有收入。」

半年平均單價降 11 元 

阿成是foodpanda九龍灣的車手。由他提供的糧單顯示,今年2 月25日到 3月 4日,他一共完成了 278 張訂單,加上繁忙時間所加的服務費,可得逾 16000 元。即使 3月 4 日只完成了 16 張單,亦得到 $880 元,平均單價是 55 元。不過,11 月 12 日,他完成了14 張訂單,所得只有 616 元,平均單價只餘 44 元。上周六及上周日,他參與了罷工,亦到了九龍灣pandamart 門外抗議。系統記錄的工作時數大減,更影響了他之後的派更。

3+

foodpanda推評分 編更員工分 4組 表現好優先報更

foodpanda香港網頁顯示,他們為評送遞團隊表現,推出了一個名為「評分編更模式」的系統。應用程式將於每星期一更新評分,分數以過往一個星期的數據計算,數據根據繁忙時間報更時數、「實際與計劃時數比較」及接單率作推算。

可是,阿成因為系統記錄的工作時數大減,所屬的員工組別亦隨之下降。他解釋,foodpanda將外賣員工分成 4 個評級,組別按員工表現劃分,每星期都會更新一次員工組別。以他所屬的九龍灣區為例,車手最新的服務費底價是40 元。屬第 4個評級的員工的底價則同樣是 40 元,第三組起加底價 5 毫,第一組別的員工底價最高,有41.5元。

第一組別的員工亦可優先於每星期一下午兩時「報更」,第一組別的人選擇了更分,餘下的時間則可供第二組別的送遞員選擇,如此類推。

在罷工前,阿成一直徘徊在第二及第三組,罷工後,他首次跌至第四組,可以選擇的更份所剩無幾。他下星期只取得部分繁忙時間的更份。以往他可以取得0800-1400的更份,現時他只能取得1100-1400的更份。數天罷工以來,他粗略計算,這幾天損失約4000-5000元,「呢四日我淨係幫佢做咗一張」。

同樣有份參與罷工的港島區單車手Jacky,更份則維持於第四組別。他本身有一份全職,只會於空閒時報更為人送餐。自今年2月中,他發現訂單價錢低於 30 元後,他已經沒有太大意欲為 foodpanda 送餐或送貨,也不會接「離譜」的單,意即距離遠,或要求他送些無法送遞的東西,自始所屬組別不停降低。

阿成認為,公司的制度變相是懲罰罷工的人,「口講唔會,上線接單就知有問題,可以等成個鐘都無單。」

第一組到底怎樣入?

阿成解釋,第一組要車手「完全唔踢佢單」,但認為不可能,「啲單有時好過份,做九龍灣區,要由Megabox送到入西貢喎,點幫佢送呀? 」他說,不計回程,要20分鐘才能送到,因此不會接這類型的訂單,但系統不時會派這樣的訂單。這類型的訂單,以往服務費約 80 元,罷工後,他說只有 60 元。而就Jacky觀察,如果要成為第一組別的員工,基本上所有繁忙時間都要上班。

阿成說,有時認為這種工作模式像被監控,他舉例,由接單到送餐途中,系統不時會傳送提示,「話你接單後無去餐廳取餐,係餐廳等候時間長又響,話你取餐就要出發,有時去送餐途中又響,話你取餐後無即刻送比客人,但呢啲提示都係接單取餐不到三五分鐘嘅事。」

根據阿成向本網提供的手機截圖顯示,該訂單是由九龍灣送往西貢清水灣道。

 

foodpanda :不會有「Mega Box 去西貢」訂單

foodpanda 香港回應《立場新聞》查詢時指,根據系統顯示,不會有「Mega Box 送去西貢」的訂單。如果有類似的訂單,歡迎送遞員與公司聯絡,「我們必定會調查及處理」。

foodpanda 又指由 2018 年開始已經有組別系統評分,「我們不會因近日的罷工而對任何送遞員作出有別於正常運作的安排,而評分系統亦會如常運作,繼續應用於全體送遞員,以保障所有送遞員的付出及應有收入。」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