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號風球無阻市民外出,不過黃色暴雨下,在街上行走有點狼狽。

【HKO 連環不幸事件】彈出彈入玩足兩日 錯在獅子山定係天文台?

文:余卓希

#發噏風 #打風個風 #超長文慎入

先講我嘅睇法,我覺得天文台今次喺發出警告上面無乜大問題嘅,但因為遭遇連環不幸事件,加上同公眾溝通表達方面有好大改善空間,先會造成今次一片怨聲載道。

呢兩日市民嘅不滿主要分成三方面,第一係星期五一早唔出紅、黑雨,到中午前先轉黑雨,短短一個鐘又落返做紅雨,令市民要喺大雨同廣泛地區水浸下返工返學;第二係星期五橫風橫雨嗰陣無掛八號,到星期六一早又毫無預警下上八號波;第三係落波時間一改再改,由「下午初時」到「下午至黃昏」、「黃昏前後」、「晚間」,到而家係「午夜前維持」,由以為頂多維持半日嘅「短八」,變成持續超過 16 個鐘嘅「長八」。

遲來的紅黑雨?

先講下星期五嘅暴雨,天文台全日錄得 329.7 毫米雨量,係香港有紀錄以嚟十月份單日落得最多雨嘅一日;計晒全年 12 個月,單日雨量亦係歷來第 8 高,而港九唔少地區雨量都超過 300 毫米,足見呢場雨嘅威力。

好多人都話「水浸都係黃雨,我〇」,但水浸同暴雨警告又真係唔掛勾喎。星期五場雨由凌晨就開始一直落唔停,去到朝早,已經連續落咗 7、8 個鐘,雨量一直都係維持喺每個鐘 30 毫米以上,即係黃雨程度。喺咁長時間嘅大雨下,渠道同低窪地區好可能已經去唔切水,山坡嘅泥石亦可能會鬆脫,所以有水浸、山泥傾瀉都好合理,天文台亦因此先後發出山泥傾瀉警告同新界北部水浸特別報告。

雨量方面,夜晚以至朝早雨勢都無太大變化,因此全晚都維持住黃雨,直至11點後雨勢先明顯增強,天文台就改發紅雨同黑雨,黑雨維持一個鐘後再改發紅雨。天文台發出警告嘅時間,基本上同雨量數字完全脗合,啲雨去到午飯時間前突然增強,午飯一完又減弱返,只可以話天文台唔好彩。實際造成嘅影響有兩個,第一係大家要冒住大雨同水浸返工返學,第二係當大家以為下晝會停市,點知黑雨喺下晝開市前取消,一切如常,令大家有啲狼狽。

呢場雨反映咗現有暴雨警告機制主力針對突如其來嘅大雨,但今次呢類「長命但未達紅、黑雨程度嘅大雨」帶嚟嘅水浸等問題,暴雨警告制度就唔太反映到。咁點樣處理會好啲呢?我認為可以特事特辦嘅,以往都偶然有試過黃雨,但教育局宣布中、小學停課;今次明知場雨有排落,加上強風之下感覺雨勢特別猛烈,其實天文台可以喺當日清晨同教育局傾傾,考慮畀中、小學生唔使返學,相信已經可以減輕唔少小朋友同家長嘅負擔。

至於中午嗰個上得快落得快嘅黑雨,其實以往都有講過,喺呢啲決定開唔開市、停唔停工嘅 cutoff 時間前半個鐘,最好唔好落波或者取消警告,因為係會令市民特別狼狽,如果拖多陣,下午停半日市,相信大家感覺會舒服啲。當然,呢個就牽涉到社會因素,令發出同取消警告嘅決定唔完全係基於「科學數據」,但警告都係畀人睇,我認為從人嘅角度出發去諗都好合理。

突如其來的八號?

講完雨,講返個風。前一日完全無提過八號風球,第二朝竟然喺毫無先兆下上八號,唔通真係因為天文台隸屬商經局,星期五唔上得,星期六就可以掛足全日?我好肯定今次一定唔係。一個熱帶風暴中心附近只得烈風風力,以往經驗係要進入香港 100 公里範圍,即係正面吹襲,先至會掛八號。今次獅子山喺香港 500 公里外掠過,我諗你問十個追開風嘅朋友,十個都會答你八號機會微乎其微。

再者,獅子山屬於季風低壓,結構同一般風暴唔一樣,佢有「外強中乾」嘅特性,即係最強嘅風力唔一定係風暴中心附近,所以離得遠啲反而有機會大風啲;加上入秋之後,華南受東北季候風影響,當風暴去到香港西南面,風暴同東北季候風會產生「共伴效應」,令香港嘅風雨更強。種種因素之下,先至令香港連續幾日都咁大風。而今次亦係歷來最遠嘅八號風球,獅子山到而家都喺香港 500 公里外。呢啲咁不平凡嘅例子,預測有偏差都可以理解嘅。

明明星期五天氣差咁多,點解個八號會喺星期六先掛?首先,我哋要將風同雨分返開,風球針對嘅係風力,同雨無關。星期五係大雨啲,但論風力,星期六就明顯大風過星期五喇。無可否認,大雨下感覺天氣係惡劣啲,但掛風球唔係憑感覺,而係睇實測數字嘛,睇返八個參考測風站,機場同長洲都先後錄得烈風,長洲陣風更一度達到颶風程度,證明八號風球係有需要發出,而喺星期六清晨發出亦屬合理決定。

唯一要挑剔嘅係,點解前一晚完全無喺報文提過有機會上八號?以天文台一向戴晒頭盔嘅性格,我諗天文台今次都係被殺個措手不及。正如頭先所講,天文台都未必諗過獅子山呢個強度、喺呢個距離,加上已經登陸海南島,都足以令香港受烈風威脅。但係咪可以做得好啲?絕對係。一來獅子山未遠離,二來風勢未開始減弱,電腦預報亦話星期六先係最大風,天文台大可以留一手,補一句「除非獅子山進一步接近,或本港風力進一步增強,否則改發八號機會不大」之類嘅頭盔,半夜要轉軚都可以轉得好睇啲吖嘛。少講係少錯,但唔講就好易令到大眾有誤解。

落波「彈出彈入」?

好喇,到預計落波時間,今次真係非常罕有地彈出彈入,由最初「下午初時」考慮落波,到「下午至黃昏」、「黃昏前後」、「晚間」,到而家「午夜前維持」,到底搞甚麼飛機?我估呢個同之前無預過上八號又可能有關啦,今次呢啲超遠八號係特例,烈風嘅威脅主要係來自東南面不斷掃上香港嘅強雨帶。當初諗住獅子山登陸咗會減弱,同埋會向西加速遠離,所以估計八號都唔會維持太耐,但結果獅子山無乜減弱,又幾乎無乜郁動,結果一波又一波雨帶不斷掃到香港,到夜晚風勢都未明顯減弱。

係,天文台今次真係好黑仔,一切都喺預算之外。但有無得做好啲呢?其實唔咁早「落閘」咪得,既然係星期六,已經無咗停課停市嘅考慮,個人認為掛風球就更加宜鬆不宜緊。香港風勢未有明顯減弱趨勢之前,唔使唔早講定幾時落波吖,大可以睇定啲再算。當然人算不如天算,獅子山生命力咁頑強係意料之外,但太早講完又要一改再改,結果就係搞到天文台自己捉蟲,不斷修改嘅資訊亦令人無所適從。

睇返三個問題,其實好大程度上都係天文台嘅表達唔清晰,多過發出警告方面有問題。呢兩日天文台個 FB「災情」不下於外面嘅風雨,但唔少都係鬧天文台做唔好預報,甚至話唔科學、側重商界、亂出警告之類。或者表達溝通唔係天文台一班科學主任嘅強項,但我相信佢哋比我哋都更尊重科學,否則星期五個黑雨大可以河蟹咗佢,一路紅到尾,你又點會知出得啱唔啱呢?

至於星期六先嚟掛八號,你諗下,一星期 7 日 24 個鐘,只得其中 5 日嘅三分之一係辦公時間,理論上無風假放機會確實係比較高喎。平心而論,近年天文台都學多咗點平衡社會同科學因素,好似有啲行得比較穩定嘅風,估計中午前後先起風,天文台都可能會清晨就出定個八號,寧願放多半日,都唔使大家中途走人咁狼狽。天文台有啲位係要改,但唔好有風假嗰陣就識笑「李氏力場」失效,到周末打風就話天文台側重商界,咁樣似乎唔太公道。

至於呢兩日瘋傳、天文台「答非所問」嗰單新聞呢,我都覺得佢答得唔太好,似乎未知當日場大雨搞到大家咁麻煩,但嗰日其實係政府施政報告記者會,講嘅係邁向碳中和,而記者條問題亦唔完全係針對場大雨,所以我自己覺得咁樣斷章取義話天文台「答非所問」,又似乎唔太啱。

最後想補充少少,近年奇形怪狀嘅風越嚟越多,好似今年咁,一個一號波兩份分又試過,以為雙旋襲港結果雙雙食白果又試過,颱風直面吹襲珠江口但香港連風力連三號風球都唔達標又試過;到今次係最遠八號,亦係歷來第四遲嘅八號風球,更係少有十月先出現全年首個八號波,呢啲都反映氣候變化係確切地發生緊。奇風之下,以往預測嘅經驗都未必再完全啱用,變相令預測難度提升。

至於暴雨,要預測喺香港落幾大雨,個尺度細微到同大海撈針一樣咁難,所以有時廣東沿岸落狗屎,但香港就出太陽都唔出奇。所以預測有失誤,好多時都唔係天文台亂嚟,而係現今科技真係未到呢個準確度,呢啲正正就係氣象嘅變幻莫測之處。

利申:非天文台打手;十號風球都要照返工;因為獅子山,今日本身方加都突然要返工。歡迎轉發同一齊討論。

 

原刊自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