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0/7/14 - 21:02

HOL 勝過 KOL

圖片來源:Harrow School Online Facebook

圖片來源:Harrow School Online Facebook

香港爆發第三波,香港又再停課,9 月是否能順利開課,家長有點緊張。

英國會否驅逐華為,最初當局也十五十六。瘟疫時代,最大的特色是今日不知明日事。正如書展,上午強說要照常舉行,下午已經說要聽書商意見,當夜就有非正式八卦消息傳出,有可能延期。

既然病毒將會成為常態,不要忘記,今年冬天會是另一道非常令人憂慮的門檻。印度那位 13 歲占星神童預言 12 月還有更大的災難。瘟神一日未過,重九登高,一日未能下山。

廣告

因此英國名牌 Harrow 寄宿學校籌建中學預科的線上教育,取代課室,令比較定性的香港 F4/F5 優質中學生,放棄 DSE,一面可以安心在香港家中書房隔離,一面可以接受哈羅正式 A-Level 教育,越來越令人讚嘆是高瞻遠矚之舉。

即使國安法 38 條也是一條 long-arm 法例,病毒既然全球化,on-line 就是利用網絡光纖的長臂,繼續輸送教學,這樣的 long arm,沒有爭議,一定啱。

Harrow On-line,簡稱 HOL,缐上哈羅,學歷獲英國大學平等對待,除了學歷,還為香港的學生培養一份定力。英港之間有時差,尊師重道,遷就英國時間,英國上午 6 點開始,香港時間下午 1 至 2 時,香港學生可以利用香港的上午,做好功課,準備充足,即下午班,精神更充沛。

近日有許多家長詢問,香港父母終於領悟 on-line 哈羅的苦心:高中需要面對公開考試,送仔女到那邊讀寄宿,與同學仔一起打欖球去教堂聽聖詩,會否活動太過密集,容易分心,或會不會聚集人數過多,不幸確診?與其日日擔心,不如留個仔在身邊,將英國寄宿學校植入書檯上的電腦螢幕,個仔肉身在香港,菲傭煮飯、媽咪㷛湯,一切近在咫尺,而且電腦螢光幕用在與英國寄宿學校上課,打電子遊戲機和瀏覽其他暴力網頁、無聊論壇的時間必定減少。

到了明年暑假,視乎疫情,哈羅會安排香港 on-line 學生去校園夏令營小住,令一年虛擬的影像變為現實。

有家長問:這樣的教育模式效果如何?香港城市大學率先做過實驗:疫情期間,電腦上課,發現學生在線上與教授單對單的時候,反而踴躍發問,因為華人比較面皮薄,留學外國,不見得會踴躍舉手、參與課堂討論,但關在自己的書房裏,四面無人,人人留言提問題,不怕在一個課室裏被其他同學仔認為是 stupid question 而取笑。

唯一的不便,是 on-line 冇得在班內識女仔,上完課沒有得雙雙步出課室,一齊去圖書館,買一杯凍咖啡,四目交投兩份飲。

不過,這已不是《IQ 成熟時》鄧藹霖、倪詩蓓對蔡楓華、鍾保羅的 TVB 青春電視劇集時代。請家長不必擔心,你個仔在 off-line 之後,一定有辦法一條線搭得通他暗中心儀的一個女同學。

雖然天各一方,透過教授無意牽缐,問:「香港半山羅便臣道的 Rebecca Wong 剛剛問的這個微積分問題,香港南灣的 Calvin Lee 幫她答了,答得非常好。如果 Rebecca 還有進一步疑問,我建議下課後你直接問 Calvin 好嗎?By the way」英國的教授問:「我沒有去過香港,你們倆住的地方隔多遠呢?」

嗱,係咪打咗隻好牌畀你上呢?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