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提供圖片

【M 式斜槓.人訪】攀登阿爾卑斯山 82 座顛峰之旅 順風車截到瑞士總統車上的香港攀山家兼冰川研究員

【文:張偉賢】

畢業可以是失業,而失業可以改變人生的機遇。我是找工作中遇到機緣,漸漸變成攀山探險家的張偉賢。

2011 年大學畢業,我在香港找不到合適工作,卻收到瑞士傳來機會,所以我越洋過海到瑞士瓦萊州海拔 2,500 米高的登山小屋當管理人。登山小屋位於攀上阿爾卑斯山的途中,攀山者會在小屋休息和補給,我包辦接收直升機送來的補給、打掃和煮食等工作,閒時就眺望多座海拔 4,000 米的雪山,更趁機走到冰川附近登山,自此與高山和冰川結下不解緣,成為一名攀山家,今年更展開攀登阿爾卑斯山上 82 座 4,000 米高峰的探險,而十多年的世界各地的攀登經驗更讓我這名亞洲小子走進南北兩極,參與極地探險工作,並將經驗轉化成冰川研究。

冰川是地球的歷史書,每個時代的空氣、屍體、物件和各種微素都會飄流而至,降雪再將它們封印,歷史就由古代至近代,一層層冰封在這處,我們揭開它就能了解過去。現在地球暖化,北極的斯瓦爾巴(Svalbard)三十年來氣溫上升了平均攝氏 5 度,所以冰川比過去融化得快,根據我的北極冰川電腦模型數據顯示,冰川一個點也可失去達 2 米的冰,而北極的冰川佔地球的三分一,用乘數計就知情況嚴重。

冰川融化對地球來說是平衡人類行為的回應,可是人類在疫情下仍不在意大自然的信息。世界攀登經驗和冰川研究知識,讓我可讀到這本地球歷史書,了解過去,認識現在和推敲未來,例如,我在斯瓦爾巴發現潛在冰川的天然氣 — 甲烷,它是加劇全球暖化的溫室氣體,過去在大氣中的含量穩定,但冰川顯著加速融化,使潛藏的甲烷飄出來,形成暖化的惡性循環,而這類研究正是冰川旅途其中一個目的。

山本身是沒有意義的地理特徵,一旦人與它相扣就成為情感意義的地方。當人類攀到海拔 2,500 米通常會有高山反應,但對於登山者來說,一旦發現自己在稀薄的高山氧氣下還能在刀鋒般的稜線上騰雲駕霧,就會感到山就是他的家,而他也是山的一部分。

當我攀完一座又一座山,目標是年尾前完成攀登 82 座 4,000 米高峰。可是,全球暖化使天氣改變,本該不常降雨的地段又下雨又行雷,冰川也融掉使進度比預期差,但迎難而上,現在已攀上了 75 座高峰,並會盡力攀上剩下的 7 座高山。

地球暖化影響攀山,「銀包乾硬化」也影響旅程,我會用盡方法節省開支,截順風車是其中一個方法,有次為我停下竟是瑞士總統居伊.帕姆蘭(Guy Parmelin),更帶我到訪他家共進午餐。他的家大而樸素,似是一般的中產家庭,稍作休息,我就隨車到火車站,他更笑說「瑞士人不太認得他們的總統,我每天也是搭火車上班」,截順風車讓我旅途有快樂插曲,但我也想後輩的攀山和極地探險旅途走得較舒暢,所以成立了「Asia Youth Alpine Mentors Program」免費訓練 19 至 24 歲的亞洲青年,傳授攀山和極地探險技巧,希望他們早日成材,比我們攀登得更遠更高,並為貢獻於人類探索。

 

賣文說跑專頁
Maverick Instagram
Weak Ends Here 群組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