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RCPB 的故事】一念天堂(上集)

2020/1/23 — 17:33

電影《Z 風暴》劇照

電影《Z 風暴》劇照

寫完兩個搞笑嘅 MRCPB 故事,寫個嚴肅嘅。哩單案雖然筆者調查中期已經離隊,但案件背後之曲折,與筆者之「淵源」,對日後警方掃黃的影響之深,堪稱一絕,絕對可以拍電影。雖然案件已經上庭,但大家當小說咁睇,我都係換哂相關人士嘅名。

首先講一個人物,係警隊前高級督察「阿祖」。哩個人之前係「一流一樓一」故事當中出現過嘅烈女神探娜姐,已經做過佢嘅案件。話說當年我跟娜姐時,短短一年間已有兩單案牽涉佢,都係話佢包庇啲 fing 頭場之類。兩單案只有一單夠證據告埋啲瑣碎嘢,而我亦因哩單官司同「阿祖」交過手。最後案件上庭甩咗,大 Sir 安慰大家「you win some, and you lose some」。阿祖嘅歪斜,已在 A 組內通天,而大 Sir 嘅意思係,天網恢恢,必然疏而不漏。

創立廉署嘅先賢真係好有智慧,規定案件無分大小,只要投訴人講得出丁點嘅貪污懷疑,廉署就要全力做,查到盡。幾多表面無料到嘅案件,就係因為哩點,加上調查員嘅毅力,最後揭發背後大案,將罪犯繩之以法。哩單「一念天堂」係當中嘅俵俵者。

廣告

話說我離開娜姐嗰組調去隔籬組,依然係查警隊貪污。該組嘅第二把交椅係我當時嘅師父「力爺」,係位心思細密但談笑用兵嘅神探,叫得做「爺」,可知能力及輩份之高;另一位係比我資深嘅師兄「鏗少」,做事非常踏實穩妥,當時都係我時常請教嘅師兄。

老細好多時為培訓 junior officer,都會交一啲簡單嘅案件比我地做案件主管,自己一手一腳一查到尾,比起成日幫師傅做師傅嘅 case 學得更快。鏗少當時獲派兩單案件,投訴人都係坐監嘅古惑仔。佢地好多時在獄中會八埋唔少料,然後投訴去警隊或者廉署,搏查到一單半單可以減刑。咁嘅前提下,啲料可信性其實大家心知肚明,不過職責所在,當然係兩個字:「盡查」!

廣告

哩兩單料一前一後,第一單查完無料到。第二單其實好簡單,話說有個編號 77 嘅沙展同收數集團有關係,涉嫌行賄另一名前警員「阿波」,作為阿波在銀行任職嘅老婆幫佢取得一啲客戶嘅資料作收數用。案件暗訪到一個無咩料嘅地步,唯有明查,將所有人請哂番來,了解事實背後嘅真相。

話說行動當日,大家本來心裡面當例行公事,將沙展 77、阿波,同波妻搵番來。沙展 77 當然所有嘢唔認。我地搵唔到阿波,但我地搵到波妻。

佢一聽到廉署人員表明來意後,竟然爆喊。當時負責嘅係一位師姐,女人可能同女人好說話,細問之後,波妻堅決咁話:「Madam,個衰佬出面搞三搞四,妳問嘅全部都係真,我豁出去,同個衰佬攬住一齊死,最多咪坐監!」

真係唔好得罪女人~

本來以為案件有戲劇性同突破性發展。阿波因婚姻問題同老婆分居已一段日子,所以我地最後都要過多一日先搵到佢。面對妻子嘅指控,阿波只好招認有幫沙展 77 問老婆拿料,但原來兩人交情極好,無賄賂交易,只當「幫兄弟」。如是者,睇來沙展 77 真係無犯法,係都係波妻兩公婆衰串謀非法使用公司電腦。正當大家疊埋心水無料到時,鏗少突然收到阿波電話!

原來沙展 77 知道阿波捲入案件,竟然約埋佢一齊「夾口供」!案件本來無咩料到,突然有人意圖妨礙司法公正,大家當堂打醒十二分精神。

阿波可能怕佢太太單嘢自己要受刑責,所以想轉作污點證人指控沙展 77「老妨」,決定幫我地做臥底。

但更大嘅意想不到在後面。睇來阿波經濟上真係好唔掂(哩個係爛滾嘅男人嘅通病),沙展 77 同佢出來唔單止教佢比口供,更話如果有需要嘅話,兩兄弟不如去打劫銀行!

由於沙展 77 懷疑與收數集團有關連,而且作為現役警員佢會有槍,我地唔可以否定佢能搵到足以打劫銀行嘅武器,所以高層開始密切留意此二人。幸好阿波繼續合作,繼續做我地「老友」(即臥底),將二人行蹤聯絡一路完整反映返比我地知道,連兩個人去銀行踩線都比我地全程紀錄。

大約哩個時候,我調離力爺同鏗少一組,對案件進程開始脫節。不過過咗無耐嘅七月一日,正當我著住黑衫在金鐘地鐵站逼緊過對面月台去維園時(去做乜就大家知啦),突然收到力爺電話,話已經得我新老細 OK,叫我火速返 office 幫手。就係咁,我就碌上 MRCPB。

原來沙展 77 見打劫銀行條橋唔得,就醒條更好嘅財路比阿波 — 搞高級一樓一!佢地已經搭上一班猛人,正打通財力門路等,而今晚就係坐埋食飯傾埋啲嘢,然後就開波搵真銀!

力爺話:「班友出過來幾次,我地全組人都監視過佢地,再出動怕黃(即被認出),單嘢你做過,但係未見過沙展 77 同阿波,所以最安全。你入去飯店睇住佢地認低佢地啲樣,我地之後起佢地底,遲下可能要上庭比口供認人。」

哦,我入去飯店係要認人及監察,OK。咁我同另一位同事入去食飯,扮傾計。然後望一望對家張檯 — 哇大鑊!

張檯成十幾人,其中一個半背住我 — 正係高級督察阿祖!我當堂一身冷汗,同力爺報告「喂其中一個係阿祖,我之前做過佢,佢可能認得我!」但當時已經埋哂位,我只好想辦法盡量背著佢坐,靠門口塊鏡監視佢地一舉一動。

當日娜姐單案,佢要來保釋,而我就被派去幫佢續保。本來保釋都會將同案幾個嫌疑人分開時間約,費事到時撞口撞鼻。阿祖係督察,其他涉案嘅人又係佢下屬伙計,班友竟然唔理我地指示約埋一齊來。我隔住道門已經聽到佢在等候室大庭廣眾大大聲同其他伙計吹水口沒遮攔:「屌!老廉麻鳩煩之嘛。無料告就唔好搞咁撚多嘢啦,一個二個上上下下都 on99!」

我哩個新仔聽到哩度就心裡冷笑一聲,開門去 reception 同個師兄了解情況之後,知道同案另外四個被捕警員都到齊,我就專登由最尾一個開始辦起保釋手續。阿祖係佢地阿頭,我反而專登最後一個先叫佢。果然其他人辦完手續都唔走住等埋佢。到叫得佢來,佢都已經坐咗個幾鐘頭,謝哂皮。我開門入等候室,當時人頭疊疊,我就好 X 大聲問:「邊個係 XX 祖? XX 祖去咗邊?」

咁大聲比人響全朵,阿祖當堂超級無面,唔應又唔得,起哂摃咁行埋來大大聲答:「係啦係啦,使唔使咁撚大聲咁串呀?」

我好無辜咁大聲答佢:「哦你就係 X 幫辦! 咁哩處咁多人,我又未見過你,點知你高矮肥瘦?叫得細聲你聽唔到我咪要叫多幾次(故意提高把聲)XX 祖!XX 祖!」

佢知道唔夠我玩,就晦氣話「係啦係啦,快撚啲搞掂唔好阻住去揼骨。」

(篇嘢太長,續下集)

 

#沉默是銀
#SilenceIsSilver
#MRCPB的故事
#晴天霹靂峰迴路轉案中案大結局外傳之上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