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RCPB 的故事】一流一樓一

2020/1/20 — 16:07

電影《金雞》截圖

電影《金雞》截圖

上篇〈唔好打頭〉大家覺得過癮,出多個笑點低嘅故事。哩篇嘢在友台 post 過,睇過唔好噓。

話說當日上司娜姐帶住筆者同同門師兄弟「炳少」兩個細嘅落尖嘴學嘢。單嘢牽涉有個鍾意叫雞嘅差佬,所以我地一行三人就摸上哩座好多一樓一嘅舊樓去搵目標單位。

大家未上過去一樓一(就算你有,都扮無啦),可以睇相。基本上係一條走廊有好多道門,因為係一間間嘅劏房,每間外面有個閉路電視同一個鐘仔,而門上牆上就當然貼滿咩 「風韻猶存」,「大波少婦」,「新到陀地」,「極品北姑」 之類嘅標語。我哩啲見過大場面嘅(咪心邪 — 我之前幫手掃過場)就當然面不改容。娜姐見炳少有少少含蓄,多多少男情懷嘅樣,就知我哩個為人正直嘅兄弟就算見過大場面都仍然唔習慣哩啲邪牌地方,所以就安撫話,「無嘢喔!阿姐帶你地上來睇好嘢!」

廣告

去到目標單位,門外貼咗張紙仔話「放假一天」,我就叻唔切負責撳鐘。撳咗好耐,哩位叫雞差佬嘅老相好「大波少婦」無人應,我就好醒咁貼隻耳仔埋門聽,聽完就話 「娜姐!無叫床聲,應該真係放假!」

正當我地打量緊下一步行動,「大波少婦」隔籬道門就打開,有一位相貌標緻,身穿(只有)豹紋胸圍同底褲仔嘅姐姐仔風情萬種咁現身。佢梗係聽到隔籬鐘聲又見無人應,打算出來兜下哩個「潛在恩客」。點知一開門望見兩個正氣逼人嘅西裝猛男,再加上一個成個 Hello Kitty 咁外表好無殺傷力嘅娜姐,當堂打個突,吐出一句「三位咩料?」

廣告

娜姐嘅外表同辦事能力成反比,係一個徹頭徹尾嘅烈女神探。既然有人送上門,佢馬上將手中嘅 ICAC 委任證拿出來揚一揚,細細聲一句「老廉做嘢!」就推開姐姐仔攝身入咗佢個單位入面。姐姐仔無法,只好跟埋入來,而我地兩個猛男就面懵懵咁跟埋入去然後關門。

我地入哂去,亦顯示委任證(正常嘅偵查,表明身份係必須手續)。我放眼四方,一想到哩個小小空間所發生過嘅壯烈情愛故事,再加上入面淡淡香薰味,果然連我哩個自命定力夠嘅男子漢都暈得一陣陣。我偷望炳少,佢直頭滿面通紅。間房好細,亦唔需要大(講真,入得來嘅都係食快餐),粉紅色燈光,床頭小櫃放滿姐姐開工嘅四寳 (袋 / KY / 嗽口水 / 紙巾 — which by the way 差本數簿就已經可以拉人封艇)。

娜姐望一望,就好氣定神閑咁問姐姐仔,「我地廉署做嘢,你唔使話比其他人知,問幾句就走。隔籬嗰個蘇兒,你識唔識?」

姐姐仔答道,「蘇兒吖嘛,識,不過今日放假喔。」

「屌,我識字夠知啦。有無見過咩差佬成日上來搵佢?或者佢自己同你講過?」

「無呀。喂你地問完唔好阻住我開工〜」

娜姐:「你上面落來幾耐呀?幾時夠期返上去?」

姐姐仔聽到哩度就開始起杠,雙手翹起,夾起個 36D 晦氣咁話「喂師奶,咩上面落來呀,我陀地嚟㗎!」

「師奶……」哇,哩句真係唔知死〜只見娜姐秀眉一慼,揚起把聲話,「陀地?比身份證我睇!」

本來係正常 enquiry,問完就走。而家搞到現真身抄牌,我同炳少都差啲忍唔住笑。姐姐仔只好死死氣去摷銀包比身份證我地集郵 — I mean 抄低。我地抄低資料之後,娜姐一手搶過身份證望一望,再望一望阿姐姐仔,然後好大聲,好似發現新大陸咁驚嘆話,「哇!睇唔出你都三張幾!仲響度扮大波少女,呃青頭仔呀?」

我終於忍唔住笑咗出聲,姐姐仔面懵懵收埋番張證,而娜姐就一句「咁無嘢啦,我地走!」咁凱旋離開間一樓一。

出到去,娜姐扭我耳仔笑話,「笑呀嗱!」然後問炳少,「喂炳哥,你話佢似幾大?」

我笑住代炳少答,「起碼 36!」

 

#沉默是銀
#SilenceIsSilver
#娛樂無窮
#激烈情愛故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