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RCPB 的故事】唔好打大佬

2020/7/8 — 19:52

電影《門徒》劇照

電影《門徒》劇照

久未寫新嘅故事,因為其實短短幾年,見過嘅奇趣嘢好多都寫過,另外有啲又未必見得光。不過多得朋友啓發,我決定寫下點解對毒品咁痛恨。

事源好多年前,剛進大學,跟朋友去做義工,到醫院去探望濫藥問題嘅受害者及其家屬,聊天以示支持。當時還未入廉署工作,未見過世面。只見其中一位年青受害人已成植物人,雙目呆滯,全身軟癱在病床上。其母正悉心為其抹身及翻身,只見中年婦人無奈,關愛眼神露出痛楚,不是筆墨能夠形容。這位媽媽與我們分享照片,只見出事前的兒子雖然不算陽光,但也笑容燦爛,一家三口也算樂融融。聽說是中五一年突然誤交損友,之後人生跌下滑坡,有次與友人出外玩時吸毒過多,對腦部造成難以復原的破壞,從此變成植物人。父親承受不起打擊,選擇逃避離開家庭,只間中出現看看病兒。剩下這個母親獨立照顧已成廢人的兒子。其實面對這個情景,受害人與我年紀也差不了多少,多少有點警戒。自己第一身第一次見到毒品對一個人,一個家庭可以造成如此破壞,心裏面只痛恨這名青年的損友,以及曾經參與販毒每一環的罪犯。

到我以執法人員身份接觸毒犯時,已經是多年之後。當時調到 A 組,負責調查警隊貪污。A 隊因為調查範疇敏感,接觸不少古靈精怪案件,正所謂乜 L 都投訴一大餐,有啲案件則基本上無能為力。其中一單無能為力嘅案件,我地去見投訴人。投訴人住葵芳公屋,摸去佢單位見佢。佢神高神大,年約三十多歲。原來佢叫阿雄,本來係一名毒品拆家郎叔嘅門生。唔好以為拆家同門生好似電影風光 — 其實唔講你知,憑外表佢地基本上同做地盤佬以及其判頭差不多。

廣告

郎叔哩個叔父嘅業務算係小品經營,除一班𡃁仔幫手跑腿逐次收錢外,手下只有一文一武兩位門生 — 阿雄同阿傑。阿雄比較孔武有力,係武生,負責懲罰唔聽話嘅𡃁仔;至於阿傑則讀過下書,醒目仔,負責幫大佬管數,算係兩位門生中嘅文生。事態之後發展,其實好似爛鬼港產黑道片咁。

阿雄話阿傑一直睇唔起紅褲仔出身嘅郎叔,亦不甘寄人籬下,想自立門戶好耐。阿雄自己則因為後生時比郎叔幫過一次,得人恩果千年記,一直都忠心耿耿。阿雄提醒過郎叔好多次阿傑信唔過,但郎叔自己有眼疾,阿雄又乜都唔識(佢話嘅,我嘅形容會係「戇居」),收入其實單靠哩門偏門生意維生,所以希望培養阿傑接手,自己上神台等阿傑上貢。

廣告

聽到哩度,大家大概估到發生咩事。

話說有次郎叔個 supplier 約佢去九龍塘地鐵站見面,阿雄覺得有問題已經叫郎叔唔好去。郎叔堅持底下,阿雄只好硬著頭皮跟去,仲叫阿傑跟住去以策萬全。果然哩次係一次警方嘅十面埋伏,郎叔被捕,阿雄僥倖走甩 — 至於阿傑,影都無。郎叔被捕嘅結果係,郎叔要坐監,生意比阿傑接管,阿雄被邊緣化。

阿雄就係懷疑,其實當日警察同阿傑打籠通,設局害郎叔,等自己有上位機會。因為郎叔入冊之後,無人無物,只有哩個門生會探佢。有次阿雄去見郎叔,發現佢眼鏡爛咗,一隻眼紅腫,原來比人打過。郎叔叫阿雄幫佢配過副眼鏡,唔肯講到底發生咩事,阿雄則認為係阿傑搵人入去打自己大佬。

阿雄視阿傑為仇人,舉報佢販毒,但警方一直都唔做嘢,故此懷疑警察收賄包庇阿傑。講到哩度,阿雄七情上面,半哭訴憤然閙道:「佢搵人打大佬呀!自己大佬嚟㗎!大佬咁睇佢,打算乜都交比佢,都搵人入去打佢呀!打到大佬而家睇唔到嘢呀!!!」

案件最後,其實沒有最後。實情阿雄已被剔除阿傑圈子以外,手中並無新料可以指控阿傑,而舊料則只會令阿郎叔更麻煩。警方亦因此無進一步行動。再之後,我離開 A 組,案件聽講亦不了了之。廉署與阿傑見面時,後者推得一乾二淨。

案件好似無乜嘢。但我一世唔會忘記阿雄最後同我講嗰句話 — 一方面,掂毒品嘅人及黑社會,基本上無道義可言。另一方面,表面戇直嘅阿雄,其實背後亦收埋不知幾多說話無講比我地知道。

一啲咁嘅人收你錢賣俾你嘅嘢,你竟然夠膽掂?!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