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RCPB 的故事】唔好打頭

2020/1/15 — 20:36

電影《PTU》截圖

電影《PTU》截圖

「MRCPB」(Murray Road Carpark Building)美利道停車場大廈 — 筆者踏入社會第一個工作的地址,2017 年停止營運,然後是拍賣,清拆,踏入浩瀚的歷史中。

廉政公署多年來用作總部,確實難以發揮其最大價值。終於廉署搬到北角新總部,騰出的地方輾轉由幾個政府部門暫用,而停車場本身,奇怪使用率依舊偏低。這塊地,多年以前已經說是港島最後一塊地王。被拍賣,是遲早問題。

但這地址見證的,不是一個神化了的組織,而是一個個肩負靜默革命的廉政先賢,以及他們的使徒,薪火相傳繼續與人性最醜惡一面戰鬥。

MRCPB 最後必歸塵土,但在這裏發生過的故事,蝴蝶效應影響著每個讀著這幾段文字的你我他。

接下來將一些有趣的見聞整理一下,與大家分享。

清拆前的美利道停車場大廈,大廈頂層原為廉政公署執行處,攝於 2007 年(資料圖片,來源:Baycrest @ Wikimedia Commons)

清拆前的美利道停車場大廈,大廈頂層原為廉政公署執行處,攝於 2007 年(資料圖片,來源:Baycrest @ Wikimedia Commons)

今日講個輕鬆嘅。

話說當年有幸調派去廉署鼎鼎大名,「專門查差佬」嘅 A 組。駐 A 組時間雖短,但因為該組案件經常牽涉黃賭毒人士,可話係見盡人間最陰暗面。不過亦有部份案件,過程緊張,結果抵死。

廣告

例如有一單,報案人自稱一名癮君子,經常在尖沙咀被一名自稱 CID 嘅人物截查,並聲稱 「如果唔賒啲粉我食,就拉你藏毒兼且打鑊你」。哇,警察濫用職權,仲公然索賄!咁我地梗係查啦。

先講明,老廉唔係傻嘅,掂毒品嘅人信半成都死。開頭我地本住,可能個 CID 做正經嘢,個癮君子懷恨在心所以來報復嘅心態來處理案件。目標人物唔蒲頭,電話又係太空卡,又從來無透露名字或警員編號,只好引蛇出洞。但幾次個癮君子應我地要求主動接觸個 CID,後者都以「有行動」,「跟大 Sir 做緊嘢」,「今晚要返夜掃場」等原因推搪過去,言談之間兩者又好似真係有接觸開咁。

廣告

做做下,單嘢都係無突破無料到。點知有日個癮君子突然主動來電,話個 CID 電話接觸佢(係,佢地有互相抄牌〜),話約佢今晚落更之後約出來「收貨食嘢」。哇,有得大行動!首先,個癮君子需要在我地安排下帶住疑似毒品做嘢,一定要光速同廉署高層以及律政司攞哂相關許可。其次,又要安排時間人物地點埋伏拘捕對方。第三,老細顧及到對方自稱 CID 剛落更,極有可能身上配槍,如果我方貿然以身體接觸作為拘捕行動,對方反抗下拔槍還擊,之後甚至話「喂我做嘢咁多仇家,隨時無命,你一句唔埋就埋來郁手郁腳,我以為有黑社會尋仇,仲唔開咗槍先講?」就真係無仇報。

所以當晚我地為咗拉一個 CID,卻出動十個人 — 有人負責捉住目標人物嘅手,有人負責攬腳,有人負責按腰搜身繳械,有人負責在鬧市之中確保包「毒品」以及癮君子嘅安全等等,而我就負責即時筆錄低目標人物嘅所有言行。

大班人,在油尖旺 standby,衹好搵間雲吞麵店落腳。時值沙士之際,市道荒涼,我坐在露天茶位,發現我地間店外面招牌大字寫住「雲吞麵 $20 大大碗」。一望過去,哇咩料? 望向彌敦道街頭,一路過去嘅招牌係寫住「雲吞麵 $20 好大碗」,「$22 超大碗」,而街頭嗰間就係「雲吞麵 $25 大大碗」。正當我想笑之際,身後嘅師兄就話「喂後面仲好笑」。原來往街尾嘅其他店都有相同招牌,分別係「$20 特大碗」,「$20 超大碗」,同埋街尾兩間「$18 超大碗」及「$17 超大碗」。同一條街間間舖頭都賣雲吞麵,而且越近彌敦道就賣得越貴,離得越遠就越平而個「碗」就越「大」!

Anyway,坐到十點半,終於做嘢。一班人行近目標地點,就散開扮路人甲(不過我肯定如果傻強嚮處,就一定會走來話我地邊個邊個係差人〜)。突然,目標人物出現同癮君子會合,我身邊嘅案件主管「Dee Sir」一句話「喂去馬!」,我哩個新仔就雞咁腳跑近案發現場。

當時電光火石,突然七八個大漢一擁而上,捉手攬腳,仲有人不斷雙手全身上下摸勻哂個中年男子。個中年男子無反抗不特止,仲只識大叫「唔好打頭!唔好打頭!」我同 Dee Sir 聽到哩度都打個突:喂大佬邊有 CID 咁鵪鶉丟架㗎?負責搜身又身經百戰嘅「魔哥」仲精警,一句同 Dee Sir 話,「喂 Dee 哥,條友身上無炮㗎!」,成班人聽到已經笑死 (善良嘅你,當然知道魔哥暗串條友無 guts 無 jer jer)。Dee Sir 聽到之後只好忍笑正經表明身份立場原因以及拘捕理由。

實情係,條友根本唔係差人,只不過係個無業游民扮哂魚蝦蟹呃毒品食,而單嘢當然最後告冒警同埋藏毒。Dee Sir 嘅證據完美無缺,條友最後上庭認罪,判坐半年監。

但事後有個小插曲,就係有次我因為其他原因上「一號皇庭」,當時主任裁判官正轉介幾單案件上高等法院。我一聽其中一單案件嘅被告個名咁熟嘅?一望先知係上述案件嘅癮君子。佢被控販毒,上高等法院審理。最後,被判坐十五年。如無意外,計番應該早一兩年前放。

 

#沉默是銀
#SilenceIsSilver
#WithoutFearOrFavour
#唔好打頭
#MRCPB的故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