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RCPB 的故事】師兄,你今朝上 A1

2020/1/21 — 15:58

電影《導火新聞線》截圖

電影《導火新聞線》截圖

繼續 MRCPB 嘅趣聞。

廉署每次有行動拘捕疑犯需要過夜作調查後,第二朝負責作出拘捕嘅同事都需要一返工就上羈留室,了解一下疑犯嘅狀況同需要等。哩個時候,調查員就會同羈留室同事有互動嘅機會。而羈留室同事,因為通宵工作,如果唔忙嘅話,好多時佢地係每日最早睇哂成份報紙嘅同事。

事情,就係咁嘅背景下發生。

廣告

話說某星期五,我嗰組有單相當簡單嘅案件,調查一下一位中小企嘅女性財務有無落格之類。案件雖然簡單,但行動之前證據都相當明確,所以我地需要拘捕嫌疑人。由於案件簡單,基本上只有四五個同事。就係咁,師傅就帶住我同師弟兩個坐公署 van 仔去拘捕第一嫌疑人女財務。查到夜晚,由於另一位目標人物未搵到,我地需要羈留女財務。同時案情需要,我地晚飯時間就去搜查某辦公室。到一切完成後返回公署時,已經係晚上十點鐘。

MRCPB 係一個停車場,下面幾層係公眾停車場,上面幾層係辦公室以及公署自己嘅停車場。由於有咁嘅特殊結構,我地返公署停車場係要先經過公眾停車場轉圈上樓。亦係咁嘅原因,我地轉到去公署停車場外嘅大閘時突然被大批記者包圍,燈光狂閃快拍。當時我仲好詼諧咁同女財務講聲:「記得保持笑容呀!」

廣告

哩個時刻要講解一下車內嘅格局。當時司機位當然由駕駛員坐,而我就坐在司機位旁嘅前座。由於只有五個人,所以當時 van 仔中排就坐三個人 — 外表斯文嘅師傅同外表粗獷嘅師弟坐左右兩邊,而嬌小嘅女財務就坐中間。就係咁,哩個五人格局就被記者拍下。

當時我地都唔知咩案件咁巴閉,點解咁多記者(廉署行動前都係保密,無參與行動嘅人係唔會知情嘅)。上到樓,我負責同師傅將女財務送回人山人海嘅羈留室時,就八卦問羈留室同事先知「A 組做嘢吖嘛!好似話拉咗個反黑 SIP(即高級督察)。都係剛剛上來之嘛。」哦,唔怪之得啦。社會一直對警員涉貪好敏感,傳媒空群而出來採訪唔奇。

第二朝周六,我一早返到舖頭就馬上上羈留室 check 下女財務嘅情況。一上到去,羈留室嘅同事已經好興高采烈同我話「喂師兄!上頭條啵!」然後隊咗份東方比我。

東方頭條果然圖文並茂報道昨晚 A 組嘅行動,而我地載住女財務返來嘅相,就被放大頭版登出。而最大頭嘅我,當然佔咗張相嘅一大半,真係化灰都認得我。我笑住百無禁忌咁同羈留室嘅師兄話「係呀,車頭相吖嘛!」

哩張相嘅 caption 係「廉署人員將疑犯帶返總部調查」。但最搞笑係旁邊有張 blown up 嘅人頭相,打哂格仔,caption 寫住「其中一名被捕涉案的警務人員」。

等等。Who is that?

望多眼我仲打個突:咪就係我外表粗獷,成日唔剃鬚,成個海盜咁款嘅師弟囉!「喂,哩個咪亨少囉!」鋪頭好細,來去幾百人,唔開名打格仔好多人唔知,但一講名好多人馬上認得。成個羈留室所有人圍上來,馬上手指指七嘴八舌,笑到唔停。畢竟,記者將兵認錯做賊,唔係經常發生嘅事,仲要 A1 頭版〜

我問羈留室主管飛哥可否將份報紙外借,「送比你留念又點話吖?」之後梗係返落  office,當日師弟去咗練槍,中午先返,我就將份 A1 貼佢個 mon 上面。嗰朝個個同事行過都望到,連大老細 PK Sir 經過都吹口哨話「哇,我地出咗個頭號通緝犯呀?」

中午,我搞掂哂啲嘢,連女財務都保釋埋,準備離開時剛好師弟就返來。遙遠已經聽到有人笑佢話「你拍四仔呀?打格仔嘅?」

佢一頭霧水,返到位一見到份東方,只留下一句「喂!咩料呀?!」我就光速閃咗。

人生,有幾可上頭條?

 

PS:輕鬆故事,其實有個嚴肅嘅後記及教訓。記者唔知頭唔知路,我地從來無怪過佢地搞錯。但自此事以後,我對記者嘅報導都會存疑。
當記者連 case 搞錯,兵賊身份都搞錯時,其實佢地報導嘅嘢,係咪讀者要自己小心過濾思考分析呢?

#沉默是銀
#SilenceIsSilver
#MRCPB的故事
#打格仔
#A1頭條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