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etflix 帶來的媒體轉變與教育資源

2020/6/22 — 21:21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文:林振暉老師】

近一百年來,人們消閒與娛樂皆離不開電影電視,但近年網絡電影串流業務崛起,頗大程度影響影院的生意。究竟網絡串流會否影響日後大眾的觀影方式?新媒體又如何利用網絡優勢,為教育界提供未來的媒體教材資源?

觀影方式的轉變

廣告

電影自十九世紀末期發明後,影院已成為最廣泛的觀影模式。於各式流動的儲存媒介未普及之前,除了赴影院觀影之外,只能呆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始蓬勃發展的電視前,等待電視台將次輪或陳年電影播出。故此,1939 年上映的亂世佳人至今仍是全球收入最高的電影(按通脹計算),而影院也從中得以大幅成長,其繁盛則延伸至 VHS 影帶及 LP 影碟出現的年代,也絲毫未見衰減。到了千禧年後,影音載體如 DVD 及 Blu-ray 更為輕便,畫質也更見亮麗,但由於影院業不斷開拓嶄新技術如 3D、4D 體感、IMAX、ScreenX 等,仍能吸引觀眾到影院看戲。

網絡串流的爆發期

廣告

Netflix 的出現,卻衝擊傳統娛樂的方式。這間本來以郵寄影視光碟,以挑戰影碟租貸業巨人百視達的新型企業,於 2010 年後受惠於寬頻網速的提升,開始轉型成為網絡電影串流公司。由於串流電影業務鼓勵消費者享用正版,增加觀賞電影的合法收入,製作圍隊,亦積極投入生產內容,2020 第一季度總收益達 58 億美元。

而近年手機與平板電腦已成現代人的隨身物品,5G 的興起更會增加流動觀影的機會;加上全球疫情讓影院暫停營業,不少已開拓串流業務的傳統發行商更索性將首輪電影直接於串流平台上架,可見串流狂潮業己成型。同時只要合法的串流頻道越見增加,配合漸漸改變的消費習慣,串流電影頻道或許就是未來最多人使的觀影模式,反而電影的衍生商品如光碟類等載體已走至明日黃花之時,可能於不久的將來與影碟租賃及零售服務、影碟機的製造業務一同走上末路。

Netflix 與教育資源

媒體教材在教育的層面的應用,也與在新媒體發展的當下日益改變。相信各位已經將出版社的教材光碟和視訊 DVD,束之高閣,取而代之是利用一系列的網上資源。教師已習慣從網上或串流影片中,尋找合適的教材。這樣的習慣,甚至更改變了教材製作的方式。

例如 Netflix 多年以來都授權教師在教室內播放紀錄片。但因應疫情下,教師的未能面對面授課,這方法便不再可行。所以網站在教師們的要求下,挑選出了十部紀錄片及紀錄片系列,供教育工作者透過 Netflix 美國 YouTube 頻道存取。這些紀錄片,包括了耗時三年拍攝《Babies》,內容探索人類生命第一年的成長。包括追縱和解說嬰兒由出生到學習進食、學習步行、牙牙學語等探索周遭的世界的過程。亦有《Abstract: The Art of Design》介紹當代傑出的設計師,包括建築、汽車未來設計等作品,了解科技、美學與人類實際需求可以如何結合。同時,為照顧 Netflix 的全球使用者,他們亦在 YouTube 頻道內,提供十多種語言的字幕版本(可惜暫時仍未有中文),配合不同國家的需要。

圖一、Netflix 頻道截圖

同時與視訊配合教材的教材形式亦由線下改為線上提供,形成了一個全球性的教育資源庫。以他們提供的《Our Planet》系列影片為例,他們為作品附上相關的教育資源,供學生及教師使用。

圖二、《Our Planet》教育網站截圖

教育資源包括虛擬的考察(Virtual Field Trip)、網上問答平台、可供下載的工作紙。同時為了鼓勵學生探索,他們亦提供了《iNaturalist》這樣一個應用程式,讓同學可以拍攝和分享周邊的生態和物種。特別之處在於和之前大熱的收集小精靈遊戲一樣,應用程式由專家或生態愛好者參與分辨物種的過程,只要同學拍攝見到的物種,就可以與全球分享,探索物種生活特性,匯集各國公民科學家的成果。

對未來教育的啟示

線上媒體的傳播與教育網站的普及性,一方面可以為教育界提供最新亦是最頂尖的學科資訊,同時在學與教的過程中,如網上問答、虛擬考察等,可以加強師生之間和跨地域之間的互動。特別是在全球疫情下,未來線上教育能否拉近和收窄教育資源的差異,達致更公平的教育環境,亦值得我們深思。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參考網站:
Netflix US
《Our Planet》教育網站
iNaturalist

HK Educators’ Club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