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TEM 還是 S·T·E·M? 淺談主題、目標和氛圍的重要性

2020/8/29 — 9:10

教育局轄下 STEM 教育中心(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教育局轄下 STEM 教育中心(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疫情期間長時間 WFH ,最大好處就是有機會「煲劇」,筆者比較多看港劇集和美劇,貪其言語相通,一邊工作還能一邊「聽劇」,不致於要一直追看字幕。眼見很多學生,看日劇韓劇全無語言障礙,一口流利日文韓文,能讀能寫,實在不得不佩服新世代的青少年們的學習能力。

觀乎學好外語的學生,當初學習都離不開兩大個條件:

首先是濃厚的興趣和鮮明的目標 —

廣告

有很多學生告訴我,最初學日文韓文是為了「打機方便」、「追星」,為了這些功能性的原因,硬著頭皮就去學了;

其次是環境和氛圍 —

廣告

這些學生,通常校內成績都很一般,但對潮流文化如數家珍,每天就沉浸在 YouTube、IG 的各段韓風 MV 、或日版手機遊戲,熟能生巧,慢慢就成了專家。

近年,不少學校都大力推動 STEM 的發展,幾乎每間學校都有 STEM 的專項,亦有課時及課後活動的規劃,但縱觀 PISA 2019 香港學生在科學能力的得分及排名,卻未見到成效。筆者認為,從學生自學外語的例子可見,STEM 課程目標不清晰、以及欠缺合適環境和氛圍,是 STEM 發展的最主要障礙。

巿面上圍繞 STEM 的產品有很多,但產品之間的關連性未必很強,這依賴學校有清晰的目標和想法,才能整合足夠的資源和材料,推動課程的發展。然而筆者觀察所見,很多學校只是想用好預算,錢花在實驗室設備,讓學生多做幾個有趣的實驗、引進編程課程,讓學生編個遊戲程式。如此下來,說好的 STEM 只是分科發展,每科多引入一些資源,學生好像時間充實了、知識和技能都提升了,但沒有清晰的目標,學生實際的得著就相當有限。

此外,老生常談的應試文化,以至為應付學校要求、「為做而做」的洗錢文化,也難以培養全校 STEM 的氛圍。一個學年過去,科組的自評報告,很多時就著重完成了多少活動和比賽,添置了甚麼器材。至於學生是否對 STEM 產生了興趣,掌握了多少技能,以至最後,學生有沒有立志從事 STEM 的發展,其實難以量度,亦未必是學校的考慮點。

筆者任職的學校,正推出校本的海事課程,為此亦積極籌劃加入 STEM 和海事實習的元素,例如添置模擬駕駛艙及 VR 體驗等,讓學生能體驗航運事業的情況,協助他們在職志和生涯規劃上的發展;同時,我們亦嘗試善用校園近海的優勢,設定 STEM 的主題,多進行與海洋環境相關的實習和研究。雖然學科之間的協作仍不充足,但有主題和目標以後,學校的資源可以聚焦,對學生而言,也更容易掌握學科之間, STEM 的知識轉化和學科精神。

希望日後有機會和大家分享我校在校本課程和 STEM 的成果。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